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鬼使神差 > 第一章 天下太平,一见发财(1)

第一章 天下太平,一见发财(1)

        我叫刘白,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一次意外却让我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还记得,那是在我路过一家老店铺的时候

        “老板,手抄书也卖吗?”

        我抱着一叠书,问坐在店舖角落的老头。

        这里是我无意间在学校后面发现的一家二手书摊。

        我因为读中文系的关系需要接触大量典籍,但全部买齐最少也要花上百块,所以我干脆来这里捡便宜。

        这家店跟我以前去过的都不一样,就是特别老旧。空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沼气,四面墙壁的油漆都剥落了,露出里面的红砖;天花板上孤零零地吊着一盏黄色的灯泡,随处可见大片的蜘蛛网。

        这里的书都是线装,目测最起码也放了二、三十年,有的甚至都翻到起毛边了。更特别的是,其中还混杂了不少手抄本。老头说那是以前人买不起新书,于是就向别人借来边抄边背,还流行了好一阵子。

        这是哪个年代的流行啊?

        我一边跟老头寒暄,一边从架上抽走自己需要的书。

        店里就我一个客人,老头像是很久没跟人聊天一样说个不停,我就听,偶尔嗯嗯几声。我很努力地把视线从老头身上移开,但眼睛又不自主地往那儿飘。老头的基本造型没啥问题,毫无反应就是个老头。真正诡异的,是他全身积满了厚厚的灰尘。要知道,人身上不可能会积灰尘,除非这老头已经坐在那里很久很久了。

        我把挑好的书放上柜台,扬起了一阵灰尘,从这个份量来看,这家店的生意应该是很冷清的。老头伸出干瘪的手,把书拿起来一一清点。他的指甲很长,好像几十年没有剪过。

        当老头拿起其中一本书时,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小哥,你怎么会想买这本书的?”

        他的牙齿差不多没了,只剩下两颗门牙在上头摇摇欲坠,说话含含糊糊,好一阵子我才会意过来他在说什么。

        “它的故事很吸引我。”

        我也回以微笑,含糊地带过。

        “很好...很好。”老头笑着瞇起了眼睛,停顿了一下说:“九块五毛五分。”

        “什么?”分?这个货币单位现在还有在用吗?我总觉得从一踏进这家店,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与时代脱节了。

        但看着老头一本正经,又不像在开玩笑,我揣摩着他大概是老糊涂了。

        “我没有五分,给十块行不行?”

        将错就错,我边说着边拿出十元钞票递给他。

        “谢谢...谢谢,小哥,你人好,将来必定大富大贵。”

        老头伸出双手,满怀感激地接过铜板,嘴里念着一些只在乞丐口中听过的客套话。他打开抽屉把钱丢进去,说:“俺要打烊了,你退后。”

        我抱起书,很自然地后退两步。老头按下身边的按钮,沈重的铁卷门便碰地关上了,留下门外错愕的我。

        喂!老头!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吧!我是不计较那点钱啦,不过找钱这个动作不是基本的职业道德吗?

        我想着以后不再到这光顾了,那老头真的诡异的可以。然而我没有想到,我买回来的书,居然大大左右了我往后的人生。

        那本所谓“很吸引我”的书其实没有书名,连作者也不见,封面到封底清一色是空白的。但它的内容很有趣,大致上是在讲一些民间神话和习俗,里面详细描述了各神祇的故事。其实我并不太迷信,只是单纯对这方面有兴趣,反正便宜,干脆就买回来了。

        要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兴趣,全要拜我的室友胡子越所赐。

        胡子越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体质特别的敏感,说白了就是有阴阳眼。一开始我就把他当普通的神经病,但跟他相处久了之后,我开始有点相信鬼的存在了。

        虽然我没看过鬼,但光看着胡子越每天半夜不睡觉念咒画符,三不五时就要把他的桃木剑拿出来保养,有事没事总要对着应该是没有东西的某处发呆如果有神经病还病得这么专业的,我服。

        至于那些符咒和他可爱的法器,到底什么时候用、用在哪里,至今仍未揭晓,我只求不要用在我身上。

        那天晚上我翻着买回来的书,里面讲到七爷八爷的故事,我家里住得比较乡下,附近有座城隍庙,偶尔会看见八家将出阵。那时年幼的我挤在人群中,依稀看见伴随着隆隆炮声和宣天锣鼓,一高一矮的七爷八爷从烟雾中走出来,他们起舞的模样成为了我的心理阴影。我始终不懂,明明是神,为什么要把祂们的形象刻划得如此恐怖?

        翻着翻着我睡着了,迷迷糊糊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

        “嗯?”

