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执宰大宋 > 第235章 诗与词

第235章 诗与词

        未央这边,自然不用他操心,若是连这点小事都要老师亲自过问,也白瞎了这么些年的教导。



        王弗被苏八娘拉到身边坐着,说着小话,只是一双眸子,不停的向苏轼瞟去。



        苏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大笔一挥,笔走龙蛇,随即扔了毛笔,兴冲冲的赖在了自己的姐姐身边,跟王弗眉来眼去的,一副恶心样子。



        苏八娘没好气的给了苏轼一个爆栗,让他安分一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怎地就如此急色,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看来回去得好好教育一番了。



        苏轼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还一门心思的往王弗身边凑。



        未央终于看不过去了,就算人家是你以后的媳妇,也不用这样讨好吧?他一把把苏轼抓了过来,坐在身边,递给了他一块糕点。



        苏轼这个人,除了才情妖孽之外,对于美食,那更是有一种执念,这种执念,甚至超过了所谓宿世因缘的诱惑,转眼间就投入了消灭美食的大计之中。



        毕竟是皇家出来的美食,虽然比不得蓬莱美食那般,但是胜在精致,而且少见,吃起来还是很香的。



        王弗看苏轼摇头晃脑的吃东西,有些小小的失落,不过毕竟还是十来岁的孩子,转眼间就被场中出现的一位大帅哥吸引了目光。



        要说大宋当官的,还真没有几个不漂亮的,士人最重风仪,尤其是当官的,若是长得不够帅,科举的时候,不能给考官一个好印象,那么分数肯定上不去。



        无论是什么时代,看脸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一般无二。



        说起来这个毛病,还是大宋才开始出现的,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活的太过轻松的原因。



        比如科举的前三名,分别为状元、榜眼、探花,称之为“三鼎甲”。



        这其中,最有意思的便是探花,状元是皇帝钦点的,一年全国才出一个,是当年全国考生中文化水平最高的人。但是很多人其实都更想当探花,他们宁愿不当状元也要当探花,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在千百年的科举制度中逐渐形成了一项潜规则,这个规则就是当探花的人一定要非常的帅。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如果中了探花,不仅是朝廷对你才华的肯定,还是朝廷对你的外貌的肯定。这就造成那些中了探花的人虽然功名没有状元的高,但是他在朝廷中受欢迎的程度却不会亚于状元。



        所以说,古人也是看脸的。



        状元没什么好骄傲的,只要才华出众,再加上皇帝青眼有加,对于有些人来说不难,但是探花,那是妥妥的看脸,你要是不帅,根本就不可能得探花之名。



        场中的这位,就是去年的探花刘攽,刘攽一身玄色窄袖襦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



        此人一出,顿时全场肃静,几乎所有的女子,都双眼放光的看着他。



        探花郎啊!这可是稀罕物,看一看也是正常的。



        未央虽然不爽此人如此风骚,惹得自己大小老婆都频频注目,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小子长的确实帅,在场之中,年轻一辈,能比得上他的,当真没有几个。



        刘攽出场,先是给帝后施礼,然后环环抱拳,笑道:“今日盛会,天下才子济济一堂,圣天子在上,诸公在座,天佑大宋!天佑吾皇!开一朝盛世。



        下官不才,愿抛砖引玉,先赋诗一首。”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这是应有之义,既然是集会,自然要有人做这个引子,去岁的状元公本来是最合适的,只是性情木讷,比不得探花郎长袖善舞,由他出面,自然是最好的。



        刘攽开口吟道:“



        八月金明秋水高,池水夜坼声嘈嘈。



        前村农家喜且乐,近郭扁舟屯百艘。



        蛟龙婉蜒水禽白,渡头老翁须雇直。



        城南百姓多为鱼,买鱼欲烹辄安乐。”



        “好!”不知谁带头起哄,大家纷纷点头称赞,这首诗做的四平八稳,只能算是中规中矩,但是大家并不计较这些,给了刘攽极大的敬意,毕竟人家是皇帝推出来打头阵的不是?不能夺了下面人的风头。



        一首首诗不断的传了上来,帝后阅览之后,便传给臣子们,大家一起鉴赏。



        “好诗!”文彦博是排在第三位的,双眼放光的盯着一张纸,摇头晃脑,如饮琼浆,让后面的贾昌朝等人恨的牙痒痒。



        大家都是文人,对于诗词之道,自然都爱到骨子里,你老文拿着不放手是什么意思?



