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归人

第二百九十九章 归人

        “不用尝了。本郡君确是冬日喜食羊,从小到大的口味,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只向这瓷盅一闻,就知道是对了味。民间最常见的味儿,却不是王府御厨的味儿,也是让本郡君惊诧。”

        辛夷五指并做扇,扇了扇羹盅飘起的热气,不咸不淡地回了句,心里并无太多的波动。

        话说的是惊诧,她心里却丝毫不惊诧。能送来南国第一枝梅花的人,自然也能送来这盅羊肚羹。

        千里送初梅,她越是明白就越是不能收。而这盅羹汤,越是寻常就越是不寻常。

        “不过,无论是民间味还是御厨味,这盅羊肚羹,本郡君都不能收。还望回禀王爷,本郡君自愿请罪,望王爷降罪。”只是转瞬间,辛夷就做出了决定,没有丝毫留恋地推回羹盅。

        小厮一愣:“无论如何,郡君也不收?”

        辛夷略带歉意地点头:“长安人都知道,我有个发小唤作赵素,我冬日只吃她从同州带回的羊肉。前年卢家品茶会后,赵素就魂归地府,从此我再不食羊肉,这也是长安人都知道的。故这盅羊肚羹,本郡君宁愿得罪王爷,也要退回此礼。”

        不收不仅是因为赵素。

        也因为那个江家君子。

        还君明珠双泪垂,心若磐石已许归。南国的梅,寻常的羹,只可惜都不是她要取的那一瓢。

        这番心思辛夷并没说出来,只是让香佩把羹盅还给小厮,还连声取了金锞子,请小厮新禧喝茶了。

        小厮无奈,却也不再多言,伸出手准备接过羹盅,便要告辞离去,却在手碰到盅壁时,兀地一滞:“等等……这是……”

        盅底藏了张小笺子。方寸大小,瞒天过海,应是香佩受辛夷示意,在接还羹盅时藏下的。

        “请把羹盅退还王爷。”辛夷紧紧盯着小厮,眉眼灼灼有微火,“全部。”

        最后两个字带了深意。不容置疑的深意。

        小厮眸色一闪,触碰纸笺的指尖蓦地收了回来,化为了一脸的郑重:“小的定将羹盅……全部羹盅……送还王爷……小的告辞。”

        小厮的身影迅速地消失,打起的帘子漏进几点雪霰,落到火塘里顷刻就融化了。

        辛夷就坐在原地,凝视着火塘上残留的雪印,半晌没有说话。香佩也就静静地侍立在旁,时不时挑旺塘里的青冈炭。

        一轩安好,温暖如春。辛夷却知道,随着她那笺子的送出,接下来的长安城,就绝不会这般安宁了。

        因为那笺子上只有几行字:联手灭王,休戚与共。借兵一用,互惠互利。

        借兵。是她辛夷在下一步棋,而必须用到的力量。

        互惠。是她辛夷确定李景霆会借,而许下的双赢。

        年马上要过完了,皇子们将陆续启程回到封地。而由了腊祭诵文,风头正盛的赵王和王家,绝不会放任兄弟们顺利回程。

        封地是自家院,回程是山水迢,后者比前者更好动手,就算不能抹杀,也能咬下块肉。故排行第三,仅仅次于赵王的晋王,将最可能是第一个猎物。

        扫除所有潜在的对手,将赵王送上太子的宝座。辛夷赌的不是李景霆答应不答应,而是王家的野心等得等不得。

        王家的刀剑出鞘,聪明若李景霆,自然能做出最利于辛夷的决定。无论是私仇还是王业,他们都有并肩的理由。

        一缕精光在辛夷眸底迸发,若夜色中的电光划破天际,映得她的眉眼,瞬时爆发出摄人的雪亮。

        侍立在旁的香佩兀地头皮一麻。

        “姑娘这是怎么了?可是雪风飘进来,给噤着了?”香佩连忙去拨火塘,却是被唬得根本不敢再与辛夷对视。

        她觉得自家姑娘真是头沉睡的小兽。睡时是皮毛柔软,意态可亲,但万一醒了,就是贝齿锋利,咬一个死一双。

        “无妨。只是觉得有些好笑。他是这般待我,我却是这般视他。一个风*月一个棋局,永远不会有交汇。”辛夷淡淡一笑,笑意有些凉薄,“不过也好。我和他,只能是棋局中人的距离。于双方,都会是最好的选择。”

        风*月,并肩执手,棋局,博弈利用,中间隔了条算计的河,没有心的人可渡,带心的人却注定跨不过。

        太近的距离,容易忧生愁起,千种风情无人说。隔了利益的距离,反而双方保全,都得毫发无伤。

        唯有利益,无关风*月。这是棋局的无情,却也是棋局最后的仁慈。

        香佩拨火塘的手一滞,小脸上有乍然的疑惑,但被她迅速掐灭,只剩下平静的温驯:“姑娘瞧瞧这火塘,暖热可还适宜?今年宫里赏给外命妇们的青冈炭,烧丁点就暖和得很。”

        辛夷看香佩的目光多了分满意,她正欲将话头转到青冈炭,却听得屋外蓦地响起通报——

        “六姑娘,王家来人求见。说是祭文既已写成,又念年关阖家团圆,便特此送回书公子。”

        辛夷一愣:“王家把杜韫之送回来了?”

        屋外通报的下人应道:“不错。王家派来的管家,和书公子杜一字,都在轩外候着了。六姑娘可要见?”

        辛夷微微倒吸口凉气。丝毫没有王家放人,故人重逢的喜悦。

        在她看来,王俭打着新禧团圆的名号送回杜韫之,实在是下了手漂亮的好棋。

        王俭最开始的打算,是腊祭后囚禁杜韫之,以后专门为王家写字,往他王氏脸上贴金。而如今改意送回,更像是送回了一条眼线。

        盯着辛夷的眼线。

        王家和辛氏和解,除了好愚弄的百姓,王俭和辛夷自己都不信。而“脸面贴金”和“监视宿敌”孰轻孰重,王俭绝对拿捏得清。

        “好个王俭。竟然把杜韫之作为暗棋,安插到我辛夷眼皮子下了。”辛夷的眉间腾起股凉意,一时也没应让不让杜韫之进来。

        倒是她身旁的香佩,惴惴不安地搅着绢,鼓了半天气才决心开口:“姑娘这定论是不是太……书公子是如何人物,天下人都是清楚:朝习字,夕死可以……就算他在王家待了阵,也不至于倒戈相向……为王家卖命,监视姑娘来……”

        辛夷瞥了香佩半眼,虽有些诧异她的接话,但还是耐心地应道:“杜韫之当然不是那种人。但他偏偏是被卖了都还帮人家数钱的人。他被王俭收买,或被王俭利用,虽然本心不一样,但结果倒是一样的。”

        辛夷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无奈:“这种人,说是心思单纯如孩童,可。说是容易被人当枪使,也可。”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346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