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紫卿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白衣

第四百一十九章 白衣

        一柄藏在衣袂中的短剑。

        武愚负手迈步,缓缓向前,浑身气势继续攀升,逐步达到了巅峰,他整个人开始被种光华笼罩,脸颊覆上了层异彩,眸眼明亮,宛若少年。

        “我在国子监任教十余年,只见过三人,明明无关自己的利益,甚至威胁自己的利益,也要为天下出声的人:一是晋王殿下,二是越王殿下,最后,便是这个辛夷。甚至辛夷比他们还特殊,妇道人家,进学半夏,却敢把脑袋拴裤腰带,写下如此之文。”

        “我那时就想,我甚至不若一个女娃娃么?身居高位半生,混迹官场三十年,我却哑了喉咙,聋了耳朵,浑了双目,蒙了内心,唯独把利益算得越来越精,这身白衣在箱子底,越来越多虫蛀。”

        “老夫武愚,授学二十年,任国子监祭酒,掌天下学问之巅,行教书育人之职。老夫庆幸有辛夷这个学生,找回老夫这身白衣。若此学生有罪,老夫焉能无罪?若此学生当斩,老夫焉能苟活?”

        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无数人脸色骤变。

        “阿弟糊涂!你快回去!莫再掺和!”修仪武慧急得脸色煞白,立马命影卫上前拦武愚。

        王俭身躯一抖,危险地微眯了眼:“武大人若执意阻挠,老夫也就遂你愿罢。”

        辛夷也心底一揪,低低喝道:“夫子不可意气用事!夫子为国子监祭酒,掌天下学问事宜,若为学生一人出头,何以面天下仕子!”

        午门顿时陷入混乱。蝗虫般的影卫涌来,武愚猛地一踏地面,拂袖喝:“谁敢上前!老夫正三品祭酒,谁敢放肆!”

        影卫们一滞,迟疑地看向武慧,王俭耳膜一震,恍了神,才掀起的纷纭又陷入僵持。

        武愚负手而立,白衣映日,淡淡看向王俭:“王俭王大人,老夫只最后问你一句:辛夷,你斩还是不斩?”

        斩个死对头还一波三折。王俭只觉脸打得啪啪响,眉间的戾气几欲凝成实质,管什么武家什么皇令,他的斩令牌蠢蠢欲动。

        “武愚武大人,老夫也只回你一句:辛夷,定斩!若你阻拦,老夫一并斩!”

        “王大人息怒!”最先急的是武慧,她立马向王俭赔笑,不住向武愚使眼色,“阿弟你糊涂!你置你兄弟姐妹于何地?就要为一个学生搭上性命么!你回去!你快回去!”

        然而武愚再没理睬诸人,只在王俭愈浓的杀机中,如一座仰之弥坚的高山,脊梁挺直,巍峨矗立,拿背部护住辛夷,拿目光诛伐王俭。

        “回去?我是要回去,回到三十年前的少年去,那仅仅作为读书人的少年。当年也是这般的秋,那少年刚走出科举场,金榜题名,一袭白衣。”武愚看向辛夷,拱手一揖,是感谢的礼——

        “多谢。我武愚今日护你,不仅是为你夫子二字,也是为我自己,为在这昏暗乱世中,辟出一条归途。”

        乱世风雨,人心蒙昧,我愿祭热血与赤诚,辟出一条归途。

        归途尽头,是初心,是如果丢失太久,必须以决绝的方式来寻回的初心。

        归去,归去,这副肮脏的皮囊,这染上太多杂质的双眸,这愧对三十年前少年的自己,再次魂兮归来。

        那少年只有一个名字:读书人。

        武愚泛起解脱的笑,笑得眸底都有了泪花,鬓边白发在风中飘拂,却恍惚再次染墨,羽扇纶巾白衣,他明明满面皱褶,此刻却宛若少年。

        “我记起来了,都记起来了,我武愚的初心:三十年前,我走出科举场,对老天发誓,愿此生,无论身居何位,无论青史谁书,无论通达贫贱,都不辱读书人三字。”

        “风雨如晦,我秉赤子丹心。朝政浑浊,我苍生肩上扛。魑魅魍魉,我以天下为己任。奸邪当道,我祭热血为谏,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此谓:读书人!”