        我睁开眼睛,因为没戴眼镜的关系,只能看见我床前有一黑一白两个模糊的人影。

        “”

        床前?我猛地坐起身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礼拜一,我睡在学校的宿舍里,上舖睡着胡子越。所以不管这两人是谁,他们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很想大声尖叫以表达宿舍被人入侵的惊恐,但我却发不出半点声音。这时黑衣人说话了:“别怕,我们不是可疑人物。”

        什么叫做不是可疑人物!大半夜跑进人家宿舍这不叫可疑叫什么?

        “恕我直言,你说这句话就很可疑了。”

        白衣人语带无奈地说。我很感激你替我吐槽啦,但是你没资格说他。

        “嗯哼!总而言之”

        黑衣人轻咳了一声:“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因为没办法说话,我只好摇头。

        “什么!”人影似乎怒了,他很大声地嘀咕着:

        “都什么年头了,还有这么没常识的人?俗话说没吃过猪也看过猪走路,没见过本人好歹看过相片吧!”

        歹谢,我根本看不见你的脸,还有你是有多自恋,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认识你吗?

        “大哥,他视力不好。”

        白衣人说完,把一个东西被丢进我的怀里,是我的眼镜。

        你还挺明理的嘛,白哥。

        我戴上眼镜,终于看清了眼前两人的庐山真面目。

        两人都穿着看似古装的长袍,黑衣人一手拿着沈重的铁链,一手举着红色的令牌,头上戴着高帽子,上头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大字;白衣人手执一差不多有一公尺大的扇子,头上的高帽子写着“一见生财”。

        嗯,我知道了,你们是热爱cosplay的不法入侵者。

        “喂,他不相信呢。”

        “那是大哥你太没威严了。”

        “我只是想让气氛轻松一点”

        “”

        看见我的白眼,两个人开始说起悄悄话。

        天啊,胡子越,快救救我!我在心里呐喊。奇怪,他平时很少熟睡,就是一点风吹草动他就会醒来,为什么这两人在这闹老半天,他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想我们该换个出场方式,就像电影演的那样,放些干冰什么的会比较有气氛”

        “大哥,请不要浪费公款,干冰不是给你那样用的。”

        “”

        聊够了没啊!

        我搥了一下身旁的桌子表达我的不满,擅自闯进宿舍,然后又擅自无视我,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噢,你还在啊。”

        黑衣人转过头。

        我当然还在!最不该在这里的人就是你了好吗!

        “言归正传。”

        白衣人走到我面前,在我的脖子上用力压了一下:“解!”

        “咳、你们到底是谁!”我可以说话了。

        “我等乃阴间鬼差,也就是你们俗称的黑白无常。”

        “”

        面对白衣人过于义正辞严的回答,我反而不知该说什么。

        白衣人用眼神向黑衣人求救。

        “我说你啊,看见我们的打扮还不够明显吗?你买的那本书上有写吧?”

        黑衣人走过来,很顺手从桌上拿起我买回来的无名书,语带讽刺地说:

        “看样子你真不是念书的料,都给你传授先备知识了,反应还这么迟钝。”

        “这跟那什么关系!世上哪有什么黑白无常!”

        “世上没有什么是没有的,要我证明给你看吗?”

        “你不觉得这句话文法怪怪的吗?”

        基于职业病,我忍不住纠正他。

        “这不是重点!”

        黑衣人大吼一声,将手中的铁链一甩,宿舍里居然凭空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哇啊啊啊!我的书!”

        我跳下床,想用棉被把火扑灭,但火焰居然穿过了棉被继续燃烧,直逼我而来,我怕被烫着,赶紧将手缩回去。

        “哼哼哈嘿嘿,吓到了吧,这是地狱的业火,要摸摸看吗?”

        黑衣人发出电影里坏人的笑声,得意地看着我。

        “大哥,请住手,在阳间放火是违法的行为。”

        白衣人大扇一挥,火焰随即熄灭。

        “有什么关系?业火又烧不到阳间的东西。”

        我被眼前的场景弄懵了,放火我还能解释成说不定是铁链里藏有机关,但是火灭了之后,被烧过的地方居然完好如初,一点痕迹也没有。

        “如何?”

        “我信你三分。”

        “为什么!剩下的七分呢!”

        “你们的长相不对。”

        我印象中的黑白无常,就是一高一矮,一黑一白,吐着长长的舌头那样人见人怕的形象。虽然有很多种版本,不过不管哪一种,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两个风流倜傥的翩翩美男子。

        “原来长相占的比例这么高?我第一次知道长太帅也有缺点。”

        黑衣人耸肩。

        “第一印象很重要。说实话,交接之后没一个人相信我们真的是黑白无常,范谢将军的形象塑造太成功了,他不信也是情有可原。”

        白衣人叹了口气,看来他们为此吃过不少苦头。

        “你当真以为范老头和谢将军还在工作呢,他们退休几百年了,咱们是接班人!”

        黑衣人笑着说。

        “大哥,你为什么叫自己的前辈老头,却叫我的前辈将军?”

        “嗯,一时嘴快。”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1/248781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