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有钱

第二百九十二章 有钱

        旋即诸人只觉眼前一花,钟昧恍若一道黑影,无声地出现在场中,掏出个小箱箧放在柜上。

        箧中金元宝,码成了小山,黄澄澄地花眼,半分钱都不差。

        店中诸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国都长安,多出富贵。百姓不是罕见百金,而是罕见能有人,这么轻易地像掏铜钱似的,摆手就扔了一箱出来。

        “够么?”江离悠悠吐出两个字,夹杂着股摄人的傲然,让诸人都腿脚一软。

        “够够够。不用点了,不用点了。”掌柜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瞧江离的目光立刻带了谄媚,“小的贺公子新禧,如意吉祥。”

        “小的贺公子新禧,如意吉祥。”周遭百姓都连声附和,方才的看笑脸立马一片火热。

        江离淡淡地扫了诸人一眼,连半个谢字都懒得说,直接朝钟昧示意:“东西带走。”

        看着堂堂影卫钟昧,抱着个大宝奁,运起轻功藏到暗处的身形都踉跄起来,辛夷不仅心头又是好笑又是滚烫。

        “卿卿。我们走。”江离的声音从旁传来,辛夷连忙跟上去,走出店门老远了,掌柜的还立在雪地中作揖“欢迎棋公子再赏脸”。

        年关将近,年货纷呈。西市更是繁华热闹的集中点,街道两旁都被小贩商铺给挤得水泄不通。

        人烟浩闹,熙熙攘攘,五彩的兔儿爷堆成山,鲜红的爆竹串成龙,煊亮的灯笼连成排,并那糖稞酒酿八方特产,还有年画窗花新衣新帽,妖童媛女川流不息,成群的孩童举着爆竹一溜烟跑过。

        年的喜气笼罩上空,岁的吉祥弥漫全城。

        辛夷也看花了眼,瞧瞧这个瞅瞅那个,再是人前拿着身份的端庄脸儿,也不禁浮上了喜意:“要年关了。国都长安,到底是最热闹的。”

        “卿卿喜欢那个铺子的窗花?”江离突然而来的接话,有些驴头不对马嘴。

        辛夷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正好停留在一家窗花铺子上,那铺子临街而立,满铺精巧的窗花,远望嫣红红一片,光是看看就让人欢喜。

        “……倒不是喜欢不喜欢……只是这般陈设,瞧着怪好看……”辛夷拿不准江离问话的目的,只得下意识应道。

        “好。钟昧,付钱。”江离没半分迟疑地吐出几个字。旋即又一道黑影鬼魅般出现,捧着个箱箧向江离拜倒。

        “影九拜见公子。钟昧大人回去取钱了。故命在下先行,随公子差遣。”

        “本公子不管是谁。钱别差半个子就成。窗花铺,全要了。”江离指了指窗花铺子,眼睛也不眨个。

        那影卫捧着箱箧就上前去,也是眼睛也不眨个,倒唬得辛夷一愣一愣的:“公子这是作甚?奴家不过是眼神刚好瞧过去,可没说要买窗花。就算真要买,又哪有全买的理儿?辛府也没这么多窗扇来贴哩。”

        “本公子不管。你眼神瞧到的,总有一丝欢喜不是。那就为这一丝丝,本公子就全要了。没窗扇贴,你就放着,没地儿放了,你就扔了。”江离比方才在钗环铺,说大话还起劲儿了,干脆又加了句,“若是扔了,本公子再给你买。”

        眨眼间,周遭百姓响起阵惊呼,窗花铺掌柜跑出来向江离作揖,那影卫就抱了半人高的箱箧回转来了。

        辛夷又羞又好笑,又好气又心热地一跺脚:“公子快别犯痴了!这说大话还上头了!花钱买这么多窗花,公子腰缠万贯了不是。”

        最后那句话落进江离耳里,让他眉梢一挑,眸底划过抹笑意:“不信是不是?卿卿便好好瞧着:本公子有的是钱。”

        本公子有的是钱。

        这话从旁人嘴里说出来,很是豪气万丈,但从棋公子嘴里说出来,别扭地像是换了个人。

        明明是脸冷儿嘴还毒的人,如今却一副市井无赖样。还是那种故意把铜钱串串挂在腰间,吊着草根提着鸟笼,一路把铜钱显摆得哐哐响的“嘴脸”。

        影卫脚步一踉,憋笑憋得嘴抽。百姓哄堂大笑,笑男子不知天高地厚。唯独瞧见了窗花铺情景的其他商贩,眼睛绿得像瞄准了猎物。

        二人顿时成了西市中心。风声儿都是长了脚,愈多的百姓围拢过来,瞧场“棋公子也会说大话”的闹剧。

        辛夷被北风吹得冰浸的指尖,此刻却有股热流滚过,一路涌到心尖尖去。明明这万众瞩目的风头,她平日最是厌烦,避也避不赢的。

        今日*她却觉得自己,仿佛和江离着了一般痴,不禁不厌还有股欢喜。

        好似要让这泱泱长安,都瞧清这“放大话”的男子,目光是独独迎向她的。

        “除了窗花,卿卿还喜欢那个?来人,付钱。”江离的声音不带丝毫波澜地传来,就算千人围观万人看笑,他也淡定得像扔了个铜钱。

        “糖稞铺,全要了。”

        辛夷这才发现。自己的目光无意识地,又停留在间糖稞铺上。

        砂团子、香糖果子、蜜煎雕花,并那西川乳糖、狮子糖、霜蜂儿,琳琅满目,甜香满街。

        立马有新面孔的影卫出现,抱着黄澄澄的箱箧走了过去。百姓们倒吸阵凉气,看笑议论声愈盛了。

        “公子可瞧清了?那是糖稞!本郡君买这么多糖稞作甚,这都是小孩子的玩意!”辛夷却有些哭笑不得。

        然而,江离只是微微回头,朝她温柔千种地一笑——

        “本公子有的是钱。”

        “就算公子凭恃棋艺,赏钱赚的不少,但花这些钱买糖稞,也难免冤大头了些……”辛夷的话头戛然而止,因为她忽的意识到,自己说这番话的同时,目光又无意识地转到了家衣帽铺上。

        一家三层阁楼的衣帽铺。绫罗绸缎,狐裘貂氅,比那窗花铺或糖稞铺,价值不知多了几倍倍。

        然而辛夷这点意识却太晚了。

        江离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衣帽铺,全要了。”

        又一个影卫出现,依然没有丝毫犹豫的,抱着元宝箱箧就走了过去,周遭百姓早围了个人山人海,倒吸凉气声几欲震天。

        “公子!三层阁楼的衣帽铺,全部家当得值万金!里面孩童襁褓,君子圆袍都有,本郡君拿来作甚?”辛夷本能地又要劝,可这劝不要紧,而是她的目光又游走了。

        这次,她的目光停在的,不是一间铺子,而是整条东南街。

        半条街,百余铺。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310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