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撤兵

第三百六十三章 撤兵

        江离陷入了乍然的沉默。眉间的寒气似乎些些缓和。

        辛歧叹了口气,自顾说了下去:“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只是不愿看到她日后的伤悲。哪怕会让她记恨我,哪怕她会痛彻心扉,但总好过往后担惊受怕,甚至大不幸地孤苦余生。这孩子太聪明,像极了她娘。我本不愿她涉足棋局,但她似乎欢喜,倒也放了她去。然而你和她这件事,我决计不答应。我只想她跟个普通人,柴米油盐就好,长命百岁就好。”

        辛歧顿了顿,眼神复杂地看向江离:“江离或许可以,许她岁月静好。然而另一个你呢?只怕你都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这话说得古怪。明明是对着同一个男子,却仿佛分成了两个人。

        然而一个暗夜之王的北飞鱼,一个棋绝天下的棋公子,都是英雄惺惺相惜,自然说敞亮话谁也没见怪。

        江离只是微微一挑眉梢,脸上的寒气渐渐消散:“北飞鱼,若只是普通人,怎能在这乱世中予她静好?难道你不觉得,你口中最危险的强大,反而能护她一世周全么?”

        辛歧笑了笑,初时的怒气也彻底消散,怀中匕的温度冷却:“不错。强大,才是最稳妥的守护。但前提是,处于巅峰的强大。然而棋公子,你,或者说现在的你,能拍着胸脯,许下这般承诺么?”

        江离脸色一僵。眸底有片刻的不甘和傲然,然而终究归于沉默。

        辛歧双手负于身后,浅笑有些哀然起来:“棋公子,别怨我说话直。我只是作为一个父亲,要托付女儿的下半辈子,容不得任何,哪怕一丝丝的意外,让我的女儿皱眉或流泪。她是晚晚留下的唯一血脉,是我亏欠了十几年的掌上明珠。我只能慎之又慎了。”

        江离藏于锦衾中的指尖倏忽握紧。然而却有摄人的火焰在他眸底点亮,为他无双的容颜笼上了层异样的华彩。

        “北飞鱼,你的选择没有错。然而,本公子的认定也没有错。”

        “那我就再说一遍:我是不会同意的。”辛歧摇摇头,又点点头,似乎无意多争辩,转身就推门离去。

        可脚尖碰到门槛,他身形微滞,唇角蓦地一勾。最后一句话携带着春风悠悠飘来——

        “至少在你碰到那个巅峰之前。”

        至少在你碰到那个巅峰之前,在你绝对的强大之前,在你有足够的能力,许下她余生静好之前。

        之前。不同意。

        门扇吱呀声关上。唯有四月春风卷来瓣瓣桃花,一室暗香袭。

        江离蓦地笑了。他浑身舒坦地往榻后一靠,无奈而干净地勾起唇角:“民间说得没错。女婿和岳丈真是上辈子的仇人呐。”

        然而这厢,当辛歧走出来,就看见游廊下,辛夷惴惴不安地张望着。

        辛歧先是嘴角勾了勾,可又蓦地换上副佯怒的脸色,喝道:“不孝女!鬼鬼祟祟,成何体统!”

        辛夷唬得连忙迎上来,屈膝一福,眼神却不停地觑着辛歧脸上残余的表情:“爹爹,我和江公子清清白白,绝没有逾矩之事。况且,不论爹和他说了什么。”

        辛歧眉梢一挑。暂时的没有接话,只是玩味地等待着辛夷的“解释”。

        辛夷咬了咬下唇,壮了壮胆子,一字一顿:“况且,不论爹和他说了什么。女儿的心意不变,相信他的心意也没变。”

        “哟呵。你爹还没说什么,你就先把生死状立下了。”辛歧咧了咧嘴角,“你如今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你且放眼看看,我辛府处处断壁残垣,族人的尸身还未入棺,你祖母才刚刚换上寿衣,你且关心的都是风月之事?”

        辛夷脸一僵,讪讪道:“可是爹……”

        “糊涂!我不过是和江公子商量了下打算。毕竟我辛府尚未脱险,他一个外姓人,长久呆在这儿,怕被辛府牵连。你以为我和他说了什么?”辛歧拉下脸来,可眸底噙着都是压抑的笑意,并没叫辛夷看见。

        辛夷怔怔,越尴尬了:“可是女儿以为爹……”

        “族亲尸骨未寒,你祖母鲜血未涸,远在老家的亲人还在提心吊胆。你倒好,忙着花前月下,说还说不动了?”辛歧语调佯装愈冷。

        辛夷不得不暂时把那念头压下去。想来晚些单独问问江离也就是了。毕竟辛歧说得没错,族中大难未解,族亲们还亡魂未安,现下确实不是说这些的时机。

        辛夷委屈地瘪瘪嘴,低头一福:“那女儿去帮着为祖母丧,看望下受伤的族人。晚些再来向爹爹请安。”

        辛歧点了点头,辛夷便敛裙离去,倩影迅地消失在檐下柳影里。

        “傻女儿。平日聪明,到这头还糊涂了。”辛歧捋着胡须,看着倩影消失的方向,心里有些自责,刚才是不是装得太过了,“我和江离说的那些话,怎好给你说。”

        辛歧摇摇头,想着辛夷那受了气的小样儿,有些懊恼地扯断了几根胡须:“你自己问江离去罢。反正我怎么说,你都是不听的。”

        辛歧叹了口气,愈觉得女儿长大了,而自己也愈老了,不懂年轻人是怎么想的,也管不住要飞出巢儿的雏鸟了。

        他看了看江离的厢房,又看看辛夷的背影,最终脚步移动,迈向了西苑的一间破屋子。

        那里住的是窦安。亲上加亲,最合他心意。他得去提点他几句,万不能输给了江离那小子。

        四月末,五月至。春末夏初,柳尽荷绽。

        同月。九州风儿不停,雨儿不歇。

        鲜卑葡萄酒继续涨价,剑南烧春的价钱则继续降低。李家和王家的争斗闹得天下不安,鲜卑的边患之忧草木皆兵。

        同月。大魏皇帝李赫提前回京。整个长安炸开了锅。

        本就是山高皇帝远,猖狂才有道儿。而万岁爷的突然返程,就如同把一只猫儿丢进了耗子窝。

        做贼的心虚,不干净的腿软,尤其是王俭,更是忙着东补疮西灭火。

        李赫的御驾一天天*逼近长安,王俭就越是如坐针毡。

        他实在想不通,已经算好的借东风起势,被这突变扼死在摇篮里。正如他想不通,什么酒价什么边患怎么突然都找上了王家,让他应接不暇头痛不已。

        然而,他已经没有时间来想了。

        不若卢家有自己兵力的他,并不敢直接和李赫撕破脸皮,所以在李赫回京之时,他得马上做回,至少表面上,忠心耿耿三朝元老的嘴脸。

        同月。御驾进入关中,临近长安。皇帝李赫连下十二道圣旨,加急送到了李景霈手中。

        一道询问李家和王家纷争究竟。

        一道回应鲜卑国书,再呈两国交好之诚。

        而剩下的十道,则道道都是责问王家,言辞毫不留情,大有一回京就算账的架势。

        同月。在御驾踏入长安,李赫被迎入大明宫之时,王俭从辛府撤兵。

        同月。李赫刚坐上金銮座,就一道圣旨,召见辛夷。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68550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