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蜃气象楼台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亚龙洞螈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亚龙洞螈

        “森林”我惊呼道,不远处的山体裂缝处居然有一片森林,森林的树耸立在黑暗之中,随着灯光的照射明显的可以看到,只不过这些树木都是没有叶子的,就这么光秃着。



        “是森林嘛?”曾维忠在我的身后问道,或许对于这种景观他也是十分费解。



        “这种地底下怎么可能。”杜鹏蹲坐下来“就算是有那也应该是会生长在几亿年前的海洋中的吧!”



        也是,过去看看吧!我心里想着也蹲了下来准备把鞋子换掉。目前我们的前面是一处岩石通道,通道分两个层次,一个是地下河水流过的河道,在我的左手边。一个是由巨大的石块和岩石层面组成的走道,也就是曾经是山体层状分布形成的沉积岩,沉积岩在河道的旁边变成了一处天然的河床,我现在站在这里发现五颜六色的沉积岩很好的把这里渲染成了一种缤纷的通道。但是这个通道很滑。



        “两条路怎么走?”饶佐海问。



        我看了看路,心想妈的走地下河太冷,走沉积岩又怕滑倒:“要不我们丢硬币?”



        “可行。”



        “没问题。”



        我们摸了摸口袋突然一个一个的都懵逼的看着对方,戴健问:“谁带了硬币?”



        “妈的,这里是地底几千米,谁吃饱了没事干带钱在身上?不然还打算在这里买东西啊?”



        “那我们丢什么?”



        “背包。”



        “探测仪。”



        “手电。”



        他们说着说着忽然把头转了过来:“盛况你是不是还带着iphonex?”



        我打了一个哆嗦,妈的我记得我下修河河道的时候曾经大张旗鼓的拿着手机自拍发朋友圈,当时没一个人说,想不到现在却被人惦记上了。



        几分钟后我哭丧着脸看着杜鹏拿着我的手机就这么往天上一抛,我的心都碎了。



        “正面。”彭涛喊到。



        “好,那就正面。”



        “走走走。”



        我蹲下身慢慢的捡起手机,欲哭无泪,所幸还能开机。



        人声中有人的声音十分突出他说的是:“请问正面走的是哪条路?”



        我:“......。”



        “算了,别走河道了,我也吃不消。”杜鹏显然觉得我的手机为队伍里带来的气氛够了,便不在消遣我,笑了笑安排了路线。



        我们一个个的换上了长胶鞋和胶衣,并且把头灯的光线打到最亮:“顺着这里走,我们去前面看看那片‘森林’。”戴健最先换好,站起来说道。



        其实一路走过来,我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些人不同于之前我个人的单独行动,如果换做是我我一定遇事马上就跑,而且是毫不犹豫的那种。可是他们不一样,他们的静下心来去探查一番。就拿当初的那条化蛇做比喻吧!我们本可以一枪就解决一条,但是他们非要近距离的观察一下,这一看马上就出事了。



        后来我问戴健才知道,原来他们下洞以后还要对洞内的情况做一个比较详细的记录,如温湿度,内部走向,是否存在生物链......的记录。



        我叹了一口气:“果然公务员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啊!”



        黑暗从两处延伸过来,在我的左手边衬托出了地下河水的绿,那种像是翡翠一样的颜色,我慢慢的从沉积岩上走了下去舀起一捧河水喝了下去,冰的刺骨的感觉瞬间弥漫在我的体内。“我们倒是不会缺水了。”



        “走了。”饶佐海在前面对我喊道。



        “来了。”我应了一声。



        前面的通道尽头离我们越来越近,河水避过岩石层弯过一个弯道进入了地底,而我们的前面却是一个巨大的石层,这里的石层高低不平应该是地壳运动的作用发生变形与变位而遗留下来的形态。我和彭涛看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石梯顿时倒在了地上,大喊累得慌“这里不是下就是上,还有完没完。”



        “溶洞里面千奇百怪,这还不算什么呢!起码还算有路可以走。”戴健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呼哧呼哧的喘息着,然后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走了这么长时间了?爬上去我们就扎营吧!”



        “也好!”我双手支撑在膝盖上,勉强的抬起头“是该休息下了,我肚子都饿了。”



        “又饿了?”饶佐海骂道:“你是猪啊!”



        “你看看,这都走的是些什么鬼路啊,能不消耗体力吗?”我指着我们来时候的路说道。



        “算了算了,反正食物还算多,能吃就吃吧!”戴健丢了一罐罐头过来。



        杜鹏抬起头看了一眼远方:“天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大!”



