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确认

第四百一十一章 确认

        再后来,紫玉兰被陇西李还了回来,一直保存在辛府族库里。若说贵重,御赐之物肯定贵重,但在五姓七望眼中,也不过尔尔。

        关键是,崔宴此人,只喜奇珍,在一“奇”字。紫玉兰如意很是普通,不知为何崔宴就上眼了。

        “怎么,稀罕是御赐,不肯了?”崔宴感到辛夷迟疑,眉梢一挑。

        “倒没甚不肯。只是此物论贵重,不及五姓库中宝。论稀奇,不如崔公子私藏的任何一件。辛夷不解公子……”辛夷思量。

        然而,崔宴兀地打断了她的话头,沉声道:“辛府如今生计艰难,想来那紫如意也值点钱,定是舍不得罢。本公子就不夺人所爱……”

        “不不不!无关值钱几何!怎能与救命之恩相较!”辛夷也接过崔宴话头,带了两分歉意地一礼,“紫玉兰就紫玉兰。奴家这就回府,嘱人送宝过来。一个时辰后,御赐玉兰,双手奉上。”

        “本公子拭目以待。不送。”崔宴的脸色这才一缓,也未留辛夷,笑笑就命人送客。

        辛夷没耽搁,立马告辞回府,立马开了族库取宝,立马让香佩送了如意来崔,了了这桩恩情,好歹心里拴了个结。

        当玉如意送到崔宴手上时,后者才刚刚喝完一壶茶。

        “她倒是干脆,御赐如意,说送就送,连动作都这般快。”崔宴看着案上的紫玉兰如意,笑得深深。

        房中就他一人,侍婢都被他屏去。四下安静得,放佛能听见他的呼吸,还有他看紫如意的双眸里,精光迸射的微响。

        忽的,房梁上传来鬼魅般的一句:“虽说是御赐,也不过如此。公子看中这如意,只怕另有用意罢。”

        崔宴头也不抬,笑意愈沉:“长生。何时溜回来的?”

        这句话若让旁人,尤其是李知烨听到,免不了将长安掀个底朝天。

        被崔宴借给李知烨的“长生”,竟然还在崔家,或者说此刻在崔家,李知烨像个傻子似的,被骗得团团转。

        房梁上唤“长生”的人一笑:“长生只是公子的奴仆。为李知烨办事,可,但他想我只为他使唤,就是做梦。”

        崔宴不动声色地漾开笑意:“本公子可是对外宣称,为了讨你回来偷个令牌,向李知烨付了大价钱。”

        “公子若不这么做,又怎能和长生联手编一出戏,如何让辛夷欠人情,顺理成章地得来这御赐如意?”长生敬佩道,旋即又轻蔑地一嗤——

        “况且,哪些人低估了我长生的忠诚。我本就为公子办事,中途借给人家,再为公子办事就要代价了?荒唐!无论我身在何处,为谁所用,对公子,永远是随叫随到。再说,我中途去哪儿回哪儿,凭他李知烨,也发现得了?”

        “好一片赤胆忠心。”崔宴神色如昔,透着分玩笑般的随意,可愈是如此,愈让人觉得可怖。

        因为随意到极致的平静,就是修罗的无情。刀过不眨眼,血流作等闲,于是连那笑意,都如挂在人皮上的伪装。

        长生话里慌忙多了敬畏:“长生失言,妄议主子。请公子恕罪!”

        “你跟我多年,这种场面话就不必了。只是有些合作,你我都清楚,也就没必要粉饰。忠心什么的,好听是好听,却显得假了。而在本公子面前玩假的,你知道后果。”崔宴抬眸,眸底翻涌的夜色,不带一丝温度,也不带一丝人情。

        那是双绝美的黑眸,恰似绝世的珍宝,毫无生命,毫无波澜。

        棋局中最诛心的不是狠话,而是明白话。

        愈是明白,愈是丑陋,就愈是心寒胆颤。

        感到因为恐惧而微颤的房梁,崔宴才缓和了脸色,淡淡道:“说白了,我用崔家的家底,护你进入各大宝库找你要找的东西,而我借你的身手,满足自己收藏奇珍的嗜好。合作,这是合作,不要编忠心的话哄我,本公子可不会感动落泪的。”

        合作,仅仅是合作。

        没有感情的羁绊,反而是聪明人的选择,也是最符合利益的距离。

        长生很清楚自家主子的脾气,立马平静下来,正色请罪。崔宴的脸色才渐渐恢复正常,唯独指尖发青的关节,显示出他方才的无声之怒。

        “此事就作罢。你我合作继续。方才的疑问,只要你守口如瓶,本公子可以告诉你。”崔宴吁出一口气,“这件玉如意,是皇帝赏给辛夷的,也是皇帝唯一赏给辛夷的东西。你没发现异常?”

        “如意有异?”长生跳下房梁,长手长脚,像个老鼠似的出现在屋中,近前去细细端详如意,却蹙眉不解。

        “西域有古国,名楼兰。虽然现今已消亡,但千年前,也是繁荣昌盛。”崔宴眉间有细细波澜起,“楼兰古国有王,还有一个大祭司。大祭司除祭祀仪礼之外,最重要的作用,便是从若干王子中选出下任君王。在楼兰人眼中,大祭司如同神明,和君王享有同等地位。君王有玉玺,大祭司则有如意(注1)。”

        “所以这如意?”长生心里咯噔一下。

        “不错。这柄紫玉兰如意,便是当年西域胡商从黄沙中发掘而出,献给大魏皇帝的宝贝。”崔宴眉间的波澜顿时掀起了滔天浪。

        “就算过去千年,这柄玉如意除了贵重,也没有其他意义。皇上为什么会赐给辛夷?会不会只是无心之举?时日已久,皇上不记得这来历也罢。”长生蹙眉。

        “不。皇上,或者说,李赫,不是这种人。”崔宴唇角一勾,“正因为过去千年,除了极少数人,大部分都认不出这如意。才正好掩饰李赫的用意。”

        “大祭司可选定下任君王的用意?”长生渐渐了然,可越是了然,才越是心惊,这柄如意代表的含义。

        “不错。赐给了辛夷,不管辛夷自己认没认出,至少李赫已经承认。本公子和你联手演戏,要了如意过来,也是想确认这件事。确定辛夷在皇帝心中的定位,确定辛夷在这盘棋局中的重要。”崔宴语调越来越缓,眉间的波澜忽的安静了下来。

        却反而因极致的平静,而使人感到喘不过气的压迫。

        正如可怖的不是叫嚣的门边犬,而是迟迟沉睡的渊中蛟。正如棋局中越是看似置身事外的人,越是执权柄在局中央。

        长生敬畏地垂低眼帘,拱手道:“请公子解惑。皇上的用意,公子的确认,辛夷的重要,到底是什么?”

        “两个字。”崔宴伸出两根指头,放佛捏着颗无形的棋子,往面前虚空中的棋盘一落——

        “选王。”

        一阵秋风起,枫叶入室,刹那染红了崔宴漆黑的眸,如同为他蒙上了层血色,好似世间最奇的珍宝,绝美无比。

        注释

        楼兰如意:纯属杜撰。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9095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