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蜃气象楼台 > 第一百五十章、 渡阴船

第一百五十章、 渡阴船

        这次下潜我们是有备而来,其中戴健身上背着的是一个专业改装过的夹网船,这东西可供6人乘坐。而其他的配件由饶佐海携带,分别是拉丝底,防滑座板以及船桨和安全绳。



        这夹网船是手动的,油动力的我们本来也带了只不过在第一次遇险的时候丢失了,再说那玩意儿又是水泵叶轮,又是发动机的背这么远的距离十分不现实。



        我站在海边看着他们正在给那夹网船打起来,此时海水似乎泛起了大浪,远处的风越来越大了,空气中的冷湿气逐而剧增。我不知道这海风是从什么地方吹出来的,但是我知道这片空间绝对大的出奇,要是真的想在这里面找到龙堂的所在无异于是很艰难的。



        “你不是会一点风水吗?能分辨出古墓的位置吗?”我问彭涛。



        彭涛那边正在踩着脚踏气泵给夹网船充气,也没空理会我,曾维忠接过话:“他也就是三脚猫的功夫,这趟来的懂风水的那个已经葬身鱼腹了。”



        不多时他们已经把船调试完毕,推入了水中。



        逆着海浪与风,我们分两组人分别摇着船桨往海的深处划去,阴海的尽头无边无际,我们在船上安置了一台探照灯,只见光线消失的地方,海与水共同消融在一起。很快我们远离了岸边,眼前与四周皆是海水,我伸手捞了一把海水冰冷刺骨。



        坐在船上,此时杜鹏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防水袋,防水袋里包着一张纸,他把纸平摊开来,我看到那是一张地图。



        “这是阴海的地图。”



        “你还有地图?”我吃了一惊,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我看那张地图是一张古老的羊皮纸,纸上画着山川河道,以及一片巨大的海,而海的中间则是一座类似于岛的地方,岛上有城池堡垒。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就大概的给大家说一下吧!”杜鹏端坐着,酒足饭饱之后甚至还打了一个饱嗝:“这张地图是真品,是当年盛况的爷爷带出来的。”



        “是修河河道下的那座古宅?”我问道。



        “没错,那宅子原本也是通往这地底的,只不过被人炸了,所以我们选择了最坏的路线,而关于这个地方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只不过我还只是第一次走到这么远。关于阴海的计划是从局里刚成立的时候就开始实施的,而实施的源头正是盛况的爷爷所找到的那栋宅子。”



        “怪不得,怪不得我找到那宅子的时候,里面空无一物,原来是早就被你们搬空了。”



        “说实话那宅子我们也不知道建于何年何月,也不知道建于何人之手,但是从我们在那宅子里找到的东西看来,那宅子的主人似乎经常出入于龙堂。”



        “经常出入于龙堂?”我吃了一惊,难不成我们费尽心思找到的东西仅仅只是被别人家的后花园?



        “当初我们怀疑武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了这个消息,然后名义上买了那套房产,但是私底下却让王万祥去接手地下室的挖掘工作,我们曾经找到过王万祥,但是他似乎······。”



        “被蛊控制了?”我猜到。



        “没错。”



        “不对啊,我记得我去过那栋楼,我在楼里面发现了一些其他组织的痕迹。”



        “三方联手吧!”戴健打住了我的话:“你可闭嘴吧!”



        我:“......。”看来关于这个组织的神秘性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的想象,之前我还以为是人多口杂不方便说,现在我们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戴健居然还这么小心谨慎。



        “武鸣这个人十分的神秘,制造假死,偷天换日,然后自己一个人在十多年的时间里秘密进入古宅,然后出入于龙堂之间,而他似乎却不是对龙堂中的某一样物品有兴趣。”戴健接过话题。“这个人的确整容过,但是他的一些都是谜,我们完全无法找到这个人的来历,但是不得不说在某些事情的进度方面他一个人远远领先于我们,甚至是我们整个国家的调查科。”



        “那之前我们在那艘船上看见他偷了一张面具又是什么目的?”



        戴健摇了摇头:“完全不清楚,只要进了龙堂我们才能找到他真正的目的,不然的话我们所寻找的东西还是一团迷雾。”



        “雾?”正说着彭涛打断了我们的对话,他指着苍茫海水的远处说道。



        我们把探照灯的光线打到最大,只见这个时候阴海的海面上不知为何飘起了一团云雾。



        “那是什么?”



