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鬼使神差 > 第四十五章 不归路

第四十五章 不归路

        “干什么啊?快开啊!“

        他踹了我一脚,我没办法只好乖乖开车,一路上我都注意着有没有违规驾驶,幸好挺平顺的。

        太好了,我就说嘛,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

        “刘白,右转。“

        “啊?“

        胡子越突然叫我改变方向,我险些要撞到路边的树,看了自动导航,应该是直走才对啊。

        "怎么会是右转?你要去哪里啊?“

        "不要问了快点右转。“

        虽然觉得奇怪,我还是照做了,右转之后弯进了一条马路,车没开几秒钟,一辆小货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迎面直冲而来。

        不会吧!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宛如电影中的慢动作镜头,我看着小货车越来越近,最后甚至能看见司机惊恐的脸,胡子越嘴角竟然挂着微笑,而后座的段长青不知何时已不见人影。

        碰!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我感觉整个车头都被压扁,然后。。。。。。

        然后等我醒来,自己已经身在一个诡异的空间,整个视野中只剩下红色,分不清上下左右,就是一片红。

        那是个只有红色的世界。

        “夜茫茫,水荡荡,多少愁思似锦长。哭断肠,满风霜,终究两相忘。无缘无眠双垂泪,不过奈何关。。。。。。“

        是谁在唱歌?

        我从没听过那样的旋律,像在哭泣般,幽怨的歌声由远而近,充斥了整个空间。

        我猛的坐起来抬头一看,一个身穿红袍的人朝我走过来。

        他是段长青。

        “小白,我来了。“

        “这里是哪里!胡子越呢!“

        我慌张地抓住他的袍角,段长青把我的手掰开,冷静地对我说:

        “你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瞬间整个空间的模样改变了,还是一片红,不过有了物体轮廓。

        彼岸花,地上是一大片的红色彼岸花。天空是红色的,飘着红色的云,花丛中隐隐约约透出一条白色的道路。

        “这该不会是。。。。。。“

        “这里是阴间,你正躺在皇泉路上。“

        段长青一把把我抓起来,我有点重心不稳,好不容易才站好。

        “黄泉路?我。。。我死了吗?“

        “你说呢?“

        段长青没有正面回答,只给了我一个暧昧的笑容。刚刚我眼中的最后一个镜头是车子冲过来的画面,所以我着是被撞死了?

        “我是来接你的。“

        我想起来,他说过自己是阴间的引路人。

        “你知道吗?在阴间我能突破**上的残疾,也就是说我现在看得见,你长的挺不错的。“

        段长青拍拍身上的彼岸花瓣,最后那句“挺不错的“故意加重了语气。

        “你来接我干嘛?我还有事情没办完,我。。。。。。“

        “你都变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完成什么事?“

        “我是说我还不想死,我要回去!胡子越怎么样了!“

        段长青听了,无奈的叹了口气:

        “每个人都会这么说,但人生自古谁无死,你终究要面对的。“

        不,这不可能。。。。。。

        “那胡子越还活着吗?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子越?他就实质意义上来说早就已经死了,没有三魂齐备,根本不能算是人。“

        段长青说得不以为然,好像从没把胡子越当做人看,我却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用力打了一下。

        “走吧“

        段长青说着牵起我的手,一步步呆我走向黄泉路的尽头。

        我真的死了吗?不是说人死后不能马上投胎,要等到宿愿已了吗?为什么我会跳过那么多步骤,直接被带到这里来?

        一路上安静得可怕,没有风,彼岸花却会轻轻晃动,我甚至因为过于寂静开始耳鸣,眼睛也逐渐疲劳,不管哪里都只有红色。最后一座腐朽的木桥出现在眼前,旁边有一幢小茅屋。

        那是奈何桥吗?但是我怎么没看见传闻中桥畔的三生石,也没有望乡亭,总觉得跟我想象中的有很大出入。

        “到了“

        段长青终于放开我,走到茅屋里,我想逃,却发现身后的路居然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悬崖,我就站在崖边。

        “走过来一点啊,小心摔下去。“

        段长青走出来的时候,手中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那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

        “喝下去“

        他把汤递给我,我犹豫很久,最后还是伸手去接。那幢茅屋难道是孟婆的居所?可是她为什么没有出现,反而由段长青代劳?

