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宋翔 > 九十反间计(上)

九十反间计(上)

        “砰!”完颜允恭满面怒气,手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上,震得玉盏中的茶水溅得满桌都是。在一边的完颜白撤连忙道:“陛下息怒,请息怒。”



        完颜允恭恨恨道:“岂有此理,他们竟敢这样做,简直是依朕太甚了,朕决不会轻饶了他们。”



        而同样在列的白彦敬却皱了皱眉头,道:“陛下,依臣之见,这事关糸重大,不可轻易做出判断,其中或许还有隐情,还是要从长计议为好。”



        完颜允恭怒道:“隐情?还有什么隐情?” 他抓起在桌案上放着的一封信,用力挥了一挥,道:“这信上都写得清清楚楚了,以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还需要什么从长计议?”



        这封信是在昨天,在太原府中,一队寻哨的士兵发现有人行踪鬼鬼祟祟,于是上前查问,结果那人扔下一个包袱转身就逃,寻哨的士兵没有追上来人,但在搜察包袱时却搜出了一封信来。士兵都不识字,也不知是写得什么,但这时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正在太原府外布置兵力守卫,太原城中的守卫任务就由术琪高虎和纥石列胡沙虎付责。士兵们便将这封信呈交给了术琪高虎和纥石列胡沙虎两人。



        两人接信之后一看,也不禁大吃一惊,信封上的落款人是完颜长之,而收信人却是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两人。急忙打开来观看。



        信件的內容大意是:完颜长之首先感谢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两人,果然按照以前的约定,在西夏故意做出不当的安排,才使得金军大败,从而也令完颜允恭的元气大伤,自己这才有机会可以从南京发动叛乱,并趁势攻占了中都。这份大功劳完颜长之绝不会忘记,而且必有厚报。



        随后,完颜长之又吿两人,这一次自己只带了少数人马来拒敌完颜允恭的大军。而主力人马都在攻取金国的其他地方,因此两人要尽量让完颜允恭按兵不动,好使自己能够从容攻下金国的其他地方,然后再来收拾完颜允恭。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请两人立刻另想办法,让完颜允恭分出一部份兵力去攻取中都,好分散完颜允恭的兵力,自己以经在中都城外设下了伏埋,正好逐个击破,一举彻底击败完颜允恭。



        在最后,完颜长之许诺,等大事成就之后,就让仆散忠义取带张浩出任尚书令,纥石列志宁则担任尚书左丞相、兼任都元帅。如果两人能够将完颜允恭杀死,将首级献到中都,那么就给两人封王,而且还是世袭,因此请两人一定努力。



        看完了信的内容之后,术琪高虎和纥石列胡沙虎到没做决定,立刻先找到完颜白撒,又把信给他看了。然后,三个人先聚在一起商议,认为信的内容是真是假并不重要,但只要有了这么一封信,就是扳倒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的大好机会。



        对于完颜白撒来说,只有扳到了他们两人之后,他就可以出任尚书左丞相,执掌朝政。而术琪高虎和纥石列胡沙虎则都希望能够掌握兵权,扩大自己的势力,但只要有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两个人在,他们就难以达到个目地。因此在这一点上,三个人是一拍即合。



        当然完颜白撒也不是没想过,一但扳到了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之后,怎样对付完颜长之的叛军。但术琪高虎和纥石列胡沙虎都抢着拍胸口保证,完颜长之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由自已领兵,一样可以打败完颜长之。



        完颜白撒见两人都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且也知道完颜长之的兵少,因此也相信了两人的表态,于是三人又密谋了一番如何在完颜允恭身边添油加醋,让完颜允恭深信不疑,然后这才带着这封书信,来见完颜允恭。



        其实这个反间计使得并不算高明,如果是明眼人,一看就可从识破。但正如杨炎所说,对于完颜允恭这样的人,只要抓住了他的心理就行,其实是并不需要太复杂的计策。果然完颜允恭一见书信就深信不疑,立刻勃然大怒,当时就要派人去捉拿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来问罪。



        在一边的白彦敬当然不相信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会投靠完颜长之,忙替两人辩解道:“陛下,虽有书信为证,但毕竟只是一面之辞,也不能以此来决定仆散丞相和纥石列平章就是勾结完颜长之,说不定这是完颜长之使用的反间之计也未必可知。而且现在我们马上就要与完颜长之开战,正要依靠仆散丞相和纥石列平章两人领军拒敌,岂能无端猜疑,恼乱军心。还请陛下三思。”



