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零二章 金簪

第三百零二章 金簪

        郑斯璎拂去肩头的落雪,悠悠看向王文鸳:“这就是你设下杀局,要取我性命的理由?”

        王文鸳一声冷笑:“不然呢?当日关闭长安城门,我向你借兵,你还真以为,我当你是盟友?你背弃郑家,效忠我爹爹,想着从我的地盘分一勺羹,我难道还要与你姐妹相称?”

        “结盟是利益同,举刀是利益悖。你王文鸳是真聪明了一回。”郑斯璎眼角划过抹精光,如暗夜的雷电,映亮了她的瞳仁,“不过,以纲常大义问罪,以江离性命相逼,你还真以为我输定了?”

        王文鸳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看郑斯璎的目光,如看只死到临头,还徒劳蹦跳下的鱼。

        明面以纲常“淫*罪”举刀。为男女私*情,背叛家族,天下人所不耻,从此名声败如臭鸡蛋。

        暗里以棋局“价值”设剑。棋局之中,唯有利益,动情者为傻子,必失去利用价值,必为博弈各方包括王俭所弃子。

        再以棋公子“性命”断后。堵上郑斯璎若两不选的后路,唯有在前两者中择一,刀或者剑,横竖都是死。

        王文鸳再次觉得自己赢定了。

        她突然心情好到极致,如看只砧板上的鱼死定了,也要挑着刀尖去逗乐下,于是她干脆泛起了市井般痞气的笑意。

        “当然不是输定了。三个选择,郑大姑娘可以选一,否认与棋公子有私情。”王文鸳一摊手。

        “你既然敢兴师问罪,必然拿到了证据。我若否认,只会越往你的套里钻。本姑娘不选这一项。”郑斯璎眉间浮起抹隐晦的嘲讽。

        “那郑大姑娘可以选二,承认与棋公子有私情。”王文鸳一拊掌。

        “且不论棋局他方,或者说王俭,认不认为我还有利用价值,便是闺中寻常的三纲五常,就足以判我死罪。本姑娘也绝不选这一项。”郑斯璎好似在说和自己无关的事,答得细致耐心,呼吸绵长平稳。

        让人分不清谁上砧上鱼,谁是刀,谁是阱中兽,谁又是猎人。

        王文鸳丝毫没发觉这点异常。她只是当郑斯璎的平静,是种近乎绝望的放弃。

        “那郑大姑娘就选三罢,根本就不回答。我就砍了棋公子的头。反正一介平民的生死,和郑大姑娘关系也不大。”王文鸳得意地弹出了指尖一点胭脂沫子。

        “这个选项,不用考虑。本姑娘绝不选。无论任何付出什么,也无论什么结果,本姑娘都绝不选。”郑斯璎一字一顿,字字如从齿缝迸出。

        王文鸳古怪地咧咧嘴,笑意多了分揶揄:“果不其然。郑大姑娘对棋公子,还真动了心。也是荒唐,那么会下棋的人,却偏把自己逼近了死路。棋局之中,不可动情,动情者必输无疑。郑大姑娘自己不要这条命,便怪不得我设下此局。”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郑斯璎也不慌不忙地咧咧嘴。

        这句话有些诡异。衬着郑斯璎微扬的嘴角,诡异到令人心慌。

        王文鸳依然没察觉什么。她被自己终于下赢了郑斯璎的喜悦给冲昏了头。

        她满面荡着得意的红光,看郑斯璎的目光如看个死人:“既然郑大姑娘想听,那本姑娘也就说全了——郑斯璎,你最后给我记住,杀你的人,是个庶狗。”

        杀你的人,是个庶狗。

        王文鸳再次说了最后几个字。刻意加重的语调,齿关都被咬得咯咯响。

        郑斯璎忽的笑了,笑得胭脂美艳颜如玉:“本姑娘一开始就说了:你凭什么以为,我就输定了?三条路本姑娘都不选,因为还有第四条路。”

        最后一个路字落下。

        郑斯璎忽的伸出手,猛地扣住王文鸳手腕,抓住她扯向自己,其力道之大,让后者猝不及防下,整个上身都向郑斯璎扑去。

        “郑斯璎!你这个疯子!你要干什么!”王文鸳花容失色,惊恐地尖叫。

        她上半身被大力道往前拉,脚步站也站不稳,踉踉跄跄,整个人以种扭曲的姿势,重心全部前倾。

        这也是种危险的姿势。

        因为如果陡然被放开,人会本能地朝后仰摔过去。

        再昏头如王文鸳,也下意识地觉得,一股生死危机当头笼下,让她浑身汗毛立马倒竖,头皮麻了一片。

        “疯子?对,我就是疯子。这第四条路,是我的生路,也是你的死路。因为。”郑斯璎的笑愈发璀璨。

        “因为这条路,是你去死。”

        王文鸳的瞳孔猛地收缩。

        彼时的得意喜悦顷刻消散,全部化为了恐惧,她顿时浑身如筛子打抖,牙齿颤得咯咯响,脸皮霎时煞白一片。

        “贱人!郑斯璎你这个贱人!你疯了不成!我是王家大小姐,你怎么敢杀了我!你自己也脱不了手!你真糊涂了不成!我如果死了,你也没好下场!”王文鸳半带威胁半自信地尖叫,尖锐的声音好似要撕裂喉咙。

        听得人发瘆。骨头酸痒。

        她开始疯狂地反抗,想挣脱郑斯璎致命的禁锢,然而后者的力道却出奇的大,死死锢得王文鸳动弹不得,勒得她的肌肤都显出了血痕。

        那简直不像是女子该有的力道。

        “你说的对。如果我杀了你,我也没好下场。”郑斯璎的眉间渐渐氤氲起股黑气,向她整个瞳仁覆盖,“不过,不是我杀了你,而是你要杀了我。”

        王文鸳还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就看到郑斯璎取下了髻间的一枝金钗,不容反抗地插在了她手里,冰冷的金钗冻得王文鸳一个哆嗦,大脑开始因极度恐惧而崩溃。

        “郑斯璎,你要做什么?”

        “让你杀了我呐。”

        郑斯璎声若银铃,俏皮一笑,旋即手上的力道猛地加大,连同金钗和王文鸳的手,死命拽着向自己小腹扎去。

        “郑斯璎你疯了……”王文鸳变了音儿的尖叫戛然而止。

        便听得一声闷响,金簪蓦地刺入了郑斯璎小腹。

        被王文鸳的手握着刺进去的。

        “……你受伤了……不行,我没有想杀你……找郎中,郎中……”王文鸳的大脑有霎时空白,旋即就剩下了一个念头:郑斯璎绝不能死。

        因为她如果此刻死了,外界看上去就是她杀死的。

        她可以设下死局,借刀杀人,砍落头颅不见血。却独独不能自己“亲手”杀了郑斯璎。这样不管有什么理由,她也把自己供到了明面上。

        郑斯璎名义上还是郑家大小姐,就算犯了天大的罪,郑家还是要面子的。彼时一个五姓之族,一个过继小姐,王家最分得清如何弃车保帅。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356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