        读书人。

        简单的三字,金雷炸响,将这长安大地震得发抖,将这八百里山河震得瓦解,也将这乱世蒙昧人心震得慌慌逃窜,如鼠虫避日月之辉。

        武愚笑意愈浓,就算年近五十,少年的神色却再次在他眸底点亮,无关乎皱纹或白发,而是属于少年的赤诚与热血。

        “当今之局,五姓七望势盛,皇权式微,若欲破局改治,则第一要义,必得削门阀之权,扶皇家之威,此七鼎和九鼎各得其所,诸侯与天子君宽臣贤,方能革当今毒瘤,期太平盛世……”

        武愚开始朗声长啸。场中诸人,尤其是辛夷,脸色陡然异样,通篇字字句句,出自《奉天子而征四方》。

        正是辛夷所作之文。

        “如此之世,谏臣之言不通上,下有门阀把持朝政,黑白颠倒,君臣失节。今再有国子监学生凭一文获罪,王家还定斩不恕。罢了,罢了,举目黑暗,九州混沌,百姓都还安于当下,跟着王家为虎作伥。”

        “荒唐!荒唐呐!如果一定要有人站出来,劈开这黑暗,惊醒我吾皇,那请一定,自我读书人始!”

        “今我武愚,祭热血,奉丹心,以命献苍生,以剑劈国运!无愧读书人三字!”

        武愚满面激昂,瞳仁发红,状似癫狂,却让所有人都不敢阻挠,因为他浑身的气势已达到巅峰,煌煌昭昭华耀。

        浩然之气,光风霁月。

        热血,丹心,我无愧!苍生,国运,读书人!

        哐当一声清响,武愚抽出一柄短剑,早已藏在袖中,一刀可封喉的短剑。

        所有人瞳孔一缩。

        “古有诤臣兵谏,今有我读书人命谏!谏吾皇莫妄害忠良,莫为奸邪避目!谏百姓辨黑白,识虎豺!谏广开言路,百家争艳,再无一贤才为诤文而获罪!谏九鼎复兴,七鼎伏诛,再开皇业盛世,再现国泰民安!”

        武愚用尽浑身力气大喝,声音都尽嘶哑,恍若要传到死寂的大明宫,要震开头顶阴阴的浮云,要撼醒人心乱政江山含恨。

        他最后将短剑横上了脖颈,最后的笑意,澄澈无悔——

        “苍天在上,先贤在下,读书人武愚,拜别!”

        “阿弟!”修仪武慧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夫子!”辛夷惊惶地起身奔过去。

        “夺下剑!”王俭也下意识地命人阻拦。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寒光一闪,鲜血三尺,那如山坚毅的身躯就倒了下去,脸上还带着释然的笑,恍若少年时。

        洗净我一身尘,拂去我满眸浊,脱下发臭的官袍,再着当年的白衣(注),寻我初心,不悔初衷。

        读书人,复归来。

        ……

        注释

        白衣:古代指无功名或无官职的士人。《史记·儒林列传序》:“及窦太后崩,武安侯田蚡为丞相,绌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而公孙弘以《春秋》白衣为天子三公,封以平津侯。”《后汉书·孔融传》:“(曹操)遂令丞相军谋祭酒路粹枉状奏融曰:‘少府孔融……又前与白衣祢衡跌荡放言。’”元·辛文房《唐才子传·孟浩然》:“观浩然磬折谦退,才名日高,竟沦明代,终身白衣,良可悲夫!”清·顾炎武《菰中随笔》:“杨士奇以白衣荐举,而直纶扉。”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93803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