        “文相公,可否与老夫一观?”眼看文彦博似乎有往袖子里塞的准备,贾昌朝终于开口了,好东西藏起来,你还想留作传家宝不成?



        文彦博尴尬一笑,万分不舍的递给了贾昌朝。



        贾昌朝捏着那张纸,双目放光,啧啧赞道:“如此才情,堪比李杜啊!”



        当朝首相次相都这么夸赞,让后面的人更加心痒难耐。



        贾昌朝也想藏起来,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还是传了下去。



        未央狐疑不已,到那张纸传到他这里的时候,他不由笑了,没有别的原因,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皇后娘娘虽然说是以情景为题,但是潜在的意思,是以当前的景色和少年少女为题,大家都不傻,自然知道其中含义。



        这首诗虽然借助了比喻,比如把金明池换成了西湖,这也是诗人作诗的常理,借喻嘛!总比写成“欲把金明比西子”来的好了不少,这句堪称是神来之笔,实在是缺不得。



        他回头看了一眼苏轼,心中暗笑,这年头能找一个跟苏轼相比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一首首好的诗词传了过来,除了苏轼的这首诗,还有一首好诗。



        渭水尘空绀业倾,桐江烟老汉风明。蚤知贤达穷通意,閒把渔竿只钓名。



        未央翻了翻记忆,知道这是未来的三元及第,冯京的作品,便传了下去。



        冯京毕竟是冯京,还是有些才华的,虽然比不得苏轼,但是与自己其他学生比起来,单以诗词论,也在伯仲之间。



        大家看完了,点评了一番,最终还是点了苏轼的那首诗,作为第一道题目的首名。



        苏轼嘿嘿一笑,上前接了一块玉佩,至于女子那边,也有不少好诗问世,只是意境上差了一些,但是也有一位叫姓魏的女子,夺了头彩。



        第二道题目,自然是词了,苏轼以一首《蝶恋花·自古涟漪佳绝地》夺得头名。



        自古涟漪佳绝地。绕郭荷花,欲把吴兴比。倦客尘埃何处洗。真君堂下寒泉水。



        左海门前酤酒市。夜半潮来,月下孤舟起。倾盖相逢拚一醉。双凫飞去人千里。



        两次拔得头筹,大家终于开始正视这个小胖子了,虽然他的诗词中,透漏出极其旖旎的气息来,但是大宋民风开放,还不在乎这些,大家在乎的是,这个小胖子的才情,也太过逆天了。



        苏轼得了两块鸳鸯佩,很是开心,随手赠给了王弗一块,引起了一片“哦”声,羞的王弗脖子都红了,老王方在下面笑的极其开心,满意无比。



        冯京也在不远处,他此刻双目直欲喷火,恨恨的盯着那边,心中升起无限怨毒,本以为自己这些年苦心游学,又有富相公倾力栽培,更请教了不少名士大儒,早就今非昔比,区区苏轼,无论是年纪与阅历,都比自己差的远,如何能比得上自己?



        可惜事与愿违,有些东西,对于有些人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冯京若是与苏轼比试贴经、墨义,估摸着苏轼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论起诗词歌赋,对于苏轼来说,这就是喝水吃饭一般简单,都不带想的,冯京不输才是没天理。



        未来的三元及第,此刻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恰好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行色匆匆,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这下子,冯京一腔怒火彻底被引了出来,抬手就是一巴掌,还未等那诚惶诚恐的小厮道歉,抬手就是一巴掌,把小厮扇的天旋地转,脸颊快速的肿胀了起来。



        “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敢冲撞本公子!”



        冯京的伙伴们同时皱了皱眉头,身为士人,自然有士人的骄傲,如果与同为士人的人起了冲突,大家都没话说,同仇敌忾,也算义气,但是与一个下里巴人冲突,实在是有失身份。



        所以他们都下意识的离冯京远了一些,冯京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所为不妥,生生的压住了怒火。



        “还不快滚!”



        那小厮屁滚尿流的滚了,谁都没注意到,小厮低下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嘴角挂起诡异的冷笑,藏在袖子里的双手,比划两下,似乎在寻思,从哪里下手,才能一击毙命。



        就在这时,皇后娘娘的第三道题目,终于传了过来,那就是:作画!



        身为文人,诗词好固然重要,一笔好字,一副丹青,才是文人的根基所在。(未完待续)



  https://www.abcxs.com/book/71790/270391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