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兄妹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兄妹

        与皇家联姻,延续陇西李的传统,亦是靠上最大的树,在大变中站稳自己的脚跟。

        至于那帝家公主,那之子于归,都不过是欲盖弥彰,棋局之中,唯有利益,算来算去,都算不出半分情义。

        “公子贤明!”小厮听不大懂,却还是谄媚地笑开了花。

        李知烨得意地一翘唇角,若有所思:“方才那小白脸称,自己是辛夷的表哥?”

        “不错。”小厮应道,“辛姑娘可是御口圣赞的人物,怎么会有这般纨绔的表亲?怕是那小白脸为了玩姑娘,大言不惭蹭亲戚的罢。”

        李知烨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本公子确实记得辛府收留了个表公子。没有做官,也没有做工,整日游手好闲,靠辛府供着。和这小白脸,倒有几分相似。”

        小厮挠挠头:“这个,小的就不清楚了。小的为公子打听下?”

        李知烨眸色一闪,眉间一划而过的寒气:“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这小白脸无官无财,无牵无挂,坑他也没地坑。倒是辛夷不管好自家的‘食客’,错到底要算到她头上。”

        “……公子的意思是……辛夷……”小厮压低了语调。

        “本公子不喜刀剑,但剑鞘还是得露的。”李知烨盯着静娴轿子的背影,眸子发出幽幽的绿光。

        如暗藏利齿的虎狼,在夜色中潜伏,只待猎物靠近,瞬时便可撕裂咽喉。

        天和十二年的夏。日光流金,暑气升腾,长安城的青石板路被烤得滚烫。

        华清宫宫宴的风头还未冷却,大明宫风云再起。

        七月初。陇西李氏为嫡公子李知烨,向皇家提亲,求取静娴公主。

        陇西李氏和皇家有百年姻亲,加上五姓七望门当户对,这桩姻缘几乎是天作之合,皇帝李赫当场就准了。

        公主下嫁。日子定在来年春。春暖花开之际,帝姬十里红妆。

        然而,陇西李的聘礼连同赐婚圣旨才到公主府,静娴公主就病倒了。

        这一病还不轻。静娴公主整日缠绵病榻,御医去了一拨又一拨,却只道“此乃心病”,开了些养气宁神的药,也就不了了之。

        李知烨前时还去看望下,后来也就不见人影。连同那些探望的权贵女眷,抹几滴眼泪后,转身就去打牙牌,样子也懒得做了。

        反正公主下嫁在来年,有得时间医,或者说只要彼时新娘还活着,这桩姻缘就逃不了。

        于是,当晋王李景霆看着门庭冷落的公主府,眉头都蹙成了倒八字:“前阵子探望的人把门槛都快踏破了,如今却连个鬼影都没。果然长安城的风,转向儿都是分分钟的。”

        聂轲叹了口气:“李家图的是‘公主’两字,皇上谋的是‘联姻’一利,各取所需,正主儿的公主如何,只要还活着,缺胳膊少腿都无所谓罢。”

        “只要还活着……”李景霆呢喃几番,眸底氲开抹凉薄,他摇摇头,迈步跨进了公主府。

        穿过庭院,行过游廊,通报的声音一路响起,眼力劲儿快的丫鬟打起帘子,将李景霆迎入房中。

        静娴公主挣扎着从榻上坐起半个身子,作势行礼:“……皇兄……”

        才叫出两个字,泪花就在女子眼眶里滚。

        “不必多礼。你还病着,别着凉了。”李景霆连忙上前,取了榻边的织锦外袍为女子披上,还细心地拴了结,“身子可好多了?”

        “皇兄又不是不知道,御医们怎么说的。我这是心病,没得医,也就好不了。”静娴公主垂下眼帘,眉眼凄凄,“长安的贵人们,都是明面一张脸,暗面一张脸,装样子的热闹劲儿一过,如今也只有皇兄肯来看我了。”

        就算号称千年老铁树的李景霆,也微微红了眼眶,抚了抚静娴的脑门:“说甚傻话。不管外面的人如何,你与我一母同胞,乃是嫡亲的兄妹,我不来看你,谁来看你?”

        静娴公主苍白的小脸终于泛起抹笑意。她和李景霆同为修仪武氏所出,可谓是打断骨头都还连着筋的血亲。

        “如今圣旨已下,长安城都知,我是皇家踢出去,拴住陇西李的棋子。仅仅是一颗棋子。出嫁那日活着便好,如今病个什伤个什,都改不了这命。”静娴公主无力地一笑,“我认命。”

        最后三个字语调轻柔,却带了刺骨寒意。

        哪怕是七月炎夏,也教人恍若坠入冰天雪地,从心尖到骨头都冻得发青。

        李景霆眸色一闪,多了分不忍:“若你实在不愿意,我可以去向父皇说情,改了这姻缘。”

        “说情?皇兄又能改变什么呢?是这皇家和陇西李联姻的百年传统?还是自己深陷棋局周全难保,哪有精力分心的困境?”静娴哀哀摇头,一声声轻问,向尖刀般刺到李景霆心坎。

        李景霆深吸一口气,眼帘同样无力地垂下了:“你说得对。你身在帝王家,无力改,本王棋局难行,还有个二皇兄压着,无力改,说来说去,你我都是一般可怜人。”

        “我的可怜是女人的可怜,不过是闺房冷落,下半辈子独剪灯花罢了。而皇兄有皇兄的可怜,却是杀人不见血,棋局一步一白骨,比静娴的不知凶险多少。”静娴公主亲昵地按住李景霆的手背,眼神空洞又温柔。

        “身在帝王家,无力改命。圣旨已下,没有什么余地了。皇兄不必为了我,触怒父皇和权贵,还不如你我各自珍重。”

        李景霆反手握住静娴,感受着同样的血脉的温度,这冰冷尘世难得的温情,他素来冷峻的眉眼也软下来。

        “你真的不乐意李知烨?御医说你是心病,但十有八九,病根在李知烨身上罢。你我是兄妹,在我面前,外边不敢说的话,都不必顾虑。”

        “我不乐意李知烨,不是因他是父皇强塞给我的。而只因他不是他罢了。”静娴公主犹豫了片刻,终于说了出来,最后半句语调很低,凉意骤起。

        不明所以的两个“他”。局外人听不懂,局中人却已断了肠。

        李景霆眸色一闪:“你若想他平安活下去,就不要再牵连。父皇的手段,陇西李的狠心,你不会陌生罢。”

        还是不明所以的一个“他”。不知是指谁。却有血脉相连的兄妹,一瞬间心有灵犀。

        静娴浑身一抖,本就苍白的脸,更多了分乌青,像是被什么冻得:“正因为知道,才此生不相见。我即将嫁入李家,他也有了佳人如玉,当年‘错过’的,果然就‘过’了一辈子。”

        “皇妹。你若这么想,我反而放心了。”李景霆轻拍女子的手背,像个寻常的兄长,“长痛不如短痛。于你好,于他,也是最好。”

        “我懂。我都懂。”静娴无力地垂下头,一滴清泪从眼角滚落,凉凉地在手背上化开。

        “你莫多想。过去的都过去了,好好养病才是。父皇把日子定在了来年春,还有一大堆事要备妥,接下来半年可得打起精神来。”李景霆关切地细细嘱咐,“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我。”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83963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