        它像是积雨云漂浮在距离海面不到一英尺的高度,正以龟速向我们移动过来。



        “噗噗。”我忽然听到了旗子飘动的声音。



        “叮叮叮!”还有叮当响起的声音。



        我们纷纷抬起头感受到声音是来自于远处的那团云雾,我们此时停下了手中的划桨,夹网船漂浮在水面上,而那片云雾正慢慢驶来。



        “雾里面有东西。”曾维忠忽然说道。



        接着随着那整团雾气把我们包裹进来,视线所及之处是白茫茫的一片,而耳边则是那些诡异的声音,戴健把地图收好,我们纷纷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枪,此时谁也不知道这片雾有多大,也不知道雾里面有什么,这里能见度极低,而且才一会儿我们满身就布满了水汽。



        海水波澜不惊,平静的出奇,而这团雾气中却是云谲波诡,处处透露着怪异的一面。



        “有船!”



        我们站在夹网船上,顺着杜鹏手指的方向往前看去,果然发现有一艘船破开雾气驶了过来,船上有一面旗子,侧身有渔网,而之前听到的声音似乎就是这里传出来的,风吹动渔网上的铃铛,声音不绝于耳。



        “这种鬼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船?”



        随着船越来越近,我们居然看见船头还站着一个人,接着又有十多艘船破开雾气驶了过来,这不是一艘船而是一个船队。



        “喂······。”饶佐海喊了一句,但是马上被杜鹏按住了。



        “你他妈的疯了,这种地方你还以为会有活人吗?”



        “这是阴兵,是曾经死在鄱阳湖上的渔人。”戴健忽然说道:“鄱阳湖那地方邪门的很,经常有人在禁渔期结束后入湖打渔一去不复返的,0年的时候有【  更新快】一家二十多人去打渔,结果全死了,没一个人回来,尸骨船只都捞不到,想必是都被水流冲到了这里。”



        杜鹏此时半蹲在船上也小声附和道:“深海浮沉棺,黄泉渡阴船。这是水里最邪门的两种东西,那些渔人死于此处便化作了阴兵,盲目的在阴海上徘徊,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为什么会路过这里。”



        此时我猛然想起了小时候听到的阴海龙门的传说。



        “来了!跪下,低下头!”戴健吩咐道。



        “什么?”



        我看见那一艘一艘挂满了海藻青苔的船只已经行驶到了我们的面前,而那些站在船头的人五官腐烂,浑身的衣服上披满了海蛇一样蠕动的东西。



        “别哆嗦。”



        我们按照戴健说的跪了下来,低着头,就这样船在水面上平缓的漂浮着。



        忽然耳边旗子和铃铛的声音消失了,传来了人声低语。



        “有人在说话!”我转过头问道。



        “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说。”



        “咚!”忽然我们的夹网船被撞了一下,接着便是止步不前,我回过头看见我的面前是一双残破的草鞋,鞋子上满是贝壳。



        “是个人。”我打了个哆嗦。



        所有的人此时都闭口不言,但是耳旁却是一刻不停的传来鬼魂呢喃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杂,如同是一台老式的收音机。



        我脑中猛然间一片空白,我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接着整个人直接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还在船上,船也依旧在迷雾中飘荡,只不过那些阴兵不见了。



        “你醒了我还以为你魂被勾走了呢!”戴健和其余人都坐在我的不远处。



        我捂着脑袋,感觉它像是要炸开。“怎么回事?”



        “你意志力不坚定,差点被阴兵勾了魂魄,你没见那其他船上坐着那么多的鬼魂嘛?”杜鹏说。



        “按民间的说法,这里可是阴海,阴兵驶渡阴船勾了生人魂魄进入阴间的地方。”



        我大惊失色,猛然坐起来拍了拍我的脑袋,又四周看了看,发现迷雾之中只剩下我们了。“那些船呢?这里是哪里?水路走到什么位置了?”



        “第一个问题,船走了。第二个问题,这里还是阴海。第三个问题,这么大的雾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去什么地方辩位置。”



        我哦了一声,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后福?”戴健哼了一下,接着我发现我们的后方传来了水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巨大的船只,或者怪物破开水浪行驶过来。



        “会是什么?”我们一个一个提心吊胆的。



        “这么大的雾,鬼知道是什么。”



        “近了。”



        忽然一艘巨大的钢铁船只破开迷雾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只见那船的首端上写着四个大字。



        “怎么可能?”杜鹏最先看到了那字,面色灰白,不敢置信的自言自语着:“这不可能。”(未完待续)



  https://www.abcxs.com/book/71783/270278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