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四百零四章 国学

第四百零四章 国学

        辛夷一脚踏出九仙门,才发现已出了宫。宫外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可由于靠近大明宫,百姓几乎没有,多是衣着华贵的权贵子弟,还有来来往往的官轿,禁廷的威静气息延续到这里,蝉鸣也都被太监粘去。

        间或碰到五姓七望的熟面孔,辛夷也目不斜视,记着武慧的话,直直往前,不久就看到了一列列槐树,刷红漆的高墙,还有陡然肃穆起来的空气。

        尽头一门,槐树成荫,门内东西两侧有井亭。北甬道中一座琉璃牌坊,高大华美,额枋上书——

        国子学(注1)。

        碧瓦红墙元代殿,皇家祭典鼓钟阗。圣人邻里同光耀,太学监中尽集贤。岂止三千弟子院,分明万世国人椽。

        天下治学问之宗,万万读书人之巅:国子学。

        辛夷喉咙咕咚一声。在朝堂上敢舌战群儒的她,此刻也不禁理了理发髻,仰望着琉璃牌坊,内心陡生庄肃之感。

        “小女子辛夷,六岁治学,经史子集,今亦有十载。虽不及大贤名士,然略有体悟,未辱圣人之道。今此拜过先贤,小女子得罪。”

        辛夷俯身揖手,正色行了一礼,用的是仕子间的大礼,遂才踏入集贤门。

        顿时,满园槐树蓊郁,耳闻诵经朗朗,空气里都是墨香,十三经刻石碑巍峨耸立,隐约见得西边孔庙的琉璃瓦,昭示着千年圣人之学不绝。

        辛夷顿时觉得自己渺小无比。她连忙又行了一礼,弯腰至膝,俨然个自学成才的书生朝圣来了。

        然而,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却是太刺眼了。

        尤其是一袭绯色绡衫,在苍槐黑瓦里太过突兀。

        国子学只能男子入学,连外命妇皇后之流,也要有皇帝圣旨,才能毕恭毕敬地进门,还从没有个平民女子,自己这么大大咧咧地逛了进来。

        于是,当辛夷抬起头,看到的是四五个中年男子,伫立在她面前,脸上阴云密布:“大胆!哪儿来的黄毛丫头?”

        “这位大人是?博士还是助教?”辛夷不惧不怒,反而好奇地打量男子衣饰,似个乡下丫头进城,处处都新奇。

        为首的男子脸更黑了,厉声喝道:“没规没矩!此地也是你可以闯入的?在下国子监祭酒(注2),武愚。身后这几位俱是国子博士(注3)。他们向我禀报,国子学闯入了一名平民女子。本官匆匆来看,果真如此!你若说不出来由,本官定禀报圣上,定要治你个不敬先贤之罪!”

        辛夷放佛没听到唬人的治罪,反而留神在“国子监祭酒”“国子博士”几字上,小脸浮现出尊敬又新鲜的异彩:“原来是祭酒大人,还有诸博士大人。小女子辛夷,这厢有礼了。”

        看着辛夷盈盈行礼,武愚眉心一蹙:“原来是风头正盛的辛姑娘。尔到底听明本官说了什么?若你回不上来由,凭擅闯之罪……”

        “不用劳烦圣上了!民女有武修仪娘娘书信一封,特奉予祭酒大人!”辛夷打断了武愚的话,双手递上信笺,一笑。

        有女辛夷,指点一二。

        这是武愚打开信笺后看到的八个字。落款是武慧。简单明了,清汤寡水。

        几位国子博士也凑过来,疑惑地议论道:“这是武修仪娘娘的引荐?可指点什么?嘱谁指点?指点多久?什么都没有。就四个字:指点一二。说了跟没说似的。”

        博士们摸不清头脑,武愚却觉得额头直冒汗:指点一二。正因为极其模糊,反而成了另一种意思——

        具体的吩咐没有,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他的根本不用想。

        武愚讪讪地拭了拭额角冷汗,心底叫苦连连:长姊扔了个烫手山芋给他。但想到长姊比男儿还“可怖”的手段,他连说不的脾气都没。

        “长姊啊……长姊……天不亡我……你要亡我啊……”武愚仰天长叹一声,教诸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却是辛夷一声巧笑。

        “祭酒大人单字‘愚’,修仪娘娘单字‘慧’。一为大智若愚,一是慧黠无双。倒是相配得紧。大人和娘娘是兄妹?”