        纥石列胡沙虎立刻道:“陛下,正因为马上就要与完颜长之开战,才必须尽早决定是真是假,否则如果因为当断不断,造成兵败,则悔之晚矣。依臣之见,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万一仆散丞相和纥石列平章真的与完颜长之勾结,我们将大军会都交给他们指挥,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完颜允恭听得频频点头,认为纥石列胡沙虎说得很有道理。



        而白彦敬听纥石列胡沙虎这么说了,也不甴心中大急,忙道:“陛下,仆散丞相和纥石列平章都是先帝的旧臣,对陛下一向忠心耿耿,怎么会勾结完颜长之呢?此番在西夏兵败,如果不是他们千万百计护驾保行,才使陛下得以逃脱,回到大金来。”



        术琪高虎冷笑一声,道:“白大人,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要不是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在西夏的时候胡乱指挥用兵,我大金的雄军对怎么会在被宋军打得大败呢?这一点在这封信里就以经说得很明白了,分别就是他们两人受了完颜长之的受命,而故意为之。因此依臣看来,这封信是千真万确,决不是虚假,更不是什么反间计。只是天祐大金,才使陛下先看到了这封信,没让它送到这两人手上,正是亡羊补牢,为时尚不为晚,还请陛下早作决定,以绝后患。”



        他这一番话到是正中完颜允恭的下怀,其实谁都知道,这一点金军在西夏大败,身为大金国君的完颜允恭,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不是他不顾军情,任性胡为,随时指挥,金军也不会败得如此之惨。在完颜允恭心里多少也清楚这一点,因此回到大金之后,完颜允恭就老实了许多,几乎不在插手军事安排,全都交给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等人去处理,然而在他內心,其实迫且的想找个替罪羊,来为自己承担这次战败的责任。



        而完颜长之在这封信中,正好利用了他的这个心里,巧妙的把这一次惨败的责任推到了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的身上,把在西夏的惨败说成是他们故意造成的,为完颜允恭开脫。因此看完信之后,其实在完颜允恭的内心深处,非常希望这封信是真的。那样一来,西夏的失败就不是自己的责任,从此自己在众臣面前又可以挺直腰杆了。术琪高虎察言观色,看准了完颜允恭的这个心里,才紧紧抓住这一点不放,围绕着这一点大作文章,大有将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彻底置于死地的势头。



        白彦敬心里自然也明白,但这时却也无法分辩,总不能把这次西夏战败,说成是皇帝的责任吧。而且看着完颜允恭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白彦敬就知道糟了,情急之下,白彦敬“咕通”一声,跪倒在完颜允恭面见,叩头不止,道:“陛下请千万不相信此信,臣以身家性命担保,仆散丞相和纥石列平章绝不会背叛陛下。昔日赵王迁错杀李牧,宋文帝枉杀檀道济,赵构冤杀岳飞,此皆为前车之鉴,万一冤枉好人,岂不是令忠贞之士心灰意冷,陛下也必将遗恨终生,因此还请陛下明查。”



        “这……”见白彦敬急成这个样子,完颜允恭这时也不禁有些犹豫起来,转头又看了看完颜白撒,显然是想看一看他的意见。



        刚才都是术琪高虎和纥石列胡沙虎两人在一唱一合,而完颜白撒一直没发言,这也是他们事先商量好了的,因为如果事情到了僵局的时候,好有个人出来圆场。现在见完颜允恭看着自己,完颜白撒便开口道:“陛下,依臣看来,单凭这一封信,不能就断定仆散丞相和纥石列平章勾结完颜长之,诚如白大人所言,绝不能冤枉了好人。”



        听了他的话,白彦敬也不禁怔住了,甚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因为完颜白撒和术琪高虎,纥石列胡沙虎素来都是一党,而这一次他居然没有帮着他们说话。



        完颜允恭有些不悦,道:“依卿之见,那么这封信就是假的了?”



        完颜白撒微微一笑,道:“自然不是。也不能轻易就断定这封信就是假的。依臣看来,陛下不如招来仆散丞相和纥石列平章,当面一问,或许可以判断真假了。”



  https://www.abcxs.com/book/71575/269245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