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一夜钟情:总裁宠妻成瘾 > 第一百二十二章瞒着她

第一百二十二章瞒着她

        此时的古玉柔脑子像炸开了一样。那这么多年来,古耀峰究竟把自己当作什么来养了?好像是不相信一般,古玉柔强制自己镇定起来。哆哆嗦嗦的问:“舅舅你是不是在吓我。”

        “你觉得我只是在吓你?”古耀峰冷峻的脸上棱角分明,刮出锋利的寒刃。一刀一刀的划在古玉柔的心上。古玉柔脑子一片空白:“舅那你既然知道我不是那那为什么还要养我这么多年?”现在的她不能接受任何回答。即便这样,她还是想知道。

        古耀峰将茶杯慢慢放下。眸子里闪过一丝阴狠,回忆如洪水猛兽浇头灌耳,充斥神经打翻了悲伤的调料瓶。

        在古耀峰还是12岁少年的时候,本出生在一个势力庞大的家庭,整天过着富家公子该有的生活。还记得古雯静对小小的古耀峰说:“峰,姐姐对不起你。”

        “峰。姐姐真的爱他。”

        那时的古耀峰那么单纯,那么纯净。像是拥有了12岁男孩该有的样子。爱笑爱闹。直到那一天,古雯静与一个陌生男子跪在古家长老的面前,古雯静两眼含泪。却不肯多说半句。那倔强的样子像是要抛弃所有。

        外面的电闪雷鸣,雨像是瀑布似的想下倾泻,不知是向这对新人抗议她们接下来的举动还是遗憾未来的逝去。

        “姐”12岁的古耀峰不顾一切的跑到跪着的古雯静面前,还未说出下句话,就被几个下人拖到一边,几个长老脸色铁青的看着古雯静与那个男人,两个人紧紧握着的双手和额头冒出的密密的汗珠,明明刮风电闪,老宅子里的气氛却热的升腾。

        “古雯静,我们绝不允许你这样胡来!”一个为首的男人冷冷的说,这个男人棱角与古耀峰有七分相似,只是两鬓有了些许花白,显得有些苍老,但话语中不容置疑的意思没有因为这一点花白减少。

        古雯静摇了摇头,倔强的嘴巴一动不动珉的紧紧的,无声是最好的抗议。那个画面是古耀峰三十几年来一直做的一个噩梦。姐姐和一个陌生男人跪在大宅中间,爸爸妈妈坐在椅子上,电闪雷鸣。

        最后那个男人被驱逐出了大宅,而古雯静被关在二楼房间里,没人去给她送饭,里面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古雯静的静不是安静的静,是抗静的静。古耀峰偷偷的跑到二楼,坐在房间外,轻轻的问:“姐,你饿吗?”里面没有回声。就这样,一个稚嫩的少年坐在房间外哭泣,而里面却早已空空如也。

        古雯静和那个男人走了,没有一句离别,宁愿从二楼窗户上跳下去也不远待在这个没有一点点人气的家里。当家里的仆人发现古雯静逃走时,古耀峰只记得爸爸妈妈发了很大的火,没有一丝等待,就这么马不停蹄的追赶。爸爸卡其色的外套还挂在玄关处,妈妈最爱的高跟鞋也没有带走,就这样朴素而又狼狈的追赶,追赶着姐姐与那个男人。

        那时的古耀峰不知道那居然是和家人的最后一面。

        古耀峰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根雪茄点起,雾气缭绕,乱了古玉柔的心神。

        “我恨那个叫古雯静的人,她不配做古家的人。而你只是我为了报复夏家的工具。”古耀峰冷冷的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他古耀峰从未这样过,只因恨。

        从家里的亲戚不停的开始登门造访,当周边的邻居避嫌似得指指点点,古耀峰第一次知道什么叫长大。爸爸妈妈的丧事是家里的远方亲戚来办的,古耀峰跪在墓碑前哭了整整一个下午,谁都劝不住。管家上前一步,想要将古耀峰抱走,古耀峰倔强的甩开管家的手,像是当初那个一意孤行的古雯静。

        家族企业没了领头羊,所有懂事都蠢蠢欲动,古耀峰手中掌握着古家最多的股份,因为年纪小,股份全部压在老爷子的身上。老爷子希望古耀峰能承担起这些古耀峰,自此以后,古耀峰便没有了一刻休息的时间,无论是经济管理还是人脉交际,古耀峰都一定要做到最强。冷漠的古耀峰代替了天真。

        没过多久,就有传来古雯静私生子的传闻,老爷子派人查清了情况,命令小小的古耀峰前去福利院将私生子带回来。在去的前一晚,顾风拿着项链的照片,眼里全是恨。为什么他要承担这么多?是因为这个私生子吗?所以姐姐才执意要离开?

