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认罪

第三百一十一章 认罪

        辛夷点点头,古怪地一笑:“那郑公公心里的主子,到底是郑,还是李?”

        这暗藏锋芒的话,一不小心就掉进坑。说半个字不注意,前是忘本,后是大逆。

        辛夷不是故意和郑忠过不去。她和这四品大太监,不算怨也不算恩,但她还记得她得李赫第一次召见,郑忠来辛府宣旨时的嘴脸。

        忙时松松指尖就忘了他,但闲下来也不是不能刺一刺。

        郑忠立马一脸惶恐,一连作揖打千道:“郡君这话说得,折煞奴才了。奴才吃着哪碗饭,心里就念着哪位主子。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不是。”

        “郑公公这番理俗是俗了点,但听来是没差的。只是以后李家和郑家,或者说李家和五姓清算,公公可得提前把队选好了。”

        辛夷话里有话地道了句,自然又唬得郑忠连连作揖,也不知是听明了装傻,还是根本没听懂。

        辛夷收回目光,懒得和他计较,大头的都还顾齐,小苍蝇小蚊虫指缝宽点,也就过去了。

        然而这目光一转不要紧,视线里却刚好捕捉到另一抹身影。

        “公子?”辛夷脚步一滞,下意识地愣住。

        “奴才见过棋公子。”郑忠倒是机灵劲儿快的,立马小跑步迎上去,打了个千儿。

        来者正是江离。依然是丰神俊秀的眉眼,衬着冬末的红墙残雪,更添出尘之气,酝酿中的三月春风拂起他墨发,为那寒星般的眼眸染上了抹温润。

        然而他似乎又有哪点不一样。常日喜穿素衣轻袍,衣饰清简的他,今日平多了分贵气。连云海水飞廉衔芝玉锦袍,系着碧玉红鞓带,因着冬末雪还未尽,外面还搭了件青皱绸一斗珠的羊皮大氅,派头算不上奢华,但也是通身的长安富贵。

        偏偏这富贵到他身上,只让人觉得贵,青山绿水的干净贵气,并没有半分富的铜臭味。

        辛夷轻讶一声,噙笑朗声道:“公子今儿是得了几百金的赏钱,连衣着都出手大方了。看来新岁搬空了西市,倒也没冤枉公子。”

        “棋公子。”郑忠行了个礼,机灵的眼珠在辛夷和江离身上一滚,就自觉地退到了老远的檐下。

        但这点机灵,因为太明显,倒让辛夷尴尬起来。

        “公子是被大明宫贵人召见,来下棋赚赏钱了么?这雪天路滑,都还赶着来弈棋,可见长安米贵不是骗人的。”辛夷连忙打趣了句,用揶揄来掩饰正在加快的心跳。

        江离眉梢一挑,唇角荡开丝微至不察的笑意:“本公子是来辞行的。因有江淮棋友相邀,故要离京月余,特来向皇上辞行。”

        “向皇上辞行?”辛夷噗嗤声笑出来,“公子棋下得再好,也不过是平民。到底有多大脸面,离京都要皇上挂心的。”

        “我常奉圣意进宫,与皇上对弈。抛开尊卑君臣不论,也算半个棋友。离京自然要禀呈一番,省得这期间皇上棋瘾犯了,没地儿找人去,还治我个大不敬。”江离娓娓道来,语调清淡。

        辛夷略略思索,觉得并无不妥。

        棋公子离京,向皇上禀明,也好过彼时找不到人,被栽个怠慢皇帝,糊涂就惹了罪。至于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凭那名震天下的棋道,也勉强说得过去。

        辛夷掩唇一笑,伸出根莹指,挑了挑江离大氅边的滚风毛:“于是穿得这般贵气,来压个场子么?”

        女子笑意晏晏,眉眼如水,挑起的那根细长的指尖,又平添一股俏皮。

        江离眸色一深,忽的上前一步,压低了声调:“你喜欢么?”

        “公子又说胡话了。你不是来见奴的,奴喜不喜欢干何事。”辛夷轻啐一口,咬着下唇,无声就红了耳根。

        她实在觉得,眼前这棋公子,狡猾得很。

        什么事儿都能扯到那个事儿。偏偏还对着她的症,如同猫爪子挠心尖,轻轻挠半下,就痒得不行。

        冬末残留的小霰飘到辛夷鬓角,放佛携来待发的三月暖,让辛夷眸底泛起了粼粼的两汪春水。

        “无论公子作何打扮,都是极好的。紫卿眼里只瞧得公子,又不是那身衣衫。”

        辛夷轻道出一句,蚊虫般的细音儿,却如钟磬撞在江离心尖。

        喜得他都有刹那的眩晕。

        “当真?”江离再上前一步,神色带了分急切,“无论皮囊蚩妍,无论贫穷富贵,你眼里瞧着的,都是我么?”

        这句太过露骨的话,偏偏语调还不小,离得近的宫女太监听了个一清二楚。

        窃窃的笑声顿时响起。连铁着脸面守护宫门的侍卫都翘了嘴角。

        辛夷顿时大窘。光天化日之下,巍巍宫阙之中,她还端着怀安郡君的架子,就被江离一句话给打回了原型。

        实在是可恶。

        “公子自重!旁人儿都瞧着,此乃宫城大内,本郡君岂容你胡言乱语。”辛夷后退两步,连连跺脚,竭力装出满脸威严。

        红透的耳根却出卖了她的心虚。

        江离玩味地瞧着抹绯红,默默地听着这番训,很是陶醉地轻吁了口气:“郡君如今是长安城的红人,只怕旁的平民还没得听。郡君再多斥两句,本公子听得心里舒坦。”

        “你!油嘴滑舌!”辛夷轻啐了口,转身就走,只因她脸颊的红晕已经烧得滚烫了。

        若是再不走,这红霞迟早会露了馅。那她怀安郡君的脸又往那儿搁。

        棋公子脸厚,厚得比城墙还多几分。她怀安郡君却是脸薄得若薄纸。

        一薄一厚,一进一退,这场情局里的博弈,当真是步步惊心,比天下棋局还要精彩几分。

        “郡君留步!小生失礼,望郡君恕罪!”江离强忍着笑意,故意急喝几声,脚步飞速地追了上去,顷刻就把朱雀门的宫女侍卫甩在脑后。

        辛夷自然也听清了,这装腔作势的“认罪”。

        她在前头走,并没回头,嫣红的笑意却是在眼角绽放:“这个棋公子,怎恁地变化多端?一会儿是个冷脸的清贵公子,一会儿又是个嘴上抹油的无赖。”

        辛夷低低自言自语,绣鞋却故意放慢,有意地等着身后那公子兼无赖追上来。

        二人俱心有灵犀般,拐入了条僻静的宫道,四下只见得红墙琉璃瓦,檐下叮咚融化的冰柱,春草酝酿,人迹罕至。

        辛夷驻足,用鞋尖去勾雪被下冒出来的青苗,直到身后的脚步也停驻,她才婉婉开口:“棋公子不是要请本郡君治罪么?这跟来倒是快,从来没见人,认罪都急着往前凑的。”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3904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