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我当按摩师的那些年 > 意外死亡

意外死亡

        谢东被提审的那天中午,郑钧去市里开会了,他是第三天下班之前才回来的,此时,谢东已经被禁闭了将近50个小时。



        几天没上班,按例要在监区巡视一圈,当他查看到刘勇所在监舍的时候,却吃惊的发现谢东并不在里面,随即又见刘勇挤眉弄眼的,显然是有话要说。



        他立刻把刘勇叫了出来,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关上房门,刘勇便抢先说道:“领导,谢东被关禁闭了。”



        郑钧听后愣了下,面无表情的喔了一声,坐在办公桌后面,眼睛看着窗外的白杨树,若无其事地道:“被谁关的?”



        “你去开会的那天下午,分局案审科过来两个人提审,然后说他态度不老实,就给关了。”刘勇语气急切地道:“我昨天偷摸去看了一眼,实在太遭罪了,您给说句话呗,放出来算了。”



        郑钧用鼻子哼了一声,斜着眼看了看刘勇。



        “你操心事还不少!自己那点破事都没整明白呢,倒管起别人了!”说完,把身子往座位里靠了靠,挥挥手道:“行了,这件事你别管了,回去老实呆着吧。”



        刘勇也不敢再说啥,只是嬉皮笑脸地讨了一包烟,便转身离开了。看着这家伙的背影,郑钧不禁皱起了眉头。



        从前,只要有个单独说话的机会,刘勇便没完没了的追问自己案子的进展,如今咋突然关心起别人了呢?再把谢东进号以来种种怪事联系到一起,就更觉得蹊跷。难道这小子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他边合计着边给值班室挂了电话,当得知提审谢东的是刘胜利之后,脸色越发凝重起来。



        在路南分局,刘胜利和局长赵曙光之间的关系尤为特殊,两人不仅是警校同班同学,而且据说还替赵局长挡过罪犯刺过来的匕首,所以,绝对可以称得上生死之交。这些年赵曙光风生水起,刘胜利也跟着沾了不少光,现在已经是分局预审科的科长,在局里是有一定话语权的角色。类似谢东这种芝麻绿豆的案子,原则上是不需要亲自主审的。



        小舅子抓人,铁哥们主审,看来水还挺深啊,郑钧边想边挠头,自己对谢东的照顾是否多了些呢?万一要是传到局长耳朵里,那孩子工作的事岂不是要受影响。就因为这一身酸臭脾气,这些年把人也得罪差不多了,本以为万事不求人,可如今宝贝女儿就业问题让他彻底明白了人情的重要。



        不求人?门儿都没有,求人都未必管用啊。



        好不容易赵曙光同意帮忙,如果再得罪了这位局长大人,那孩子恐怕真要被安排到区级医院了。想到这儿,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算了吧,哪个庙里没有冤死的鬼呢?在看守所这么多年,这样的事实在太多了。还是睁一眼闭一眼的为好,反正案子也不是自己办的,错也好、冤也罢,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再说,对这个谢东已经很关照了,到此为止吧,他想。



        正想着心事,门一开,一名值班警官突然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主任,禁闭室的谢东昏过去了,呼吸和脉搏都没了,怕是不行了。”



        “什么!”郑钧脸色大变,呼的一声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道:“谁负责的监控,怎么才发现,早干啥去了。”



        嫌疑人在羁押期间非正常死亡,绝对是重大事故,如果追究起来的话,监区主任自然难逃其咎。而且,谢东的案子明显有问题,假如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了,良心上也说不过去。



        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禁闭室,却见铁门开着,一个医务室的警员正在对谢东进行心脏复苏,几个武警战士站在一旁,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样,还有救吗?”他急切地问道。



        医务室的医生都没来得及抬头,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够呛。”



        



        “愣着干嘛,赶紧准备车啊。”郑钧大声说道。



        五分钟之后,看守所所长和政委闻讯也赶了过来,几个人正急得团团乱转之时,却见医生停了下来,挺直身子大口喘了阵儿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道:“车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人怎么样?”郑钧道。



        “还有一口气,不过心跳很微弱。”



        “能不能先给打一针强心剂什么的,最好让他坚持到医院,要死也不能死在这儿呀。”郑钧真急了,说话都岔了音。



        医生点了点头,打开药箱,拿出药剂和注射器,麻利地给谢东注射了药物,然后又观察了下瞳孔和脉搏,回头朝几个人微微点了下头道:“快点吧,估计能坚持到。”



