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木棉花已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耐心等好消息

第二百八十九章 耐心等好消息

        下午,张父时不时地也会站起来在过道里走动一下。



        他看张母和那对夫妇俩坐了大半天,也是很累的。于是,他便坐在张母的旁边劝道:“你站起来活动下吧。都坐了这么久了。腿都坐麻了。”



        张母却摇了摇头,仍旧坐着没动。



        张父站起来又走到那对夫妇的面前,轻声说道:“你们起来走动走动,活动下筋骨。要么去这门外随便看看也好。这样老坐着也不是办法。再说,这过道里也是有些阴凉的。小心别感冒了。”



        他们夫妇俩感激地点了点头,“谢谢你了。”而他们俩还是呆坐着,也没有起身想活动的意思。



        张父则在过道里来回走动着,时不时地走到窗口望望外面。为了打发时间,他也会走到门外站一会儿,呼吸些新鲜空气。



        陈翔和高健早就坐不住了,等了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一点儿好消息,难免也会烦躁不安了。他们俩站起来跟张父说:“张叔,我们去这医院门口转转,要是有什么事,你就打电话叫我们吧。”



        张父点点头,一脸的歉意,有些难为情地说:“你们出去周围走走吧。都委屈你们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了。”



        陈翔忙说:“张叔,你说哪里去了啊?我们都不是几个外人呢。”



        说完,他便跟高健出去了。



        很快就到了早班医护人员的下班时间了,同时也迎来了中班的医护人员。



        早班的医生离开时,特意跟张父说了些两个伤员的情况,让他们继续等着。



        大家也只好无比失望地目送着早班的医生离开。



        张母和旁边的那位母亲听了医生说的那些遥遥无期的话,几乎是快要绝望了。好在有张父劝着她们一定要冷静。陈翔和高健也在一旁说些安慰的话,也给她们带来了一些希望和力量。



        ……



        早已过了下午下班时间。柳青青见张越还没回家,她便把电话拔过去,仍然是让她失望,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



        她放下手机,在心里嘀咕着:这都出门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没忙完。



        她抱着孩子走到阳台上,望望他有没回来。



        刘嫂做好晚饭后,来到客厅里,看张越还没回家。她还是习惯性地走到门边看看有没他的鞋子。她望了望,还是没见到他的鞋子。



        她走到阳台上,“青青,张越怎么还没回来啊?都这么长时间了。”



        “是啊。我正在朝外望呢。看他有没走到门口。”



        “哦。那我们再等等看。等他回来一起吃晚饭吧。”



        “好啊。再等会儿吧。”



        刘嫂忙说:“我先去把厨房收拾一下吧。要是张越回来了,你就叫我一声。”



        “嗯。”



        柳青青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一楼院子里的大门和大门外面的小区。很快便是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没见到张越的人影冒出来。



        她只好怏怏地抱着孩子回到客厅里坐下。



        刘嫂把厨房收拾完了,再次来到客厅里,还没见张越回家。这时,那王嫂也抱着大的孩子从小区里回来了。



        柳青青抬头望了一眼侧面墙上的时钟,正常的晚饭时间差不多又过去一个钟头了。她看向刘嫂,“我们准备吃饭吧。别等了。张越现在没回来,估计又要等到很晚了。”



        “那好。我去端菜吧。”刘嫂转身朝厨房走去了。



        这时,王嫂把大的孩子放到沙发上挨着柳青青坐着,她也去厨房帮忙端菜了。



        吃饭时,王嫂担心地说:“这张越经常值夜班熬夜很伤身体的。”



        柳青青有些无奈地点头道:“是啊。值夜班还没什么的。最恼火的是,执行任务时一忙就是几天几夜的,有时还没吃没睡的。”



        刘嫂也跟着说:“唉,他这工作真是幸苦。也不知他今晚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柳青青叹口气道:“你们不用担心了。今天中午我同学打电话过来,不是说张越正在忙吗。说不定他今晚又回来不成了。”



        “哦。”刘嫂和王嫂同时应了一声。



        她们俩看她心情不是很好,也就不再说话了,低着头只顾着吃饭。



        ……



        晚上已经很晚了,王嫂带着大的孩子去睡觉了。刘嫂搞完卫生后,也去休息了。



        柳青青看张越还没回家,她把电话拔过去,仍然是处于关机状态。她就有些纳闷了。之前,张越也有过出门好几天的情况,只是没有像这次一直关机的。



        想着这个问题,她也就开始担忧起来了。



        她想,要是张越有什么事,他爸一定是很清楚的。于是,她拔通了张父的电话。



        张父正在过道里呆坐着,手机突然响了,他忙掏出手机来,看是柳青青打来的。顿时,他整个人都懵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闪动着的来电显示,满脸的无奈和痛苦。



        张母见状,忙把头探过去看是谁打来的。不看还好,这一看她也跟着怔住了。



        铃声响了很久还没接,柳青青心想,难道他们真的是有很多案子要忙吗?