        古耀峰第一次见到古玉柔时,面前这个脏兮兮的女孩居然让古耀峰产生了想要保护的欲忘,只是情感转瞬即逝,换来的是对古雯静私生子的眼红与仇恨。古耀峰本想要随便找个人代替,无奈老爷子派来的人太多,古耀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将夏诗雯的dna送去医院鉴定,没成想有个惊天大惊喜等着他。

        夏诗雯不是夏家的血脉,那时的古耀峰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夏诗雯最好的生活,将错就错,让真正的侄女流落人世间永远别再回来。

        于是古耀峰将夏诗雯改名古玉柔,给了夏诗雯许多女生都羡慕的花裙子还有洋娃娃,连公主房也是他亲自设计,夏诗雯是个冒牌货,但古耀峰真心对待,年幼的古耀峰能做到的就是,用一个冒牌货对比出真公主的生活。

        古玉柔声音颤抖着问:“那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可是是我的一个工具罢了,为什么这样对你?难道给你优越的生活还无法满足你吗?所有人都在替我瞒着你,只有你才傻乎乎的以为自己可以瞒天过海!”古耀峰的脸上出现鲜有的鄙夷,这种表情是真的将古玉柔一击而溃。

        “那个男人是谁?!”几乎是高吼,古玉柔的眼泪流水般,古耀峰的心也不知是被什么撕扯了一下。这个察觉是古耀峰从未有过的,明明觉得说出来是种解脱但看着古玉柔被打击的样子,古耀峰真的有些不忍,但恨意大过不忍,古耀峰的心疼转瞬即逝换下的是恨厉。

        “你不需要知道是谁,反正和你也没有关系不是吗?”冷冷的话语没有感情。

        不知是因为多年的秘密终于揭开,古耀峰居然一口气低吼:“为什么古雯静就这样潇洒离开,让我来摆平一切,为什么即使是我是我摆平了一切!最后还要将这个家族罪人的私生子带回来抚养,怎么样?抚养后呢?代替我?我一直为了古家不敢有一丝懈怠,最后古家带给我的有什么?!”是的,老爷子除了对古耀峰的寄托是对古氏的壮大,也的确没有什么了。

        当初老爷子将古耀峰的股份一半都给了古玉柔,古玉柔从不管企业,但古耀峰切切实实的都记在心里。而自从老爷子去世后,古耀峰和古玉柔的股份就已经持平,对比与容易控制的古玉柔,古耀峰最不想要的就是将夏晚清接回来!

        “那爷爷奶奶不不对,他们呢?”古玉柔生无可恋的问道。

        古耀峰眼里闪过一丝悲伤:“死了。在你接回来的那一年。”

        “因为什么?”古玉柔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不停的询问当年的情况。

        “她们在追古雯静的时候,出车祸死了。”寒气逼人,似乎古耀峰并不伤心,时间的沉淀真的可以改变许多。就连当初的单纯也随之不见。

        “所以,夏晚清到底被你搞到哪里去了?你最好如实交代,”恢复冰冷后,古耀峰的声音多了盛气凌人。

        古玉柔感到不解,为什么?为什么古耀峰那么恨夏晚清还要将她找回来,不应该支持自己的做法吗?当初古耀峰不也就是这么做的吗?不管不顾,将错就错。难道他回心转意了?不会呀,古耀峰刚才还表现出那么恨。怎么会现在反悔,随着不解,古玉柔用虚弱的女音问:“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把夏晚清夏晚清找回来?”

        “那都拜你所赐了!夏小姐!我本想瞒天过海,而你却把事情搞得那么大!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包括戚天承,据我所知,戚家老爷子也都知道了!你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却给我捅了一个大楼子!”古耀峰的怒气显而易见,古玉柔“砰!”的一下跌下,家里的仆人没有一个敢去扶的,古耀峰也不为所动。

        就这样,古玉柔倒在地上,眼里满是惊恐与崩溃,古耀峰的心一直被什么在拉扯着,用力控制住。

        终于,真相了,自己却开心不起来,这是为什么,古耀峰的心里出现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可怕的答案,但很快就被否定了,自己怎么可能会对古玉柔产生感情?不可以!

        古耀峰的眼底多了冷意,也不客气:“你说实话,夏晚清在哪儿?”

        冷不防古耀峰会直接问。古玉柔一紧张,急忙否认,“舅舅。我怎么知道”心虚的神情不言而喻。

        “古玉柔”,话一出口,古玉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脸上的笑勉强的撑着。

        古耀峰将古玉柔细微的动作都尽收眼底,自己在生意场上身经百战,当然懂的如何通过观察人的脸色和细微的小动作。来揣测一个人的想法。古玉柔这点小动作完全暴露了自己的内心。

  https://www.abcxs.com/book/67236/249135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