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歉意

第三百三十三章 歉意

        辛周氏一时没回话。

        就静静的看着辛夷的脑门顶,受了她跪拜大礼。她的眼眶渐渐有些泛红,却被她不动声色地拭去。

        礼毕。辛夷起身,却是忽的一滞,意识到方才漏掉的不对劲——

        “等等。祖母,为什么是最后一道?”

        辛周氏压下那一瞬心底狂涌的哀然,只是淡淡地扶辛夷起来:“我辛府即将遭逢大难,顾得阖府生计都是艰难,哪里还有闲心来论棋。”

        这个理由天衣无缝。连带辛周氏无奈的表情,也是毫无破绽。

        辛夷并没有多想,勉强挤出丝笑意:“祖母放心。一切有孙女和爹爹操持。祖母年纪大了,不回老家也就罢了,但也请好好待在房中,顾得自身康健。”

        “傻孩子。如今说话愈发讨人喜了。”辛周氏眸色一闪,她缓缓抬起手,轻抚辛夷的发鬓,眉间氤氲起温情的慈和,“去罢。小辈们今儿启程回老家,你要操持的事多着呐。就别耽搁了。”

        辛周氏第一次这么待辛夷。

        如果说前时她只是仰之弥坚的大贤,带着分不容亲近的神秘,然而此刻她却只是普通的祖母,疼爱地抚摸孙辈的发鬓,唇角的笑比春风更和煦。

        辛夷低头莞尔,辛周氏掌心传来的温度,让她从心尖到眼眶都化为了滚烫。

        “那孙女去了。春风杨花急,祖母也快些回房罢。”辛夷低头一福,转身便要走,没想到辛周氏又兀地叫住了她。

        “紫卿呐!”

        嗓音有些颤抖的语调。噙着欲言又止的哀恸。

        若三春的子规啼血,一声一心摧。

        辛夷头皮一凉,惊得怔悚回头:“祖母这时怎的了?可是被穿堂春风噤着了?”

        辛周氏摇摇头,又点点头,唇角哆嗦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乍然就红了眼眶,然而隔着几步的距离,并没教辛夷看清。

        “紫卿。当年你娘的事,老身对不住了。”

        辛周氏荒荒轻道,忽的弯腰俯身,向辛夷行了个歉礼,以她长辈的身份,向辛夷致歉。

        当年你娘的事。得窦晚那般的儿媳,她比辛歧都还要欢喜,窦晚的惊世才华,甚至也让她曾发出“商道之王,老身不如”的感慨。

        然而,窦晚至死都没能踏入辛府的门。是她为了保辛氏,根本不承认她和她肚里的孩子。

        然而,窦晚大难临头劳燕分飞,甚至要以一死担下所有罪过。是她为了辛歧不被牵连,把所有的错推给了她。

        然而,窦晚最后白雪裹尸死在荒郊。是她为了掩埋这段孽缘,拦着辛歧都不让他去见她最后一面。

        她辛周氏是绝世的大贤,是慈爱的母亲,是一族之梁,却独独不是个合格的岳母。

        夜枭爱上了猎物。她也是帮凶。就算她自认无悔于心,亦愧对于那缕香魂含恨,愧对于自己担着的名字“娘”,无论是对儿,还是对媳。

        也愧对于辛夷,这个她的女儿。

        辛夷瞳孔缩了缩。

        但鬼使神差的,她没有回应,没有说话,就看着辛周氏在她面前像个小孩子般,郑重地行着揖礼,伛偻的脊背都站不稳。

        有怨么?或许也是有的。有恨么?她从未免俗过。

        这段不堪的过往,就算已随着时间被掩埋,却从来没被抹去,横亘在她和辛周氏,甚至和辛歧中间,成为三人间不敢提及的隔阂。

        然而辛周氏就这么提了出来。辛夷却忽的发现,如果说娘亲是亲人,不再回来的亲人,但是祖母和爹爹,还有群弟妹,追随她的族亲。

        他们都在。

        代替着娘亲,在她身旁。

        辛夷的泪忽的就下来了。也不知说什么,眼泪好似自己就滚了下来。

        这世间的人情,这世间的恩怨,这世间的至亲至爱,到底有无情又能多温暖,才能让这人间流浪,都许得岁月静好。

        “祖母不必道歉。俱往矣。”辛夷轻声呢喃,“俱往矣罢了。”

        俱往矣。不必言说,世间羁绊。

        辛周氏弯下的脊背一颤。没有立即起身。辛夷收回视线,没有再回头,她就这么离去,院子门吱呀声阖上。

        良久。直到杨花落了辛周氏满背,她才直起身,看向那倩影消失的院门,眸底有夜色翻涌。

        “我如今方才知,窦晚的女儿,当得起百晓生‘棋不棋’三字。”

        辛周氏悠悠道。院子里知她一人,似乎是自言自语,却见有方玄锦袍脚出现在院角的青石桌旁。

        辛周氏转身看向那方袍脚,眉间浮起好友间的亲昵:“老身知道棋榜只能皇族看。是我威逼利诱柳禛小子给我透了些话,要罚要惩随你。李赫。”

        来者正是大魏皇帝,李赫。一身玄锦薄衫,头戴皂角巾,杨花拂过他溜出来的白发。

        他不知何时出现,径自坐在角落的青石桌上,旁边站着名锦衣卫,显然若不是这夜枭,他也不可能来得无声无息。

        “只能给皇族看?规矩上是这样,然而你和柳禛,是规矩管得住的人么?”李赫佯装无奈地摊手,“朕今日还带来了。你若想看个仔细,朕双手奉上。”

        言罢。李赫就从怀里掏出个破烂的集子,上面沾着泥垢雨渍,还凝了快发黄的馍屑。

        辛周氏笑了,嫌弃地摆摆手:“如何封王拜相,如何天下贤才入我彀,这棋榜真正有用的,是你们坐龙椅的。我们百姓家瞧,也就瞧个稀奇。老身断没那么闲。”

        李赫收起集子,顺势避开视线,忽的就不再说话了。

        辛周氏也忽然敛了颜色,眸底氲起抹哀然和不舍。

        几十年的知交。天下英雄惺惺相惜。已不用开口,他们都知道对方来的理由。

        “明天,朕就要告之天下,出宫下江南,视察民情。这是祖宗规矩,每年都有的。”李赫没敢看辛周氏,幽幽启口。

        “老身知道。”辛周氏应得简单。

        “就算受了李建熙的气,但王家的势力不减反增。反而朕这么一走,王俭必要疯狂报复。”李赫续道。

        “老身知道。”辛周氏应得平静。

        “诸侯割据,王业孱弱。哪怕朕是天子,也压不住王俭了。还得要顺着他的毛捋。朕会封赵王为监国,带治国事。”李赫再道。

        “老身知道。”辛周氏应得一般。

        “本就是挣脱笼子的虎,又背靠赵王半脚龙椅。彼时王家猖狂,朕恐怕有心无力,这第一个开刀的必然是辛府。”李赫一字一顿,逐渐说得艰难。

        “老身也知道。”辛周氏无波无澜。

        四句话毕。李赫和辛周氏,又再次陷入了沉默。唯有漫天杨花飘,檐下一窝燕子叽喳。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5404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