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宋翔 > 九十五滹陀河之战(二)

九十五滹陀河之战(二)

        完颜长之接着道:“完颜允恭,是你自己不知兵要,致使西夏大败,如今还要委过于他人。可怜仆散忠义、纥石列志宁对你忠心耿耿,尽心竭力,但你对他们却全无信任之心,自毁城墙,这么简单的离间之计,你都看不出来。如此无德无能,你还有什么资格再做大金的皇帝,真是可笑。”



        这一番话完颜长之是用内劲说出,两岸的每一个士兵都听得清清楚楚。滹陀河东岸的完颜长之阵中,立时自发的爆出一阵哄笑,显然是在嘲弄完颜允恭,自己中了反间计还不知道,还在沾沾自喜。而在滹陀河西岸,却是全阵一片哗然。大多数士兵本来都为仆散忠义和纥石列志宁抱倔,现在又听完颜长之直接道明真像,心里更是愤愤不平,对完颜允恭自然是极为不满。而这正是完颜长之希望的效果。



        完颜允恭听了,心里不禁又羞又愧,而且羞恼成怒不顾一切,指着河对岸,厉声道:“杀,给我杀过河去,杀了完颜长之,杀光他们。” 说着,催马就要过河。



        孛撒和白彦敬连忙双双赶上,拉住完颜允恭的战马缰绳,道:“陛下不可上当,完颜长之这是在激怒陛下,让我们主动过河去。”



        但完颜允恭现在早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那还管得了这些,抡起马鞭向两人劈头就是几鞭抽去,还道:“放手,快放手,朕要杀过去,杀光他们。”



        而术琪高虎虽说才智平平,但半渡可击这么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忙向完颜白撒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也赶了上来,苦苦阻拦。



        就在这时,对岸的完颜长之又发出一声长笑,道:“完颜允恭,我看你还是听从部下的劝告,不要渡河为好。如果你真有心和我决一死战,就让你的全军后退一里,让我率军渡河较量,再决一胜负。如果你这都不敢,那还不如立刻就跳进滹陀河里,自己淹死算了。”



        东岸的士兵们听他说得有趣,二度发出哄笑。



        这番话完颜长之没有用內劲说,但西岸纠缠的几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白彦敬忙道:“陛下,陛下,你听完颜长之说的没有,就按他的的,我们先退后,让他们过河来再决一死战。”



        孛撒也道:“是啊!陛下,我们就让他们渡河,趁他们半渡而击,一定可以打败他们。”



        术琪高虎和完颜白撒也过来苦苦相劝,总算是劝得完颜允恭免强压住了心里的怒火,对完颜长之道:“完颜长之,你说的可是真话,我撤军之后,你敢过河来吗?”



        完颜长之笑道:“话是我说的,有何不敢,你要是同意,就赶快下令撤军,不要婆婆妈妈的,像一个妇人一般。”



        完颜允恭“哼”了一声,也不理其他四人,一拔战马,返回本阵。还沒有回到阵中,就挥着鞕子,大声下令道:“撤退一里,全军都撤退一里。快撤退。”



        传令官一见皇帝这付气急败坏的样子,也不敢怠慢,立刻吹响了撤军的号角。前排的士兵们离得最近,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听到撤军的号角之后,立刻转头撤退。



        白彦敬和孛撒见了,却不由大惊,要知道战争中最难做的就是撤军,一个弄不好就会搞得全军大乱,全线溃散。而且现在自己这一边是十三万多大军,指挥起来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那能说进就进,说退就退,既是要撒退,才应该是前军驻立不动,固守阵线,后军先撤,人马依次而走,徐徐进行,丝毫也不能慌乱。那能够十几万大军一起撒退呢?



        但现在想要阻止以经晚了,因为撤军的命令以经传了下去,前队的人马以经全都后转撤退,而后队也陆续开始后转。因此两人也无可奈何,不过完颜长之的人马全部渡河列阵至少也要一个时辰,因此只能寄希望在敌军完成全部渡河之前,自己先列好队型。虽然有可能错过半渡而击的机会,但双方正面交战自己的赢面也大得多。



        完颜长之看着敌军开始撤退,心中大喜,完颜允恭果然上当了,立刻下令:“擂鼓,点烟,进军。”



        “咚,咚,咚,咚” 完颜长之军中数十面大鼓立时震天响起,传遍战场每一角落。西岸阵中虽然知道这是对方渡河的信号,但还是忍不住纷纷回头张望,更有以百计战马被鼓声所吓,吃惊跳蹄,情况转趋混乱。



        白彦敬皱了皱眉,回头看去,只见在完颜长之阵列背后,升起了三股狼烟,直冲云宵,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在西岸的远方,突然烟尘大起,好像杀出了无数人马一样。术琪高虎、孛撒、白彦敬等人也都看见,心里无不大惊,术琪高虎一下子慌了手脚,颤声道:“难到说完颜长之在自己背后还设下了伏兵吗?”



