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归来

第四百一十六章 归来

        “不会的。先前都说好了,这是结业作文。只是予国子监诸夫子看,只在内部流传,又不传出去。”辛夷眸底狡黠的亮光一闪,“天知地知,我知夫子知,大人看过后允我结业,一把火烧了,只言片语都不剩的。”

        武愚脸色有些异样,续道:“那你又怎么确定,就算只有老夫一人看,老夫也不会对你难,直接治你大逆之罪?”

        “因为我信,您不仅是国子监祭酒,更是夫子,是教书育人的夫子。”辛夷一字一顿,郑重揖手,“祭酒大人或问罪,但夫子不会。”

        官吏会问罪,但夫子不会。

        因为前者心中只有利益,后者眼中却是桃李天下。

        武愚浑身一抖,瞳仁有瞬间的失去焦距,他放佛看见一位白衣少年,站在初秋的槐树下,与他一般的容颜,对他笑。

        不沾惹任何尘埃,初生牛犊不怕虎。不为五斗米折腰,仰天大笑出门去——

        那样的少年。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年。走失了太久而又再次记起的少年。

        三十年混迹官场,弹指一挥间,像做了一场梦,乍然梦醒时,鬓边白都成了蓬。

        ……

        “祭酒大人!大人!”辛夷一声清喝,震得武愚一噤,眼神重新聚焦,凝到了辛夷身上。

        “……哦……文章……你写的文章……”武愚讪讪地摸摸鼻子,偷偷拿余光瞥了眼槐树下,那白衣少年已消失不见。

        武愚心底一空,几乎同时,一轮明月在他心底升起,那些忘记的遗失的走丢的,从时间的深处,从这暗暗乱世的深处,向他重新回溯而来。

        武愚乍然而笑。那少年不见,却终究归来。

        不是官吏,而是夫子。那少年在三十前的乡试,走出科举场后,最终以夫子的身份归来。

        真好。

        幸好。

        ……

        直到辛夷等得脚酸了,武愚才重新将思绪拉回,脑海里回想女子方才的话,他无欲不点破这略显冲动的豪言,反而升起股欣慰和感慨。

        欣慰指点江山白衣将,无论雌雄,少年英雄。入国子监时,只知一心圣贤书,出国子监时,已知天下为己任。

        感慨这风雨如晦九州暗,江山代代,仍有英杰出。不畏高山不折腰,苍生国运肩上扛,点亮这乱世未来的光。

        他武愚身为夫子,仅仅是教书育人的夫子,很开心。

        武愚笑意愈浓,将卷策揉成团,迅地扔进了火塘里:“就不用传给其他夫子看了。人多嘴杂,看的人越多,难免走漏风声。老夫身为国子监祭酒,允尔结业,学有所成。”

        武愚顿了顿,多了分歉意:“老夫曾经对你女儿身有些介意,然而如今,只把你当普通学生看。虽然你只入学一夏,也算小有所得。故老夫给今年肄业生说过的话,也一字不差地说给你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汝至今只在修身,未及齐家,就更别论后者。”

        武愚的脸色忽的郑重起来。一股浩然之气从他身上迸,光风霁月,辉辉煌煌,仰之若高山之巅,望之似山河之瀚,令人不禁俯身长揖,尊一声师者千秋。

        辛夷但觉心底火热,似有山川在胸间激荡,沟壑平,千金酒,一声长啸欲劈开这乱世。

        “学生辛夷,谨受教。”辛夷按捺住心绪,叠手行礼,弯腰几乎碰到膝盖,用读书人的大礼,表达了对眼前这位夫子的尊敬。

        “但汝记好了:若你有朝一日,能到达某个巅峰,莫忘治国平天下。”

        莫忘治国平天下。最后半句,掷地有声。

        争名夺利可,逐鹿九州可,但最后的最后,不要忘了读书人的初心:欲平天下,舍我其谁。

        辛夷忽的想起,当年,辛周氏也说过:不要忘了棋局终点是家国。或许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更多更多的先贤也这般说:达则兼济天下。

        读书人,心有家国。初心在,肩抗苍生。

        为师者,一颗丹心。浩然生,天地正气。

        辛夷忽的红了眼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只是更深地俯下腰,长久地行了这一礼,而武愚也轻轻抬起手,回了一礼。

        教书且育人,桃李满四海。学而优则仕,治国平天下!

        江山多娇留青史,山川激昂待英雄!

        师生互礼的这一幕,落在长生眼底,却激起了抹迟疑。

        “这样偷……真的好么……”长生像只老鼠般藏在暗中,将手中的卷策看了又看,很是纠结,“可是李知烨的命令又不能不听……毕竟公子将我借给他,我还只能听他使唤……”

        “怎么,到手了还不愿给?”旁边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原来长生旁还有两个影卫,一左一右,将长手脚的长生像鸡仔般地,夹在中间,看似协助,更像是监视。

        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影卫,从黑布后露出的两只眼睛,带着轻蔑和寒光,盯紧了长生脸上的每一丝表情:“你家主子将你暂时借给陇西李使唤,你就只管听上面的话,其余的事管多了,小心丢了小命。彼时你家主子,也不一定会为了你这个奴才,和我陇西李翻脸。”

        言罢,那影卫伸出一只手去,冷笑道:“辛夷的卷策拿来。”

        长生眸底翻涌而起挣扎,连递出的手也缓慢起来:“……这文章一旦公布出去……白纸黑字,抵赖不得…轻易就可要了辛夷小命……”

        “我家知烨公子要的,就是辛夷小命!”影卫重复了后半句,眉间腾起炽盛的杀意,“没管好自己的表亲,和静娴公主扯不清道不明,让我堂堂陇西李的脸往哪儿放?只要她一人小命,没有牵连全族,还是我家公子信佛,心肠慈悲了!”

        “信佛?”长生放佛听到什么笑话,竭力掏了掏耳朵,“仅仅是捕风捉影的事,就要人家一条命,还是慈悲了?”

        略带讽刺的话,让影卫乍然眉尖倒竖,厉喝道:“大胆!知烨公子也是你一介贱民可议论的!”

        空气里的杀意顿时凝为实质。影卫的匕箭在弦上。

        明里隔了老远的辛夷武愚二人,也觉察出异样,左右张望。这让影卫们兀地紧张,秃鹫般的眼神刮了长生一眼,掩下动静,不敢多计较。

        长生咬了咬嘴唇。指尖一纸卷策轻柔,却如滚烫的人头,压得他手沉。

        这是一纸拓印的卷策。拓印是长安最顶尖匠人的手艺,连字间烛泪都印得清,和那原版一模一样,无论是谁都抵赖不得。

        这也是一柄铡刀。一柄预定了辛夷人头的铡刀。妇道人家,妄议朝政,言辞僭越,任何一条都是刀起头落。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92461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