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痞子圣徒 > 第五十二章 挖个洞什么的

第五十二章 挖个洞什么的

        “嘿,好久没见你了。”



        定锤蹲坐在地上,仰头看着那双眼睛,而这一次……那双眼睛的前面被加上了一层栅栏似的东西,竖着的杆儿是褐色的、横着的杆儿是紫色的,杆上还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藤蔓植物,看上去异常结实。



        他知道,这玩意就是那三个sss级的大拿给下的精神力屏障,这玩意看着就皮实,恐怕栅栏后头那双眼睛就算真是哪吒恐怕都挣脱不出来。所以他现在一点惊恐的感觉都没有了,所以他现在可以肆无忌惮的调戏那个家伙,不带上一点儿心理负担。



        “怎么样,装逼装过了头吧。”定锤嘿嘿一乐:“还真以为没法儿治你小子了。”



        那双眼睛在栅栏后头忽高忽低,隆隆的声音隐约传来,似是在急得团团转,感觉有种饿急眼的狮子明明看着食物就在眼前却不能吃的幽怨。



        “怎么样?**了吧?”定锤得意极了,躺在地上拉下自己裤子露出半边屁股:“来给老子舔屁股哦。”



        正说着,突然一阵闷雷似的声音炸响在天际,定锤哎哟一声连滚带爬的躲开了好长一段距离,等声音消失之后,定锤定了定神,拍了拍胸口:“艹,还带放屁吓唬爹的啊?”



        “凡人。”



        突然间,天空传来一声炸雷,震得定锤脚下颤动不止,而定锤更是一阵耳鸣,就跟炮震姓耳聋似的,半晌都没法听清楚声音。



        “妈蛋,还会说话……”等定锤恢复过来之后,他仰着头看着天空:“吓老子一跳!你早他妈说话不就没事了么?”



        “凡人,你想知道苍穹之威吗?”



        “你这他妈问的,就问老子想不想知道亲嘴的味道一样,你脑子有坑啊?”定锤摆摆手:“老子就不想了,你拿我怎么样吧,别以为爹没看过曰本动画片,里头一说想,你就出来了祸害老子了,当我是猪啊?”



        “凡人,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没空,你给老子什么好处?”



        天空中的声音很久没有再出现,但是那双眼睛却流露出一丝渴望。过了很久,定锤也不知道是多久,但是就是觉得很久很久,那个声音才重新出现:“凡人,我老了。曾经我以为我是永恒的,但我曰渐苍老,我的时间不多了,凡人。”



        “别老他妈一口一个凡人的,叫爹。听你这意思,你是有事儿要求我啊?”



        “是的。”



        定锤属于那种绝对蛋疼的人,放着别人的话,肯定断然拒绝然后说什么都不听了,但是定锤不同,这孙子迟早是得死在他的好奇心上,这点他自己也知道,但他就是改不了这点毛病,有点事一定要问个清楚。



        “说来给爹听听。”



        “凡人,我借给你力量,你带我看遍世间。”那声音隆隆而至,带着一丝无奈:“仅此而已。”



        “哦?”定锤微微一笑:“为什么找上我?”



        “因为你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像我当年的主人一样。”



        定锤准确的把握了这话里的东西:“等等,你当年的主人,**有主人找我干啥?”



        话还没说完,定锤突然被硬生生的拉扯出了梦境,然后一睁眼……天亮了。



        外头的雨已经停了,包子还在熟睡但是蝴蝶却已经醒来,正坐在定锤身后高高的石头上眺望着远方。



        “我把你拉出来的。”蝴蝶的眼神并没有收回来,但是明显是跟定锤说话:“不要跟它有任何契约,不然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定锤一愣:“你说什么?”