        连刚才还一心要和完颜长之决战的完颜允恭也有些不知所措,道:“这下该怎么办?我们岂不是被他们前后夹击吗?”



        孛撒到底是久经战阵,闻变不乱,道:“陛下不用慌,我们的兵力足够两面迎战,而且完颜长之渡河列阵,还需要一段时间,我看先对付后面的人马再说。”



        完颜允恭听了,这才稍有安心,道:“孛撒,就由你率军去迎战背后的敌军。”



        孛撒答应一声,立刻催马向后阵跑去。 但这时西岸的阵式以经有些混乱,孛撒的去路被后退的士兵所阻挡, 急切之间也到不了后阵。



        而这时完颜长之以经回到阵中,从蒲阿统手里接过了弓箭挂好,又从石定越手中接过了长矛,指着西岸大笑道:“三军儿郎们,你们看,完颜陈和尚以经从他们背后发动进攻了,让我们杀过河去,击败敌军。”



        其实在对岸的尘土不过是完颜长之事先安排的一千骑军,昨夜趁黑渡过滹陀河,埋伏在敌军侧后方,等到东岸点起狼烟时,就在马尾后绑上树枝,在敌军后方来回奔驰,扬起尘土,远远看去,到真像是有大军杀出一样。但因为在之前做足了工作,因此完颜长之的士兵沒有人怀疑,人人斗志昂扬,恨不能马上飞过河去,杀入敌阵中去建功立业。



        而知道内情的石定越、蒲阿统等人这才明白,完颜长之所说的另有准备,原来还有这么一招。这样一来,至少在交战初期,士兵们可以保持高昂的士气,不会害怕敌军兵多。



        接着,完颜长之一挥手中的长矛,道:“儿郎们,随我杀过河去,克敌取胜。” 说着,他催开座马,一马当先,领头冲进了滹陀河中。



        这时在完颜允恭身边跟着撤退的白彦敬心里,却产生了一丝疑惑,从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应该是完颜长之点起狼烟是招唤伏兵的信号,一切都合情合理。



        



        但白彦敬总算得有些地方不对,如果完颜长之真的在自己的后阵设下了一支伏兵,那么就应该压正面尽量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好让伏兵从自己的背后杀出,杀自已一个措手不极。而现在自己一方的阵列虽然有些混乱,但人马却全都调过头来,变成了正面迎战伏军,而完颜长之的大年渡河还有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在这情况下,让伏军出击似乎并不是最隹的时机。以完颜长之的用兵之能,似乎不应该犯这种错误。除非完颜长之能够趁着现在自已都以经转过头去,而且注意力也被伏军所吸引的时机,迅速渡过滹陀河,进攻过来。



        但白彦敬知道,那也是不可能的。滹陀河虽然可以涉水渡过,但人马在齐胸没背的河水中行走的速度十分缓慢,完颜长之的人马全部渡过滹陀河,在列好阵式,至少也要大半个时辰才能完成。到那时自巳这一边以经完成了撤退和分布,可以从容的分兵两路迎战。



        想到这里,白彦敬忍不住又回头看向滹陀河东岸,只见完颜长之的人马以经分成三队,开始渡河了。充当先锋的骑兵以经有大半踏入了河水中,跑得最多的都差不多到了河中心。最出人意料的是,河水的最深处也顶多只能没及马膝,比原先预料的可淹没马背要浅得多,顶多只有两尺多深,不足三尺。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敌军过河的速度之快,比起陆地上也差不了多少。



        白彦敬不禁大惊失色,虽然不知道滹陀河的水是怎么突然变浅了,但也淸楚情况大为不妙,因为这时自己的全军正在撤退,背后全都卖给了敌人,一但等完颜长之杀过河来,自己根本无法回头抵挡。因此猛然大叫一声:“不好,不要退了,赶快回兵迎战。” 然后立刻招呼身边的士兵,赶快回头迎战。



        但这时西岸的人马正在撤退,锣鼓号角等通信传令之物都不在身边。没有这些东西,白彦敬就是喊破了嗓子,也没有几个人听得见。



  https://www.abcxs.com/book/71575/269245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