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李氏

第三百二十五章 李氏

        辛夷在寺中来回走动,看似在欣赏寺中景致,小沙弥们忙着清扫大殿,倒也没有人在意她,却有一双眼睛瞧了她很久了。

        终于,在辛夷走动晃得他眼花时,那双眼睛的主人走了出来。

        “走这条路。”

        辛夷一惊,警戒地后退一步,不置可否地应道:“本郡君欢喜这佛寺夕照,流连多瞧了会儿。什么路不路的,公子说糊涂了罢。”

        来人是个年轻公子。

        一袭黄栌箭袖绡衫,青缎裤,鹿皮靴,腰配碗大的白壁珏,髻中却是枝菩提簪。面容白净,眉眼如星,是个从衣着都皮相,都是长安富贵样。

        辛夷的目光在他髻中菩提簪略一凝滞,眉梢一挑:“公子是佛祖俗家弟子?”

        “不错。可蓄发,不住寺,只有一颗向佛心。”年轻公子双手合十,衬着那身锦绣打扮,竟也不觉得怪。

        大魏尚佛,佛为国教。故不乏有权贵将自家子弟送入佛门,一来顺应时兴,二来也是图个好名声,为前程添点谈资。

        然而都是富贵烟花中的浮头,哪里真能拜下青灯古佛,所以这信佛多是“俗家弟子”,找个大师赐个号认个祖,留得了发回得了家,该逛窑子的逛窑子,该品酒肉的品酒肉。

        佛,不过是盖在头上的花花帽子。遮掩内里包糠的锦绣外皮。

        辛夷的眉尖腾起股嘲讽,面上却是恭敬地双手合十:“不知公子法号为何?师承哪位大师?”

        “在下俗名李知烨。师承慧尘大师。”年轻公子应道,语调谦恭,看上去倒有些佛相。

        辛夷的心底却是咯噔一下。

        李知烨。

        李姓有些太寻常,然而知字辈,火为旁,却是长安城中太过不寻常的名。

        五姓七望。陇西李氏。

        辛夷眸底顿时带上了警戒,却是佯装敬畏地后退一步,敛裙一福:“原来是陇西李氏的公子。辛夷有礼了。”

        “怀安郡君不必多礼。在下陇西李氏嫡公子,并非有意隐瞒身份,只是遁入佛门,俗名成空罢了。”李知烨虚手一扶,谦和地一笑。

        不仅是陇西李氏。还是嫡出公子。别看是头顶菩提簪,放到外面却是能横着走的人物。

        辛夷不辨褒贬地笑了:“李公子既是五姓中人,自然和王家博弈牵连。方才公子却说路不路的话,也不怕被王家耳目听了去。须知捕风捉影,宁错杀不放过,王俭一向是好手。”

        李知烨不在意地耸耸肩:“本公子不过是向为你指条回府的路。郡君是不是草木皆兵了些。”

        “指路?既然公子是五姓中人,必晓得王家的做派,那本郡君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辛夷眸底的警戒丝毫不散,反而愈浓了。

        一个陇西李氏的嫡公子,背着王家向她示好,为她指条出寺的路。前提还是二人不相识,那这突如其来的好意,就值得掂量掂量了。

        辛夷果断说了大白话:“本郡君此番怼了王俭,王家绝不会善罢甘休。恰巧本郡君没带随从,没乘轿辇,这寻常回辛府的路就凶险无比。是故本郡君才在寺中等着,等到自家人来接应。而李公子却给我指了条出寺的路,不知是通向辛府的活路,还是卖给王俭的死路?”

        是出手相助,还是王家走狗。

        是真的善,还是伪的恶。

        这番话很露骨,李知烨却是面色坦然,摇头道:“王家虽然势盛至极,其他四姓不敢说半个不字,但不代表我等就真心服了王家。郑诲不就是个好例子么。最多是被迫隐忍,求得全族保全罢了。”

        “所以李公子这路,指的还真是生路?”辛夷一挑眉,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本公子今日来寺中礼佛,恰好撞见了郡君和王家的纷争。一来敬佩郡君为人,二来也是看不惯王俭,所以才顺手帮郡君一把。”李知烨娓娓道来,不急不缓。

        “若王俭真在路上备好了影卫,那就算是辛府来人接应,郡君也没好果子吃。还不如按着本公子的路,趁日落前回了辛府,紧紧锁上大门,王俭也不会太明目张胆。”

        辛夷的脸色稍有缓和,但眸底依有警戒:“既然李公子清楚王俭的狠,那怎么就确信,你指的路一定安全?”

        李知烨应答如流,“五姓七望,勾心斗角。本公子身为李家嫡公子,平日缠身的恩怨不少,但又不能闭门不出,总得十天半月来礼佛。李家挂念我的安危,便特意为我在后山辟出这条小路。此路只为李家人所知,还有李家影卫守护,所以周全是万无一失的。”

        敢情这条后山小路,是李家为李知烨专门辟的。

        且不论李家如何财大气粗,便是紧张嫡公子的安危,便足以保证这条路的周全。李家保李知烨,便间接保了辛夷。

        辛夷眸底的警戒渐渐消散,不论李知烨是不是真善,至少这条路的周全可以确认,那她在天黑前回府才是要紧事。

        “如此,多谢李公子。大恩必报,后会有期。”辛夷低头一福,右脚迈出,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李知烨的眸色一深,面容却是愈发谦和,真像个三宝弟子:“天黑前回到辛府才是最安全。本公子也就不多叨扰了。郡君速速离去罢。”

        言罢。李知烨就伸出右臂,打开寺庙后门,欲为辛夷指出那条路来。

        辛夷瞧了瞧天色,估摸了下时辰,踏出佛槛的绣鞋又蓦地顿住,似笑非笑地回头:“大魏曾有戏言:五姓七望,分权天下,王业太诱人,倒戈俱可能。说不准谁是第一个,但最后一个的,必然是陇西李氏。”

        五姓共掌天下。欲望吞噬忠奸。

        无法确定,五姓谁会第一个叛,但却可确定,最后一个一定是李。

        李知烨眸色愈深,笑意沉沉荡开:“一姓,同源。”

        简单的两个字,带着骨子里的傲然,和不容置疑的坚毅。却是整个大魏都没人敢反驳的答案。

        当今大魏,李家天下。而魏高祖起兵推翻前陈暴政,便是起兵陇西。

        虽然姓李的人满地见,魏高祖和陇西李氏也没有真的亲缘关系,最多千百年前是一家。

        但李家皇室把陇西当做龙兴之地,自然对顶着一个姓的陇西李氏,不管是出于感情还是拉拢地方势力的考虑,屡见诸多优待:多次下嫁公主,李家的公子们儿时,大都进宫为太子伴读,甚至帝王的贴身臣侍中,李家人也占绝大数。

        两族感情逐渐超越臣子,历代亲缘逐渐动摇利益。

        一姓,同源。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437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