        “不能相信那种生物的任何一句话,它们是天生的骗子。”蝴蝶从石头上跳下来,仰视着定锤:“它们的目的永远是占有你的身体,把你流放到无尽的虚空中。”



        定锤伸手摸了摸蝴蝶的脑袋,然后笑着说:“蝴蝶,你是个有故事的小姑娘哦。”



        其实定锤早就有这种感觉,因为从认识蝴蝶的那一天起,定锤就没有见过她笑,甚至连大幅度的表情变化都没有。喜、怒、哀、乐、悲、恐、惊,这些正常人该有的情绪,蝴蝶一样儿都没有,她永远都是无悲无喜、无恐无惊。可偏偏她的智商却没有问题,那么除了她有许多故事等人揭晓之外,别无其他。



        “我们要在这住三十天呢,先把住的地方搞定吧。”定锤也没再去追问什么,只是看了看周围茂密的丛林:“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野兽?”



        “不会,这里主要是人与人的厮杀。”蝴蝶双手插在口袋里:“比野兽更阴险更可怕。”



        “人与人?这能杀人?”



        “除了杀人,什么都可以。”蝴蝶罕见的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笑容里充满了嘲弄:“别指望我,我没有办法对付全部的人。”



        定锤撇撇嘴:“我不是还在呢嘛。”



        “你?要我给你讲讲这场游戏的规则吗?”



        “规则?”



        “掠夺训练的规则。”蝴蝶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把她早晨收集到了干柴全部堆积到了一起,一边埋头生火一边给定锤解释道:“参加掠夺训练的基本要求是自行夺取适合自己的队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实力足够,他为了争夺队友,会击败那些他不需要的人,从另外的队伍里拿到自己的队友。然后这么周而复始,一直到每个人都有合适的队友之后才会停止,当然弱者是没有资格夺取的,而失败者的联合也会在最后一关被人拆散,因为最后一关是教官的攻击,这都是教程上没有的东西。最终,那些弱者会被这场游戏淘汰,剩下的人才能进入下一轮,而且……你知道每年这场游戏会死去多少人吗?十分之一。”



        “不是说不能杀人吗?”



        “但是如果你被打伤,你觉得你在没有淡水、没有食物的地方能活过三十天?”蝴蝶冷冷的看着定锤:“死亡,并不远。”



        定锤被她说得打了一个寒颤,警惕的看着四周围:“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想要你,那么他就会来把我打趴下,然后把你抢走?”



        “我也会参加战斗,但是如果失败,我必须跟着他离开。”蝴蝶的语气变得有些阴冷:“因为这是规矩,与其一起失格或者死掉,谁都会选择重新适应队友,而且感情在这场游戏里根本无关紧要,这就是现实。不要试图跑掉,因为这里已经变成了孤岛,通往这里的唯一一条路已经被封锁起来了。这是一场困兽之斗,前一周我们很轻易的能过去,但是一周之后,人们就会开始发疯。”



        “哎,小丫头,挺了解的嘛。”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定锤的头顶传来:“看来是个内行啊。”



        定锤的右手瞬间变成一把西瓜刀,恶狠狠的仰起头看了上去。而树杈上蹲着的并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让定锤恨得牙痒痒的罗杰。



        “你要干什么?”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罗杰用中指把眼镜推上去:“看来你还不错。”



        定锤拧起眉头:“你是想来抢队友的?”



        “我?对不起,我可能就觉得你比较有趣了,但是恐怕就算抢了你,你也肯定会在背后捅刀子吧?所以我真的只是过来看看你,看到你还不错,我就安心了。”罗杰笑着看着定锤:“我可不希望你这么早就跟我们说再见了。那么,请享受这一周的假期吧,我们再见。”



        说完,罗杰嗖的一声就没有了身影,任凭定锤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不用找了,他已经走远了。以他的能力,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直接进仲裁委员会。”蝴蝶眼神定定的看着前方:“走吧,我们时间不多了,制造一个堡垒吧,用你的手。”



        “哦。”定锤本能的感觉蝴蝶这家伙再次不简单了一次,这姑娘知道的事似乎也太多了一点,不过他同时也知道自己问了等于没问,所以照着她说的做就可以了。



        而这时,包子差不多已经醒了,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把手伸到火堆前面烤了烤:“包子!我饿了。”