        几个人不敢怠慢,七手八脚的将谢东抬上了车,为了节省时间,就近送到一家条件不错的区级医院进行抢救。进了医院,医生护士手脚更是麻利,几分钟之内,氧气、心电监测、脑电检测等等一大堆设备便安排在了谢东身上,一帮人围着病床,场面相当壮观。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主治医生拿着一把检查单,一边看一边嗦起牙花子。



        “大夫,人到底咋样了?”郑钧焦急的问道。



        医生也不说话,将单子递到一个年长些的大夫手中,两个人研究了半天,最后的结果是一起嗦牙花子。



        “你们给个准话啊,我们领导还等着回信呢。”郑钧有点急了。



        见郑钧一副急头白脸的架势,年长的医生苦笑着道:“警察同志,你先别着急。我干了大半辈子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怪事。”



        “怪事?”郑钧听得有点发懵。



        医生指着化验单和检查报告继续道:“这个患者从入院到现在一个小时了,心跳每分钟10-15下,血压低得惊人,体温还不足8度,在正常情况下,这已经是死亡临界状态了,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个人非但没死,而且各项检查显示,他身体的其他脏器基本正常,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说完,他把一厚摞单子递给郑钧继续道:“你看看。”



        郑钧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瞪着两个眼睛,看了看一动不动的谢东,焦急地道:“我看不懂那玩意,我现在就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



        两个医生互相看了一眼,有点无可奈何的耸了下肩膀。



        “不是有没有危险的事,按照目前的体温和血压,这个人很快就要死了,只是……”



        “还没死透?”郑钧插了一句。



        “好像也不能这么说……”两个医生挠着脑袋,一时还找不出个合适的词。



        郑钧被两个医生的态度弄糊涂了,他搓着手在抢救室里来回走了几圈,最后停下脚步,指着谢东试探着问道:“那他算是植物人?”



        “好像也不算。”医生拿出一张脑电图的报告道:“从脑电图上看,他的大脑非常正常,不属于脑死亡范畴,当然就不能算植物人。”



        “我靠!那到底算啥?”郑钧再也控制不住情绪,骂出了一句脏话。



        “你先别激动,等我们再研究一下。”年长的医生安慰道。一旁的年轻医生忽然一拍脑门儿,低声说道:“对了,今天卫生局的领导不是带着一个北方医院的内科主任来我们这儿搞调研嘛,那个内科主任是全国心脑血管的专家,要不,请他帮忙给定个性?”



        年长医生有些犹豫,郑钧却早已按捺不住,不住催促赶紧去请。两个医生又商量了下,最后决定派护士长去院会议室看看情况再说。



        护士长走之后,许多其他科室的医生也闻讯赶了过来,一时间,急诊抢救室里里外外挤满了穿白大褂的人,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每个人都啧啧称奇,满脸惊讶。由于人多,郑钧索性退了出来,在门口不停地徘徊。



        大概又过了十多分钟,忽然听到走廊尽头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随后一大帮人出现在的视线之中,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急诊的护士长,身后的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大家让一让,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抢了几步,朝抢救室里喊道。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院长大人到了,于是纷纷闪开,有的干脆就退了出来。院长见状,这才回身毕恭毕敬地道:“常局,王主任,你们请吧。”



        郑钧这才看清楚,在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身边,还有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身材高挑挺拔,穿着一身正装套裙,显得典雅庄重。



        这个女人正是常晓梅。



        整合医疗资源,以北方医院为龙头,成立医疗联合体,让国有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辐射面更广,是她上任后抓的重点工作之一,目前这家医院地处市郊,虽然硬件不错,但是医疗水平却非常一般,她今天来,就要是为了协商该院加入北方医院联合体的事情,没想到眼看就要散会了,护士长匆匆忙忙地闯了进来,把患者的情况一说,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兴趣。



        同行的北方医院内科主任王教授,是国内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听说有这样奇怪的患者,当然想亲眼见识一下,于是索性散会,直奔抢救室而来。



        【作者***】:收藏了吗?亲,举手之劳,何乐不为?有什么要求和建议,请加qq84168548(未完待续)



  https://www.abcxs.com/book/71773/270236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