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鬼使神差 > 第六十四章 若要问为何(1)

第六十四章 若要问为何(1)

        走进便利商店一看,速食咖哩饭正好剩下最后一盒。

        幸运!边这么想边快步走进,就在我准备拿走时,半路突然杀出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饭盒。

        我顺着那只手往上看,与我四目相交的是个戴着连衣帽,头发有点长的男子。

        “喂,把手拿开行不?是我先的。”

        我还没开口,他就先说话了,还带着浓浓的外省腔。若是平常我大概就直接道歉了事,但这回我不晓得吃错什么药,竟直接顶了回去:

        “你先?有什么证据?”

        “你没看见我的手在你下面吗?”

        我低头一看,还真的,我正牢牢地抓着他的手以及饭盒,一时为之语塞。

        “行了行了,把手拿开,我一天没吃饭了正饿着呢。”

        男子说着硬是把我的手掰开,我大概是被饥饿冲昏头了吧,死也不肯放手:

        “你饿我就不饿吗?再说了便当又不是只有这个,那边有别的啊!”

        “你都知道不只这个,那干嘛还跟我抢啊?”

        “是你先跟我抢的啊!”

        “都说了是我先来的!”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在便利商店里为了一盒便当吵了起来,我感觉到众人的视线正逐渐往我们这边靠拢。就在终于要大打出手的时候,我听见了胡子越的声音。

        “你在干嘛!”

        他罕见地表达如此激动的情绪,我转过头,他正以看待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

        “我、”我被他这么一吼全身顿时没了力气,松开与男子缠绵交错的手。

        “我才想你怎么那么久,竟然是因为跟人家抢东西吃。”

        胡子越把烟丢在地上踩熄,慢慢走近我们身边;他上下打量了那男子一番,然后恭恭敬敬地向他赔不是:

        “对不起,我室友不懂事,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回去我会骂他的。”

        我狐疑地看着他道歉,真奇怪,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

        “行,我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看在你朋友的分上就不跟你计较!”

        男子点点头,然而嘴上说不计较,却还是多损了几句,只听他把头撇向一边大声地嘀咕着:

        “人家都说你们台湾学生特有礼貌,今天长见识了,果然没文化的还是没文化。”

        “你说什么!”

        我一把无名火冒出,险些又要跟他吵起来,没想到胡子越依然不为所动,他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耳语,说这个男子不得了,不要得罪他的好。

        怎么个不得了法?我问,他只是一再强调“不要得罪他”,怎么也不肯跟我说是怎么回事。不等我反应过来,他便拖着我快步离开便利商店。

        本来应该是要离开的啦,如果没有在开门之后迎面撞上黑白无常的话。

        “噢!”

        黑无常捂着肚子故做痛苦状,白无常将我推开:“小心。”

        “你们怎么也来啊!”

        拜托不要告诉我你们也是来买便当的,我会昏倒。

        “我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黑无常边说边往店内左顾右盼,然后挥挥手:

        “啊,他在那里!小汶──”

        小汶?只见方才与我抢便当的男子从柜台那大步走来,指着黑无常的鼻子,两字一顿地说:

        “不要,那样,叫我!”

        “有什么关系!小汶挺好听的啊!”

        我被眼前的场景弄懵了,转而用眼神向胡子越求助,他却耸耸肩,也不晓得怎么回事。

        “小白,他是你的──”“借过,不要挡在门口好吗?”

        黑无常说到一半就被路人打断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站的位置有多么尴尬,摸摸鼻子往外面走:

        “呃,这里不方便说话,咱们外面聊。”

        一行人闪进隔壁的咖啡厅,点好餐后,黑无常就急忙地向我们介绍这男子的身分。

        “小白,你还记得我之前问过你,有没有想过世界上或许有人跟你一样倒楣吗?”

        “有吗?我不记得。”

        “不管你记不记得,反正‘跟你一样倒楣的人’就是他。”

        黑无常嬉皮笑脸地用手肘戳了戳男子,闻言他把帽子又拉低了点,一脸不屑。我花了三秒钟去思考这是什么意思,然后“啊”地叫出声来:

        “难道他也是你们的助手!”

        黑无常满意地点点头:“没错!”

        胡子越皱起了眉头,表情变得很复杂,他盯着男子,像是想要说什么,却迟迟没有开口。

        “小白,快自我介绍啊!”