        “先吃吧,后面的话我们自给自足。”戴健还是主张先爽了再说。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形,估计了一下爬上去应该不难,这里水汽不是很重也没有水流下来,菱角分明的岩石上其实还是有很多地方让我们驻足攀岩的。不过要爬上去应该还是要花费一段时间的,只不过过程相对于之前还算是有惊无险。



        半小时后我们就都爬了上来。



        爬上来之后眼前的地段就开阔了,这几乎是数个足球场大小的地盘,而那一片“森林”就在我们不远处的一个地沟之类。



        “应该是树木不会错了。”饶佐海指着前面黑暗中那瘦小修长的身影说道“但是更像是一种海里的树。”



        “是啊!”戴健应了一声开始把背上的背包卸下来。“这是海铁树的化石森林,海铁树又称柳珊瑚,形如陆地上柳树。”



        “休息了吧!”我也说道,前面的这一片森林是海铁树森林,这些庞大的树木群在离地十几米的地方耸立着光秃秃的树杆,枝干十分坚硬如同是铁一样。最下面这些树木以吸盘与海底石头相粘,我蹲下去用手想去拔都拔不下来。



        我与饶佐海一起走了过去,仔细的看着那些生长出海底的树木,不过就在我用手抚摸树木根部的时候突然我摸到了一处凹凸不平的地方,我拿着手机往下面照去,竟然发现那里是一个图案。



        图案是一个正方形的框,框子是用一条一条的黑色条纹包围起来的,但又没有完全的包围起来,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图阵一样,而那图阵条纹的中间还有一个洞,大概有大拇指大小,我好奇的蹲下去往里面看了看,可是里面却是一片漆黑,更加奇怪的是我就算把手电对着里面照射,里面也依旧是黑魁魁的,我好奇的把手指放了进去。



        “你做什么?”有人走过来一巴掌打掉我的手。



        是戴健,我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你也不看看这上面画的是什么!”



        “什么?”我看着那树根底部的图案,忽然想到这应该是人工的痕迹,而既然有人为的痕迹还是小心为上。



        戴健蹲下来用手电照射着那地方指给我看:“这图案是一道符,是塞鬼路符,古人很是忌讳死于腹中的胎儿,一般来说未成年的人死了,叫短命鬼,死后不得下葬。而那种胎儿死亡,则是被认为是妇女上辈子欠下的债,所以派小鬼前来讨命的,所以他们把胎儿封与树洞下,画上塞鬼路符,让他不会再作祟。”



        “可是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胎儿?”饶佐海问。



        “你想啊,这里修建陵墓这么巨大的一个工程,还有之前我们遇到的古城,看样子当年海昏侯为了修建陵墓是不留余地的把地面上的城池下迁了下来啊!”



        “原来是这样!”我收回手,心想鬼神之说可以不敬,还好我没有伸手进去,不然碰到了那死去的胎儿指不定会被怨鬼缠上。



        “走吧,营地的位置选好了!”戴健指着前面不远处说道。



        杜鹏把营地安札在一片高地上,高地的前面是一片激流,水湍急的从河道里流过,翻腾着白色的浪花,而我们的后面是一片空地,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7点了,我们在这片漆黑的地方已经走了七多个小时了“休息吧!在森林里面把睡袋铺好。”



        接着戴健他们打开了仪器,开始工作起来,我没再去理会他们,自己搭建好帐篷钻了进去。在这种超负荷的运动下,我感觉我的睡意来的很快,临睡的时候大家各自吃了一点罐头,然后商讨了一下明天的计划,明天,听到这个词语我突然觉得有点好笑,抬起头看着漆黑一片的溶洞深处,就算是后天也见不到太阳,明天还能怎么样?走呗!商讨什么?自己骗自己?我没有理会他们着衣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黑暗之中的人似乎很容易睡着,而且看来我之前失眠的原因已经找到了,就是白天工作不饱和,晚上一个劲的玩手机打游戏。



        很长一段时间后,我醒了过来,并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尿憋醒的,怪不得小时候妈妈说睡前不要喝水,现在想想我算是明白什么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现在外面的空气冷的要命,我费尽了力气把手从睡袋中挣扎出来,“嗖”的抽了一口冷气又缩了回去“他娘的太冷了。”我自顾自的说道想着“睡一觉,赶紧睡着,明天起来在方便吧!”就这样我再度硬着头皮试图让自己沉睡过去,可是很无奈的是这样的话压根睡不着,不过就在这时我听到黑暗中一个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个声音不大,但是但随着石头滚动的声音在寂静的黑暗里显得特别的刺耳,特别是对于一个睡意来袭的人来说这却是致命的,我很想说你别吵了老子要睡觉,可是片刻之后我才发现这要说的话并不应景,因为这里是地下几千米的溶洞处,那个声音还在继续,他慢慢的响起,像是一条蛇在地面上蠕动着,伴随着河水的声音,我立马抽出手想要去拿手电筒,但是这个时候我感到了一阵气息。



        那是一股灼热的气息,像是一个人迎着你的面急促的呼吸一样,但是这种呼吸里还带着一丝丝的腥味,很快我又发现这个呼气也太他妈的大了,这哪是一个人低下头对你呼气啊!这简直是一大堆人对着你哈气才会有的温度和气息啊!我马上翻过身子让自己随着睡袋在地上滚了一圈,接着我听到嘎吱的一个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到了地面上,接着一阵类似于娃娃的呻吟响了起来。