        “没有味道的,喝完了过桥。"

        段长青公式化地跟我说明,我也知道喝完了要过桥啊,问题是我不想喝。。。。。。

        “可以等我了结宿愿吗?“

        我试着跟他打商量,但他却充耳不闻:

        “快喝,不然把你踹下去。“

        我看了一眼桥下,是一条红色的河。里面有很多像人骨一样的东西载浮载沉。

        那八成就是忘川了吧。

        我该喝吗?喝了就能忘记一切,而且能投胎开始新的人生。可是我原本的人生还没过完,我还有事情没有解决,怎能甘愿就这样一走了之?

        段长青没有瞳孔的双眼“看“着我,形成难以言喻的无声压力。大概是看我还在纠结,终于忍不住上前掐住我的脖子,把我跩向河岸只差一步的距离。

        “你要是不喝,我现在就推你下去,在水里你必须承受生不如死的折磨,直到你脑中只剩下痛苦,忘记所有执念。这样会比较好吗?“

        段长青的语气很严肃,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死了,而这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抉择。

        “快喝,没有时间了。“

        段长青的手一下子松开,我吸了几口大气,孟婆汤险些要洒出来。

        “你有什么遗言吗?“

        “。。。。。。对不起。“

        着三个字毫无预警地脱口而出,但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在向段长青道歉,而是跟我自己,或者跟我的加入,又或者是跟胡子越。

        看来终究敌不过老天爷的决定,胡子越,咱们来世再当兄弟吧。

        几次深呼吸之后,我仰头将手中的孟婆汤一饮而尽。

        下雨了。

        最近老是这样,淅沥淅沥地下个没完。

        这里是上海,中国最繁华的城市。白天是车水马龙的金融中心,一到了晚上就会摇身一变,成为年轻人狂欢的不夜城。多彩绚烂的霓虹灯闪烁著,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种痴迷的幸福,好像是泡在一缸子葡萄酒中,醉也醉得心甘情愿。

        七月的一个夜晚,人焉稀少的旧住宅区,有一个人默默地在街道上走着。

        这条街远离市中心,清一色的红砖红瓦,是还没有在都市更新计画中被拆掉的老房子。

        那人全身穿着黑衣,戴上连衣帽跟口罩,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手中紧紧握著一条手臂粗的铁链,沉甸甸的,已经有点生锈了。

        他面前的是一幢外墙已经斑驳的平房,里面住着一位高龄七十八岁的老太太,她的子女都搬走了,剩下她一个人待在这里。

        不过这样寂寞的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今天,就是她寿终正寝的日子。

        雨不大,但打在周围着砖墙和铁皮屋上特别吵杂,那人左顾右盼了一番,终于开始动作。

        他走路时甚至没有一点声音,就连脚踏在雨水浸湿的泥土上,也没留下半个脚印。他没有用工具开门,而是视门若无物直接穿了过去。

        老太太睡在最里面的房间,胸口的起伏很小,她双眼紧闭,睡得很沉,完全没有发现,有一个人正站在她的床边,手中的铁链“喀啦喀啦”地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似乎轻轻叹了口气,将铁链前端的钩子用力插进老太太的心脏部位。

        老太太依然熟睡着,没有丝毫的不适,那人又把钩子插进去了一点,扯了扯铁链确定勾到东西后,一鼓作气将钩子抽出来。

        有什么东西随着钩子一起被抽离了老太太的身体,如果不仔细看,或许会以为只是一团白色的雾气,但过没多久之后,雾气逐渐凝聚成人形,正是那老太太的灵魂。

        “啊啊”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1/24878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