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四百章 吾儿

第四百章 吾儿

        理所当然的话,惹得江离喉咙动了动,不得不咽下股气:“当初皇上御幸江南,王家趁机对辛府动刀子。皇上对她说,能解此次危机,则有大赏。”

        “朕是这么说。但下来后一想,时机不大成熟。和王家的结,到底是‘私’。不足撑得起‘内廷行走’的赏。”李赫答得没有遮掩。

        “今儿辛夷作诗赠国礼,于两国邦交有大功。皇上又言赏赐,这次,还真就赐了。”江离眸色一深。

        “因为时机成熟。作诗赠礼,是‘公’。前者‘私’,后者‘公’,明显是后者,更能当得起‘内廷行走’。若是因‘私’而赐权,只怕儒生就不是叫嚣,而要直接闯进辛府了。朕已经很尽力在避免风波了。难道你还要怨朕欠了她一次赏,找朕讨回来?”李赫佯装委屈地抚额。

        江离眸色愈深,一字一顿:“内廷行走。从辛府危机到赠诗国礼,皇上早就想好了。酝酿了数月,不过是要找个合适的借口,把这个赏赐出去。而绝不是外面认为的,皇上龙颜大悦,兴致来了,随手就赐下了。”

        “不错。朕是早就决定了,很早之前,很早。”李赫古怪地咧咧嘴,伸手在棋局上落下一子。

        砰,一声清响。惊心动魄。

        “并且,朕很早前就决定的,不止是这一步,是整盘局。一步一步,这只是开始。”

        “什么局?”

        “培养一个选王的局。”

        李赫兀地盯紧江离,一笑。无声无息,却让人脊背发凉的笑,明明是脸色苍白老态横生,却让人觉得恍若被头饕餮锁定,动弹不得。

        江离微微眯了眼,一股戾气从他眸底迸发,毫无畏惧地迎上那头饕餮,冰冷的挑衅,让四周的寒意恍若凝成实质。

        若说目光也可是战场,那此刻二人的对视,就放佛千军万马,无声中已是浮屠遍地。

        太监宫女们缩了缩脖子。

        离得最近的太监郑忠叫苦连连。明明是盛夏,他的背心却起了阵冷汗。

        “别以为我会叩谢隆恩。仅仅是一个内廷行走,儒生们就快掀了辛府。皇上,您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江离幽幽道。

        李赫眉梢一挑:“那你得怨百晓生去。棋榜上榜,天意选王,是如何惊心动魄,你自己也清楚罢。况且,你怎知她自己不愿?虽然是遍地荆棘,但只怕她心里也乐哩。”

        江离眉间的戾气顿时就软了下来。

        他确实清楚,自己也不乐意承认地清楚:只怕她心里也是愿的。

        将棋局握在手中,掌控这条命的主动权,生死由我不由天,哪怕踏遍白骨身沐鲜血,也一生恣意无悔。

        她是这样的女子。

        也因此,是倒映在他眸底的余生。

        江离无奈的一笑。怨不得皇帝,怨不得百晓生,只怨他自己,怎就被她迷了心,还迷得死死的,任她翻了天覆了地,他也半分逃脱不得。

        “罢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信她,信我的女人,无论皇上如何出棋,她都能平安接下。”江离叹了口气,眉间氤氲起温柔,“我倒不如提醒皇上一句:她不是任你摆布的棋子。皇上自己可得小心了。”

        “她当然不是棋子。她在朕的局中,只有两个身份。或者说,朕给她,只有两个选择。”李赫瞧着男子眉间温柔,脸上多了分阴冷——

        “要么是臣子,要么是敌人。”

        “只有这两个选择?”江离笑一僵。

        “不错。”李赫顿了顿,瞳仁冰冷,噙着来自帝王不容置疑的威严,“至于当初第三个选择:入宫为妃,你不是早就否了么。”

        帝王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为皇家所用,要么为王业所诛。前者脖颈套上链子,后者成为江山的献祭。

        鲜血千里筑明君,白骨为基开盛世。无人听,夜鬼哭,唯见得,龙椅尊。

        砰。一声刺耳的清响。

        江离手中的棋子猛地砸落在棋局上。其力道之大,让棋子顷刻碎为两半,捏棋子的指尖,有些微颤抖。

        “好,很好。那其他的选择,我江离,不,是我,亲自来要。”

        不是江离,是我,亲自来要。一番古怪却意味深长的话。

        江离眸底的精光乍然达到巅峰,恍若刺破黑夜的雪亮电光,剑意出鞘,杀心不藏,让对视者都不由心神震颤。

        他蓦地起身,拂袖离去,丝毫不在意身为皇帝的李赫如何,唬得沿路的太监宫女脸色发白,却根本不敢拦。

        “朕,拭目以待。”李赫呢喃,他搬出脚旁的瓷罐,罐里是千万只蛊虫,剧毒鲜妍,互相厮杀,只为决出最毒的那一只。

        李赫抚抚瓷罐,又抬眸看向男子消失的方向,一笑。意外干净而温柔的笑意。

        “吾儿。”

        轻柔的两个字。随湖面吹来的凉风飘散,并未教任何人听见,唯有那瓷罐里蛊虫的吞噬声,刹那炽盛到极致。

        而同时,在长安城另一边。辛府。

        辛夷端坐案前,素手轻研墨,面前宣纸如雪。她托腮凝思,时不时咬下笔杆,微微蹙起的秀眉间,都是脉脉温柔。

        宣纸上一个抬头:公子敬启,见字如面。除了一团快晕开的墨花,就没了下文。

        而女子的身后,有一溜烟的檀木小匣,辛芷与辛歧一一翻看着,不时发出“这柄蜀锦扇可值百金了罢”的惊叹。

        “百金不千金,还不都是棋公子给六姐姐的?六姐姐无价,百金又算什么?”辛芷眼珠儿一转,戏谑地向辛夷努嘴。

        辛夷脸一红,啐道:“人不大点,懂得还多。要再碎嘴,小心六姐姐不客气。”

        辛芷吐了吐舌头,没应话。转头去和辛歧清理小匣,奇珍异宝映亮了他们脸颊,瞧得他们喜不自胜。

        见得诸人满意,钟昧终于松了口气,笑道:“辛姑娘,这是公子从蜀川给你带回来的玩意儿。要不是正值风口浪尖,怕带多了反生事端。公子可要把整个蜀地搬来给你哩。”

        辛夷咬了咬狼毫杆,小脸愈红:“他去蜀川会棋友。这么快就回来了?”

        “自然。一盘棋两个时辰,下完就走人。姑娘还在长安,公子又怎会在旁地儿多呆。”钟昧略带揶揄地笑。

        “好好的影卫,怎嘴儿也碎起来?”辛夷佯怒,眉尖刚蹙,却又噗嗤一声笑了,“他那些个棋友也是磨人。不过两个时辰的局,还要让他千里迢迢从长安赶过去。这往来折返,蜀道多艰。表面风光的棋公子也是够辛苦。”

        钟昧才揪起来的心放下,赔笑道:“姑娘饶过在下。让公子千里赴局,那棋友也是心怀歉意。才赐下那么多宝物,一是约棋之资,二也当赔罪了。”

        “这倒是。看在这手笔上,还算有眼力劲儿。”辛夷瞥了眼满屋的紫檀匣,又似想起什么,向钟昧道,“你候我半刻,我把书信予你,你带去给公子。可千万叮嘱他,风波未平之际,不许来辛府。”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8891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