        “妈的,有撞鬼了。”我神经一紧立马挣扎的爬出来睡袋“起来起来,全都起来。”我竭力的喊道。



        “吵死啊!”警惕的戴健率先打开了手电,而我在他手电的亮光下看到的是一只身上几乎透明的生物,它皮肤特别柔软并且苍白背上长着稀疏的长毛,部的前两侧长着红色的犄角,嘴巴略长,但是却没有眼睛,漆黑之中它在我们的手电下浑身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辉。



        “蛇?”曾维忠吓得连同睡袋都跳了起来。



        “不对,他有前爪和后爪。”我看着他的身前身后的那一对爪子,整个人都怔了起来,修长如蛇一般的身体,珊瑚一般的犄角和白色疏松的茸毛“龙,这是龙啊!”我惊呼了出来。



        “龙你个大头鬼。”戴健似乎把汉语说的溜到了一种程度“妈了个巴子,这是洞螈,这是洞螈你瞎啊,还是脑子记性不好啊!”



        “洞螈?”饶佐海退后了一两步“那还好,我听说过洞螈,这东西不吃肉的。”



        “不吃你的大头鬼,妈了个巴子。”我吼着把手电的光线对准我之前睡得地方,那里的石块已经被撞得坑坑洼洼的了“这么大的东西,你和我说他吃素?”我看着眼前这个足有两层楼高度,的家伙说道。



        而我们这刚说完,那个洞螈似乎是适应了手电的光线突然弯下身子伏在地上向我们快速的爬了过来。我这边还是睡眼朦胧的,还没有来得及给自己一个感叹的时间,那条洞螈已经蠕动着身体蜿蜒的向我游走爬来。我不敢多做停留,拔腿就朝溶洞深处跑去,这东西不像是蛇,说是爬其实完全是靠他的四肢在地上飞奔,它的速度很快,好几次差点就要咬到了我,但是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鬼东西要吃我,身后的戴健他们已经追了上来,饶佐海则是留下来收拾东西,我一个回头接着就看到那一张血盆大嘴向我扑来。



        我看到这样的景象头皮都麻了起来,之前谁他妈的说这东西不吃肉的,那一嘴的大牙我看着就有点心惊肉跳。“怎么办怎么办?他这是吃定了我啊!”我疯狂的想着应对的方法而后面的戴健已经把枪拿了出来。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开枪的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打到我。不过正当我苦恼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颗和其他海铁树不同的树。



        那是一棵足有40多米高的树。它的树皮呈现出一种灰褐色纵裂横错,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没错!现在我的体力是绝对不可能甩掉那头洞螈的,唯一可以的就是在自己的体力耗尽之前,爬到一棵树上躲开它的注意力。我没有去多想甩了甩膀子就开始向上爬去。



        不一会儿我就爬到了树的高处我唏嘘的感叹着自己的能力,但是向上一看才发现我现在爬到的距离还远远不够树的四分之一。



        喘息中我双脚死死的夹着大树,本我还想休息片刻,可是时不待我轰的一下那条洞螈就一头撞在了我身处的这棵树上,树上顿时摇晃不止,接着一些东西掉了下来,还带着一股臭味,然后树的上面一些东西扑扇着翅膀飞离开了“蝙蝠?”



        我这边还没来得及感叹什么。下面我又是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晃动,低头一看头皮瞬间炸了起来。



        娘的,这洞螈居然开始上树了。



        我这下可是急得,也不知道我是犯了哪门子太岁,这洞螈要这样的追赶我,而且还不惜上树,我暂且不知道这个洞螈是不是和蛇一样具备一些上树偷吃鸟蛋的本领,但他娘的就压根没听说过一条几丈长的东西不顾危险的往树上爬单单只为了一个体积不足它十分之一的生物。



        一方面我甚至在想这东西是不是成精了。“你丫的吃饱了?”我发颠似的垂下头骂道,这里已经是距离地面快要十米的高度了,而这棵树的上面却还没有一点树叶,我抬起头用面距离卡着的手电往上照去,看到一些类似于枝干一样的东西,像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一样身长在半空中,“海铁树的化石?”我说道,一方面自己也感觉太累了,体力真的有点儿透支了,毕竟爬树不比长跑,这可是手脚并用的累活儿。



        我往上又爬了几米,找到一根相对于粗壮些的树干,直直的坐了上去,喘息着,呼吸着,这里冰冷的的空气,太他妈的累了,我呼哧呼哧的像是一头刚刚吃饱了的种猪,双脚悬空吊着,看着下面,想到如果我真是猪你到还有个追我的理由,可爷不是啊,没那口鲜味,您又是何必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我的呢喃,这条洞螈更是迅速的向我爬来,它的一大半边身子还拖在地面上,七寸以上的身体都已经缠绕了上来,就好像是要证明一件事,你就是头猪,老子就是要吃你。(未完待续)



  https://www.abcxs.com/book/71783/27027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