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零九章 留下

第三百零九章 留下

        王俭点点头,微微眯了眼:“不错。如今我们王家害得她丧失帝宠,连封号都没了,曾经被她视为依附的王氏,反倒成了连累她的剑刃。你说,老夫能不担心,此女临阵倒戈,将匕首对准王家么?”

        王俭顿了顿,瞥了眼王皇后的表情,见后者始终笼着汤婆子打盹,好似在听着无关人的事儿,这才沉沉续道。

        “终归不是亲生的,说到底只是棋子。皇后养了她这么多年,如今要弃车保帅,应当知道如何做罢?”

        王俭的一双鹰眸,灼灼如电地盯着王皇后,放佛后者只要露出半点不忍或怜惜,他袖中指使影卫的号令便可随时发出。

        然而后者似乎更清楚,自家哥哥的脾性,只是悠悠抬起眼帘,顺势还打了个哈欠:“此女跟了我十年,知道的王家机密不少,若是直接逼死她,怕她狗急跳墙,反倒不利于王家。不如就用最挑不出错的祖宗礼法,杀她个刀过不见血。”

        王俭眼皮子动了动,不过瞬间,就明白了王皇后的心思,满意地颔首道:“一切听皇后做主。到了。”

        随着最后两个字,马车兀地一顿,小厮的清喝从帘外响起“王府到了!请娘娘,大人下车!”

        旋即是府门前如游龙般恭候的随从丫鬟,齐刷刷躬身行礼“恭迎大人回府!皇后娘娘千岁!”,遂有两个小厮上前来,跪倒在马车前,充当个下马脚垫。

        王俭踩着那小厮背下了马来,然后才是丫鬟扶了皇后下来,二人甫一站定,一抹锦衣华彩的倩影立马迎了上来。

        “给义父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并未听得宫里省亲圣旨,怎的皇后娘娘屈尊莅临,临时拼凑的寒酸仪仗,倒让娘娘见笑了。”郑斯璎屈膝一福,笑得娇粲。

        王俭似乎心情不错,彼时还沉的发青的脸,也稍稍缓和:“斯璎丫头,老夫已收你为义女,命你搬到王家,待遇都等同王氏嫡大小姐,你还叫甚皇后?”

        郑斯璎也是个冰雪聪明的,立马带歉地赔笑道:“是斯璎愚钝,生受义父厚爱。皇后姑妈,此后便该唤皇后姑妈。”

        “诶——”王皇后也貌似亲昵地应了声,亲热地执起郑斯璎的手,“本宫此番回府,不是省亲,纯属家事。你搬来王府多日,本宫都还没来看望你,于情于理都不妥。于是今日趁着带你义父去探建熙公主,便顺道一块回来,同你见个姑侄礼。”

        王皇后又连声让丫鬟奉上礼物,郑斯璎也回了礼,笑语盈盈,春风和煦,一派族亲和睦的温馨场面。

        场面礼过完了,郑斯璎才一边把王俭和王皇后往府里迎,一边挽着王皇后的手,似笑非笑道:“方才皇后姑姑说,建熙公主?斯璎斗胆,这话怕是不妥罢。公主已被褫了封号,只能唤作六公主,又哪里有建熙公主。”

        王皇后一愣,但只是片刻,就不在意地拊掌道:“是本宫疏忽,该打该打。公主已被褫了封号,只有六公主,哪里有建熙。”

        郑斯璎又瞥了眼王俭的反应。见后者亦对她噙笑点头,她才露出了粲然的笑意。

        不过简单的一句话,二人的反应和态度,她就试探出了棋子的弃用。

        王文鸳弃了,李建熙弃了,如今,最后胜出的是她郑斯璎。

        只为和那株辛家紫玉兰最后的对弈,她也必须是最后的胜者。

        “六公主的事不就多论了。唆使文鸳,咎由自取,她的下场也怪不得国有国法。”王俭打了个哈哈,转向郑斯璎的目光,转瞬就浮起了笑意,“斯璎搬来这几日,在忙些什么呢?可有哪里不习惯,或者缺些少些。”

        “生受义父挂念,斯璎一切都好。”郑斯璎连忙屈膝一福,看似惶恐又温驯,“不过是陪着义母,处理些府中杂事。比如年过完了,年礼收了一堆。库房堆不下,义母便说腾腾其他房间,于是搜出这个东西来。”

        郑斯璎使了个眼色,便有小丫鬟呈上个小物,奉到了王俭和王皇后面前。

        是个玉质项圈。只有半截。劣质的浊玉,断口也参差,俨然是不经意摔碎,残留的泥印都带了年头。

        是个赐给小女孩的项圈。只是不知另一半,是不是被带去了地下。

        王皇后眸色一闪,脸色有些异样,不自禁看向了王俭。

        王俭则是一滞,瞳仁些些失去焦距,似乎陷入了什么回忆。

        郑斯璎敏锐地捕捉着二人表情,语调半丝波澜不起:“这是从义父住处的厢房翻出来的。虽说是个残次品,也不见得金贵,但好歹是义父住处翻出的。义母和我都不知如何处置,便来寻义父问个明白。”

        王俭的嘴唇抿了抿,没有回话,王皇后倒是秀眉一蹙,轻蔑地摆摆手:“什么破烂玩意。被下人整理东西时混进去的罢。赶快扔了,放在那儿,寒碜我王府贵气。”

        王俭的嘴角更不自然地抿紧了,却依然没有回话。

        郑斯璎瞥了他一眼,佯装向王皇后一福:“斯璎这就命下人扔了……义父?”

        郑斯璎的话头戛然而止。王皇后也懵得没缓过神来。原来王俭蓦地丢下二人,独自负着手往府中走去。

        只是那步伐略有踉跄,挑起一国富贵的身躯,第一次有些伛偻。

        “留下。”

        简单的两个字从雪风中传来,带了浸人的凉意,和些些的不真实感。

        郑斯璎和王皇后面面相觑,同时一愣:“您说什么?就这个破烂东西?”

        “留下。”

        王俭只重复了两个字。沙哑的语调,鬓角的白发,竟透露出了年过半百的苍老。

        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荣,这五姓七望,九州为首的煊赫,都几乎掩盖了一个最简单的事实: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将老之人。

        或许也是个普通的父亲。却也仅仅是或许罢了。

        彼时还热闹嚷嚷的府院顿时安静无比。只有王俭独自离去的茕影,还有郑斯璎收好半截项圈的沉默。

        流年往事不可堪。欲语还休,乍然回首,多少恩怨都作土。

        天和十二年二月。冬将末,春蛰酝酿。

        大明宫圣旨:新岁庆尽,皇子离京,返回各自封地,遍洒皇恩九州。

        于是因新岁聚于关中的十数位王爷,开始陆续启程离京,再历山水迢迢,返回自己的封地食邑。

        这一番声势浩荡,诸王仪仗华彩不必细说,只是百姓诧异,风头正盛的王家格外规矩,诸王返程都无比顺利,并没有人为的磕着绊着。

        朝堂皆传:王家是于李建熙一事上吃了亏,爪牙也就收敛了,眼睁睁放诸王回程平安。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3841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