        我说了自己的名字,顺便也让胡子越跟他打招呼,男子听了没多大表示,那态度看了我一肚子火。

        “喂,好歹说说自己叫什么名字吧。”

        见男子准备坐下,黑无常赶紧提醒他。

        “魏禾汶。”男子不甘愿地开口。

        为何问?怎么觉得好像怪怪的,我不敢吐槽,只好抓抓头当做没发现。

        “怎么啦?气氛那么尴尬?是你吵着要来的,现在咋一句话也不说?”

        黑无常啜着刚端上来的咖啡,不解地看着魏禾汶。

        “大哥,他们为了一盒便当翻脸了。”

        白无常的贴心解释害我心跳掉了好几拍,干嘛说出来啊,丢脸死了!

        “你怎么知道的?”胡子越边笑边问,我才想起来白无常并没有亲眼目睹我们抢便当的过程。

        “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刘先生表情纠结,魏先生正拿着便当在柜台结帐,而你们两位的手上都有抓痕,由此推断便可得知。”

        白无常淡定地回答,一边从服务生手里接过烤布蕾。胡子越给了他一个大拇指:“漂亮!”,然后伸手要搭他的肩膀,却被无情地推开。

        “唉,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为了便当闹情绪吧?我刚也说了你们是同事,小汶以后就住这里,要好好相处啊。”

        黑无常叹了口气,来回看着我跟魏禾汶。

        “是他的问题,这要我怎么跟他相处等一下,我的同事是他?”

        魏禾汶抱怨到一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用手指着我。

        “对啊?有疑问吗?”

        “废话!我疑问可多着呢,他也配当鬼差?不是那姓胡的小子吗!”

        看来从刚才到现在,他都以为胡子越才是助手。老实说我也很疑惑,黑白无常为什么坚持选择我,而不让天生就有阴阳眼的胡子越干这活呢?被魏禾汶这么一说,我竟开始自卑起起来,但又不甘心地反呛:

        “那你又配得上了?少瞧不起人啊呜!”

        我并没有在在学狗叫,而是因为我还没说完,脚就被胡子越狠狠地踩了一下。

        “哼,”魏禾汶冷笑:“姓胡的,你挺精明。”

        黑无常点点头:

        “我忘了跟你说,小汶是上海名门出身的道士。他的工作跟你有点不一样,你是捉鬼,他是勾魂。”

        道士!我又仔细地看了看魏禾汶,正好对上他帽沿底下的双眼,顿时感到一阵寒意涌上背脊。好犀利!我第一次看到眼神比白无常更凶狠的家伙,难怪胡子越一直叫我别得罪他。

        我其实很不服气的,怎么黑白无常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默默又找了个新助手,而且还特么是个本格的道士,那我算啥?

        “我警告你,不准再提到我的家世,我已经跟他们断绝往来了。我干鬼差是为了挽回名誉,跟你这种三流小鬼的初衷是不一样的。”

        魏禾汶边吃刚在便利商店抢到的咖哩饭,边厉声威胁黑无常。看来是他是跟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吧,我还想说他一个豪门出身的人怎么甘愿吃素食咖哩。不过说起初衷的话,我当鬼差也没啥特别的理由,就是纯粹被黑白无常阴了而已。他会这么说,莫非是自己要求要当鬼差的?

        “嘿!讲得那么正经干啥?小汶跟你一样,因为买走了我们的书才任职的,当然要是他自己来应征,我们也不会拒绝啦。”

        “大哥,请不要随意公布他人**。”

        白无常严厉地出声喝止黑无常的白目发言,魏禾汶因为事实被揭穿,一下子涨红了脸。

        “噢,对不起,然后”黑无常赶紧道歉,顺势将话题转移到我身上:

        “小白,小汶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这个礼拜就麻烦你做他的导游,带他走走这附近吧。”

        叮咚!支线任务触发,带领中国观光客游台湾,欧耶。可恶啊!你不要以为默默喝咖啡我就看不出你的企图,摆明了就是你们拿魏禾汶没辄才把他塞给我的吧!

        “我们当导游,那魏先生要住在哪?”

        胡子越沉默一会,一语道出了重点。黑无常闻言又喝了口咖啡,不慌不忙地说:

        “你们宿舍。”

        “不行啦,我们的宿舍没有学生证不能进出的。”

        我立刻回绝了,不是我不想让他住,但这是事实。

        “是啊,为什么不去租房子?”

        “呿,谁叫你们的房租都贵得跟什么一样?要不是没钱,谁想住你们那里啊。”

  https://www.abcxs.com/book/67171/248781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