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标准

第三百五十五章 标准

        辛夷唬得一愣。本能地怔住。

        她不敢回头。因为她感到李景霆很近,在她身后不过半尺的地方。男子衣衫上的熏香,和唇齿中喷出的热气,都酥酥地拂到她后颈窝。

        有些痒,有些暖暖的。

        “……辛姑娘……”良久,李景霆才开了口,可又乍然改了口,“……辛夷……”

        最后一声直呼其名,男子的嗓音有些沙哑,泅了层屋内喑喑的日光,更听得人心发倦,好像腻了层什么。

        “君君臣臣,尊卑有别。王爷直呼臣女闺名,怕是不妥。王爷自重。”辛夷眸色一闪,下意识地往门板前进了半步,想离李景霆远点。

        没想到门板又是一声闷响。

        李景霆的掌心猝然一压门扇,空气都凝滞的屋中,这声虽不大,却异常刺耳,震得门窗缝里的灰簌簌往下掉。

        辛夷刚迈出的脚步唬得一缩,退回了原位。身后李景霆衣衫间的熏香,再次清晰地往她颈窝里拂。

        “你还想躲到哪里去?”李景霆沉沉开口,“君君臣臣,尊卑有别。是不是你面对我,就只剩下了这些话?”

        直白的话。藏于这场长安浮华下的心事,被悄然揭开,猝不及防,躲闪未及。

        屋内只有二人,太监丫鬟都在院子里候着。绿纱窗溜开了一条缝,三春的桃花探了进来,桃瓣飘落,能听见落地的微响。

        还有二人都有些起伏的心跳。还有李景霆有些加速的呼吸。都在这样静然的屋里,被放大无数遍地窜进辛夷耳里。

        辛夷暗道不要慌不要乱,深吸几口气,才淡淡的回道:“王爷莫说胡话了。王爷是君,臣女是臣,逃是纲常,尊卑是规矩。臣女不如此,又当如何?”

        “又当如何?”李景霆在辛夷看不到的地方,眸底翻涌起了夜色,“聪明若你,怎会不知,本王的所念所想?”

        “臣女不知。”辛夷猛地打断了李景霆的话,顿了会儿,又果然加了句,“臣女也无意知道。”

        最后一句话斩钉截铁。李景霆眸底的夜色,顿时掀起了滔天波浪,将他寒石般的瞳仁,都染成了漆黑一片。

        李景霆压在门板上的手有些不稳。

        “人们都说本王是铁石心肠。如今本王方知,你辛夷才是真正的石头心。”李景霆的语调多了分寒气,压抑着深处的哀然。

        辛夷眸色一深,唇角一勾,没有半分犹豫地应道:“王爷说笑了。不是石头心,而是磐石无转移。”

        磐石无转移。不过只为一人罢了。

        蒲苇纫如丝。此生已许给他罢了。

        李景霆身子一抖。按在门板上的手蓦地就垂了下去。

        空气中那股沉闷的压抑顿时消散。空气又暖和了起来,春风一阵阵往屋里灌,拂起满地桃瓣飞,有蜂蝶嗡嗡。

        李景霆半晌没动静。辛夷暗自松了口气,中规中矩地开口:“圣旨已宣。臣女再贺王爷解禁。奴才们还在屋外候着,仪驾已在恭迎。王爷请罢。”

        言罢。也不管李景霆是何反应,辛夷正了正颜色,伸手就要推门——

        可她身躯兀地一个踉跄。

        李景霆猛地抬起手,抓住她的手腕,同时一脚揣开门,拖着辛夷就往屋外去。

        “王爷!”辛夷的惊呼哑在喉咙里。因为她的手腕传来剧痛。

        李景霆的脸像凝了层冰,紧抿着嘴唇,眉间的怒气和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几乎凝成实质。让他整个人都像头即将暴怒的狮子,太多压抑的东西正在失控。

        他紧紧抓住辛夷手腕,力道并不怎怜香惜玉,反而攥得后者丝毫反抗不得,只能像只小鸡仔般被他拖着走。

        脚步匆匆,一言不发。李景霆就这么拖着辛夷闯出屋子,吓得院子里的太监丫鬟噗通噗通跪下。

        连同宫道里的太监宫女,都吓得一路腿软下跪。

        正主儿的辛夷叫苦不迭。李景霆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拖着她走。不看她,也不听她,就这么沉默地拽着她,疼得她手腕立马青乌一痕。

        蜿蜒的宫道,巍峨的宫阙。二人就以这么古怪的姿态,一路鸡飞狗跳地穿过。

        沿途都没人敢上前问,更不敢阻李景霆的脚步。只因男子的脸色实在太吓人,感觉谁插脚半步,颈窝上就会多个洞。

        当然也没人往风月之事猜。因为一个黑脸,一个苦脸,倒像是结了深仇大恨,当君的在怒打当臣的,这种解释更符合二人的氛围。

        甚至李景霈吩咐来陪辛夷宣旨的奴才们,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劲儿跟在后面呼“王爷饶了辛姑娘”,一边忙向李景霈搬救兵去。

        辛夷就这么痛得龇牙咧嘴又尴尬地,被李景霆拖到某个地方。然后手上的桎梏顿时松开。

        辛夷还来不及心疼自己的手腕,就发现二人置身在宽阔的汉白玉广场,面前是巍峨若天阙的麟德殿。

        麟德殿,大明宫第一大殿。也是帝王大朝所在,朝政国事之枢。

        耸立千万刃的麟德殿辉煌如神邸,三春日光为明黄的琉璃瓦镀了层金,绵延无尽的白玉阑干,几丈高的红漆基台,它静静伫立在那里,就撑起了一个国的繁华。

        李景霆伸手,指向麟德殿,脸色铁青地盯着辛夷:“是这个么?”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辛夷一边揉着手腕,一边还没缓过神来,眉间同时残留了吃痛和怨气。

        “棋局真正的赌注,不就是这个么?这终点的一局,将决出最后的胜者。越靠近的弈者便越强大。美人配英雄,女人都欢喜这样的强大么?你也是这般,眸底只映出了他么?”李景霆半口气都没喘,一声声冰冷的质问。

        美人配英雄。唯有盖世大英雄,才配得起紫玉兰,你仗剑山河血,我素手拨九州。

        李景霆懂。却因为是那个人,他就少了分底气。棋局中大幸是对手,大不幸也是对手,他李景霆此刻一腔闷火,发也没地发。

        辛夷算是听明白了。手腕上的疼痛,让她没好气的一声冷笑:“王爷别说得,好像自己不稀罕那位置似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踏足棋局的人,所欲不都一样的?王爷自己尚在局中,又哪里有资格阳春白雪,来嘲笑人家的铜臭味来?”

        “本王当然在意!也知道所有人都在意!欲望不分杨春雪,下里巴,本王不会可耻自己的,自然也不会嘲笑旁人的!能者是英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李景霆的齿关咬得咯咯响,若是不明底细的人,还以为二人有多大仇多大怨。

        辛夷被男子的低喝,震得耳膜微痛。她眉间一蹙,怨恼地嘀咕:“那王爷问这话什么意思……”

        “本王重点是后半句。”李景霆抿了抿下唇,发黑的脸色顿时浮起抹异样的紧张,“本王在意的是:这是你辛夷选择的标准么?”

        “标准?”辛夷觉得李景霆愈发古怪了。

        李景霆脸上的紧张愈甚。堂堂七尺男儿,竟唇瓣开阖几番,才踌躇地吐出几个字:“你的目光到底注视着谁的标准。”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759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