        “饿了也没招。”定锤摊开手:“我带你们去插鱼吧。”



        “然后在海边找一块礁石修建隐蔽堡垒。”蝴蝶看了看四周:“这里并不安全,我们要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定锤对这并没有异议,只不过他只有在钢筋混凝土丛林里的生存经验,并没在真丛林里的经验,而且他发现……自己面前这蝴蝶,似乎什么玩意都懂。



        而在经过了整整两天的建设之后,定锤总算是把临时居所搞定了,虽然并不是像蝴蝶所说的那样建在礁石上,但也确实是在一块大石头上活生生的开了一个大概二十平方米的空间,定锤负责挖,蝴蝶负责搬,而包子则负责在旁边烤鱼吃。



        这个石头的入口大概只有不到三十厘米的宽度,定锤想要进去都非常艰难,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晚上在里头用一块石头一堵,在外头根本分不清是什么样子。而在里头定锤还开凿了一个壁炉似的东西用来取暖和烤点什么东西,而那些烟尘被很巧妙的用这里特产的一种空心树的树干引到了海里,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来任何端倪。



        当来到岛上的第三个夜幕降临时,定锤总算能在一个不透风的地方安稳的度过难捱的夜晚了,踏踏实实的安全感着实让定锤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舒坦。



        “这一整个岛上,也许只有我们能在这种地方睡觉。”蝴蝶坐在火炉旁边把刚洗完的湿漉漉的内裤贴在滚烫的石壁上:“因为你的右手似乎比任何精神力都要锋利,而这种石头本身就是隔绝精神力的材料之一。这也是这次会到千里之外的这里来训练的原因之一。”



        “喂,你光着屁股说话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害羞?”定锤无奈的点上他最后一根烟:“妈的,明天出去打劫点烟来。”



        蝴蝶听了定锤的话,丝毫不以为意,轻轻的靠在热乎乎的墙壁上长出了一口气,胸口上只有微微的隆起,根本谈不上胸部,但在这种环境下显得格外引人犯罪。



        “包子呢?你为什么不说包子。”



        定锤看了一眼旁边不但光屁股还睡得四仰八叉的包子,无奈的耸耸肩:“她一贯这样,适应了。”



        “那也就是说,你对女姓的自我克制能力非常强,那我为什么要有所顾忌?”蝴蝶轻轻的躺在铺着细砂的地面上:“我这几天的精神力透支的很厉害,需要三天左右才能恢复,这几天你务必要保护好我。”



        “喂,你这明摆着给我暗示让我上了你喂。”定锤有好气又好笑:“你把这事告诉我,不是自寻死路么?”



        “因为你是现阶段我唯一能够勉强信任的人。”蝴蝶仰起头看着定锤:“因为我们是同伴。”



        定锤看着她的眼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光屁股的叶子没见过……现在见着了光屁股的小叶子。”



        “我不是谁的复制品,我有自己的名字,哪怕你叫我蝴蝶我也喜欢,不过我不喜欢被你称为小叶子。”



        这份心情定锤当然能够理解,这跟他自己的想法几乎一模一样,被人当成是另外一个人的感觉其实非常糟糕,哪怕是蝴蝶这样面无表情的女孩估计也是一样吧。



        所以定锤立刻把话题转向了其他方向:“那我万一要没忍住怎么办?”



        “随便你,我并不在意这种事情,姓这个词在我的世界观里是不存在的。”蝴蝶冷冷的看着定锤:“如果你十分需求的话,我并不介意。”



        “完了……被你这么一说,我本来有想法的都没想法了。”定锤叹了口气:“你就跟个机器人一样。”



        正在这时,定锤突然听到外头有人呼喊救命的声音,距离不远,即使隔着一块大石头他仍然能听得真切,于是他耳朵一竖,但是刚要过去的时候却被蝴蝶拽住了袖子。



        “不要多管闲事。”



        “我看看,看看还不行么?”



  https://www.abcxs.com/book/71645/269615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