        国子博士们脸色一变。这小女子那么直白地,议论官吏和后妃的名字,看来闯入朝廷怼王俭的“名声”,不是吹的是盖的。

        然而武愚却放佛被戳到什么点。顿时眉眼一弯,威仪的脸都快兜不住笑了:“你这妇道人家,倒说了句中听话。本官和修仪娘娘乃是嫡亲兄妹。处世之道,既需要愚,也需慧,我和长姊各占一方,正取同胞之意,其利断金。人人都说长姊是天下第一聪明女人,然而只有本官,和长姊愚慧相合,可天下无阻……”

        武愚越说越激动。一口一个长姊,眸底异彩闪烁,好似个孩童夸耀自己和天才姐姐关系亲,又是得意又是亲昵。

        辛夷忍着笑。国子博士们挂不住脸了。

        “大人!”

        几声清喝。武愚一愣,终于住了口,再看看面前瞅猴般的辛夷,他掩在大袖袍后的脖颈偷偷一红。

        “罢了罢了!修仪娘娘的意思,就这么办罢!本官还有事和司业商议,博士们也该授学去了。都退下罢。”武愚清咳几声,尴尬地转身便走。

        国子博士们你瞅瞅我,我瞥瞥你,齐刷刷冲武愚背影叫道:“祭酒大人!修仪娘娘到底什么意思?这辛氏该如何处置?”

        “不管!”武愚头也不回,闷闷地丢下两个字。

        “不管?”国子博士们一怔,傻在原地没敢动。

        “民间有言:装眼瞎!没听说过么!”武愚朝后摆摆手,恨铁不成钢地喝了声,旋即又觉自己出语粗俗,连连向孔庙作揖,“学生罪过,罪过。”

        国子博士们面色古怪,终于懂了。唯独辛夷瞅着武愚背影,想着这位掌管最高学府的大儒方才的言行,忽的被逗乐了。

        “我哭我乐我喜我悲,我管你如何!我笑我嗔我骂我怒,你管我如何!”

        辛夷想到之前勾栏间听书,一位说书先生的话,不禁朗声高吟出来,笑声直入云霄,毫无顾忌地露出一圈大白牙。

        这小女子笑得放肆,可恶。这小女子乐得嚣张,碍眼。几个国子博士却忘了任何训斥她的话。

        只觉这国学无双地一抖擞。浩然之气染胭脂,山川荡涤!我辈名扬,管他雌雄俱逍遥!

        谓之,国士真风流!

        然而,第二天,天蒙蒙亮。辛夷就出现在了国子学门口。

        “他”一袭男装,及腰墨发以玉簪束起,半旧的苍青锦衣,勾勒出身影如柏,侧脸线条算不上国色,亦如刀琢美玉,映着碧槐红墙,显得静然又安宁。

        “他”独身前来,并无书童,俨然并不是什么权贵马下,就只是背着书篓站在那里,长身玉立日光流转,些微的寂寥清寒,竟让路过的读书人们怔怔驻足。

        注释

        1.国子学:隋炀帝时以国子监总辖国子、太学、四门等学。唐宋亦以国子监总辖国子、太学、四门等学。注意,在隋唐,国子监和国子学不是一个意思。国子监是总管,国子学是下辖。《旧唐书·高宗本纪》载:“凡六学,皆隶于国子监。”所谓六学,即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和算学。直到元代设国子学、蒙古国子学、回回国子学,亦分别称国子监。明清仅设国子监,为教育管理机关,兼具国子学性质。国子学和国子监才开始同义。

        2.祭酒:隋大业三年(607)国子监,为独立的教育管理机构。监内设祭酒一人,专门管理教育事业,属下有主簿、录事各一人,统领各官学,如国子学、太学、四门学、书学、算学。各官学的博士、助教、生员皆有定额。

        3.博士:国子学设博士五人,正五品上。掌教三品以上及国公子孙、从二品以上曾孙为生者。助教五人,从六品上。掌佐博士分经教授。直讲四人,掌佐博士、助教以经术讲授。五经博士各二人,正五品上。掌以其经之学教国子。《周易》、《尚书》、《毛诗》、《左氏春秋》、《礼记》为五经,《论语》、《孝经》、《尔雅》不立学官,附中经而已。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8951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