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商权

第三百五十八章 商权

        “义父好心思。女儿自愧不如。”郑斯璎咽下一口闷气,浮起了讨好的笑意,同时素手纤纤,一杯美酒又满上。

        王俭朗声大笑,满脸红光,似乎已经看到棋局终点,他站在了最终的巅峰。

        九州如此多娇。他和他兄弟的英灵,并肩而立,壮志酬河山。

        春意浓,长安秾。王家按兵不动。辛府成了个瓮中鳖,被围得水泄不通,人人头顶上都悬了剑。

        江离依旧昏死不醒。辛夷日日照料,寸步不离,辛歧忙着族人丧葬,请钟昧溜出去给老家送信,报个平安,活下来的十余族人养伤的养伤,喘气的喘气,伤悲的泪都已干,剩下的就是庆幸还活着。

        没人知道王俭为何罢手。更没人敢猜,王俭的杀心何时重现。但风波中心的辛府,竟也得了暂时的太平。

        杀局僵持。风声鹤唳。长安城春风压抑。

        而在百里外的边疆,黄沙中的绿洲却是春意盎然,缎带似的泉水畔骆驼成群,蓝眼睛金头发的胡商川流不息,驼铃声声羌笛悠。

        这是关外。处于陇西边疆和关中的交界地,胡商和汉人混杂而居,绮丽和苍凉完美的交织。

        窦安便翘着二郎腿坐在个酒垆里,嘴里塞着羊肉烤馕,含混不清地道:“可都听明白了?进入关中的鲜卑葡萄酒提价三成。”

        “……这么突然……又没什么缘由……做买卖也得讲规矩……”窦安身后的个大汉眉头都蹙成了团。

        大汉身边还有二十来个人,也纷纷附和大汉,聚拢成一团,对窦安的话直摇头,犯疑地嘀咕着。

        这群人汉人居多,间或几个胡人,男女混杂,各个凝了层黄土的脸,寸深的沟壑,五彩绳绑的辫髻缀着猫儿眼绿松石,浑身五颜六色的羊皮氅狐绒靴,腰间一串皮囊子。

        这是专门走大魏和鲜卑钱路的商贾。平日从鲜卑买了稀奇物产,再卖到关中来,中间赚个差价,就足以盆满锅满。

        眼看着诸人就要闹成一团,窦安捏碎烤馕的指尖一滞,唇角一勾:“只是短时间的提价,并不会出太大问题。”

        “就算是短时间,那也得有个理由。万一引起市令的查办,谁又来担?”大汉伙同几个商贾,直接扯开嗓门叫。

        “这么说,你们是不答应咯?”窦安又送了片烤馕入口,嚼得口齿生香,语调似乎很随意。

        商贾们也没放心上,连连摆手道:“窦家公子,看你这年纪,怕是窦家才出来历练,不知道商道的规矩罢。就算你是窦家的人,充其量也就是雏仔,若是窦曦老爷来了还好,但若是你,咱们也得按规矩来。”

        “哦?你和我讲商道上的规矩?”窦安悠悠地放下了烤馕,一股摄人的气势,正从他身上散发,“不巧。我这个雏仔,就是规矩。”

        在商贾们拉下脸前,窦安缓缓从怀中掏出个东西,然后砰一声,压在了桌案上。

        那是方玉印。拳头大小,雕成了铜钱的模样。下方刻了两行蝇头小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商贾们瞳孔一缩。

        窦安并没回头。只是语调乍然变得轻柔,是那种将所有东西都掌控在手中,而绝对强大和自信的傲然——

        “以青蚨主之令,尔敢不遵?”

        几乎是同时,他身上那股摄人的气势,霎时攀升到巅峰。如同沉渊的蛟龙腾空而起,天生上位者的威严驾御四方,让商贾们不禁一阵腿软。

        这是来自商道的默契。对于强者的识别,和本能的臣服。

        “以青蚨主之令,尔有异议?”

        窦安再次拿起玉印,敲了下案板。虽然声音不大,却如金雷大钟砸响,让商贾们脸色一白。

        打头的大汉干干地咧咧嘴,又揉了揉眼睛,迟疑道:“……青蚨主……不是窦曦老爷么……何时轮到你这个小子……”

        “见印如见人。印在谁手,谁便是青蚨主。”窦安邪邪地一声冷笑,“还有,面对青蚨主,你方才说,这个小子?”

        大汉浑身一个激灵。百年的商道规矩,让他的身体比本心先一步作了反应:他扑通声跪下,些些惶恐地求饶:“青蚨主恕罪!小的是粗人,青蚨主莫怪!见印如见人,您老就是青蚨主!小的不敢说半个不字!”

        旋即其他商贾们也纷纷跪下,鸡啄米似的点头:“一切听青蚨主安排。暂时提高鲜卑葡萄酒的酒价。”

        商道封王。熙熙竞风流。在商贾的国中,青蚨主便是一国之君,靠的不是麟德殿帝王的权,而是近乎妖孽的手段。

        能以一己之力,扶持起一国的商基,也能一人之手,摧毁九州的商道。何况小买小卖,更是动动指尖,就能富贵落魄作等闲。

        此,谓之权。商权。

        然而还有些个胆大的胡商,似乎不太清楚汉人的规矩,兀自嘀咕了句:“他就是你们大魏的青蚨主?这么年轻。况且听闻在皇帝的压制下,窦家已经没落,这到底算数么。”

        “切莫胡说!”大汉吓得连忙瞪他一眼,“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窦家虽今不如昔,但岂是你我这等小商贾可非议的!”

        那胡商吐了吐舌头,也不再多嘴了。同众人一般伏地拜倒:“遵青蚨主令。暂时提高鲜卑酒价。”

        “去罢。”窦安点点头,吞下了最后块烤馕,淡淡地道了句,放佛不过是吩咐了件吃喝玩乐的小事,随意到风平浪静。

        商贾们纷纷退下,驼铃声陆续远逝。小酒垆似乎生意不好,就剩下了窦安一个人,一摞烤馕一壶酒吃得津津有味。

        “你可要来点?这塞外春寒料峭,可比不得靡靡关中,吃点东西暖暖身子?”窦安斟了一杯酒,向某个方向一举。

        原来一抹倩影,不知何时,像鬼魅般的无声出现,俏生生地立在那里。一袭黑衣,身段曼妙,眸子却是若鹰隼般,冰冷地锁定了窦安。

        她见窦安认出了她,并没太诧异。反而索性取下蒙脸黑布,露出张眉蹙春衫眸若桃花的容颜来。

        “公子早认出了奴?”女子没有接酒,语调虽温柔,眸底压抑的杀意却没一丝温度。

        “花间楼头牌,跹跹。天枢台影卫,影十九。”窦安唇角一勾,“也是本公子的老相好。是也不是?”

        “黑衣示人便是枭。公子最后半句话,就没必要了。”听到太过直白的“老相好”三个字,跹跹冷冷地蹙眉。

        窦安笑了笑,举得酸痛的手放下,自顾饮了那盅酒:“都躲在暗中看到了?”

        “原来牡丹花下客是青蚨主。原来流连烟花的无赖公子,是一手掌控大魏商道的人。”跹跹一字一顿,字字如从齿缝迸出,“就不知公子接近跹跹,到底以哪个身份。”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792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