        陈翔和高健心想,这么晚了,想必来得电话可能是柳青青打来的吧。他们俩也不敢扭头朝张父看过去。生怕看到了张父那难堪的表情。



        张父重重地呼出一大口气来,接通了电话。他还没开口,柳青青便焦急地问道:“爸,你还在单位没下班吗?”



        张父忙支吾着:“哦。没。我,我,我已经下班回家了。”



        “爸,你有没看到张越啊?他都还没回家呢。”



        此刻,张父和张母的心都在开始滴血了。张母的眼泪忍不住又滚出来了。



        高健和陈翔的心,就像是魔爪在揪着的一样痛。



        张父半张着嘴巴,一手摸着头,沉思了片刻后,忙说道:“青青,张越他手头上的事情还没忙完呢。你跟孩子早些睡吧。别等他了。”



        “哦。爸,你跟妈也早点儿睡吧。我挂了啊。”



        挂断电话后,柳青青总算是放心了。她便抱着孩子去睡觉了。



        张父仰起头靠在墙壁上,闭上了眼睛。他也知道,逃过了今天,还有明天呢。那明天该怎样向青青交代呢。总得要面对事实的。再说这张越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恢复正常的。



        张母看他为这事发愁,便安慰道:“今天已经应付过去了。明天的事等明天再说吧。”



        张父睁开眼来,叹着气,点了点头。



        这时,陈翔说:“张叔,你跟阿姨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呢。”



        高健也站起来跟旁边的那对夫妇说:“叔叔阿姨,你们回去睡一觉吧。这里有我们看着。要是有什么事,我们会打电话给你们的。再说,这里还有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呢。”



        那对夫妇摇了摇头,感激涕零地说:“真是谢谢你们的好意了。我们在这里也可以闭上眼睛歇一会儿的。”



        张父激动地说:“没事的。陈翔,高健,你们俩还是回家吧。这里有我们看着,你们明天就去上班吧。”



        高健却说:“叔叔,我跟陈翔毕竟要年青几岁,体力上比你们要强多了。还是让我们留在这里守着吧。你们回去睡觉。”



        他们相互推让着,最后还是没有一个人离开。



        ……



        牛副局长的家里,保姆忙完自己的工作也去休息了。他们家的孩子是上的寄宿学校,周五才会接回家的。



        此时,他的妻子独自一人呆若木鸡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想,这老牛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在她看来,无论她家的老牛发生了什么事情,别人也会给他这个副局长的面子的。说不定明天早上就回家了。



        想到这里,她也就安心了,也懒得再去担心了。



        她想到自已家的老牛有了钱权之后,经常都是在外面吃饭,有时晚上不回家也借口说有事。对于这些,她也是深感恼火。可是,她也没办法。



        当她想着自己比别的女人过得日子舒坦多了,不愁没钱花,并且还做着清闲的工作时,她就感到有说不出的满足了。



        ……



        已经是午夜了。



        急救室夜班的医护人员来值班了。中班的医护人员也就下班了。



        过道里在白天时就有些阴凉。到了晚上,气温也跟着降低了。虽然是春天了,夜晚还是有些寒气的。



        他们坐着的椅子也是冰冷的。四周的墙壁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雪白了。生硬冰冷的地板,在夜晚走起路来声音格外的响亮。



        大家也都感到困了,闭上眼睛打着瞌睡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地传过来了。接着过道的门也被推开了,一起走进来好几个人,径直朝着他们走过来了。只是大家都在小睡着,也就没有人注意到了。



        走过来的几个人,看他们都很疲劳的样子,说不出有多难过了。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还是轻轻地拍了拍张父的肩头。张父猛地睁开眼睛来。他们差不多同时开口叫了声“张局”。



        张父满脸惊讶地看着他们几个人。“现在都几点了?你们还跑过来。”



        其中一人说:“张局,不好意思。一直忙到现在。”



        张父埋怨道:“我都知道你们没空。这么晚了,就别来了。要是有好消息我也会告诉你们的。”



        另一人忙关心道:“张父,他们俩现在情况怎么样啊?”



        张父摇了摇头。



        一个同事便自责道:“张局,都怪我们当时太大意了。要不是我们太轻敌,也就不会出事了。”



        张父忙摆着手说:“别这样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就当作是个教训吧。以后办事小心些就行了。”



        他们几个都点头道:“张局,我们知道了。”



        张父催促道:“时间太晚了。你们还是快回家休息吧。还是把你们手上的工作做好吧,没时间就别过来了。”



        他们临走时跟张父张母道了别后,也跟旁边坐着的那同事的父母打了声招呼。



        张父难过地目送着他们远去。他想,明天的情况会好一些的。(未完待续)



  https://www.abcxs.com/book/71527/26892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