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农门纪事 > 085 陆子翊写给林园的信,追查钉耙的事(一更)

085 陆子翊写给林园的信,追查钉耙的事(一更)

        林园往家走,半路上,遇上了沿村叫卖豆芽菜的小贩。

        那汉子推着个独轮车,车上放着两大筐豆芽菜,有绿豆的,有黄豆的。

        防着太阳晒焉了菜,筐子上面各盖着一块湿布。

        古时没有包装袋,豆芽又是散装的,汉子聪慧,不知从哪里采了一些荷叶来,用来包豆芽。

        几个从田里劳作好往家走的村民村妇们,三三两两走上前问价格。

        “绿豆牙八文一斤,黄豆芽六文一斤。”

        有称半斤的,有买一斤的。

        林园听到豆芽菜的价格,心中喊了一声“阿弥陀佛“。

        好贵!

        现代那世,可只有三分之一的价格啊。

        可一想,这一世的物价,哪一个不贵?

        生产力低下,运作成本高,为了生存,可不就往贵里卖么?

        林园摸摸兜里的钱,还了债后,买了些生活必需品后,还剩了五十文钱。

        她摸出三个铜板递了过去,“来半斤黄豆芽。”家里的菜,口味太单一了。

        豆芽的营养,可比其他蔬菜的高多了。

        “好勒!”

        汉子麻利地称了菜,拿片荷叶包着,递给了林园。

        “大叔,豆芽生意好吧?”林园同他聊起来,她要不要也做做这个生意呢?

        汉子收拾着箩筐,摇摇头,“前几年还行,这几年卖豆芽菜的人,越来越多了。一村三个人,买的人还不多……,赚不到钱了。”

        “大叔您说谦虚话呢!”林园笑着。

        “哪里谦虚哟,是真的呢,小姑娘你问问另外几个卖豆芽的就知道了,往年推两筐出去,不到半天就卖完了,现在是从早到晚才勉强卖完,有时候卖不完的,还得运到乡里的集市上低价卖才卖完。”汉子说着,摇摇头,走了。

        林园抱着荷叶包的豆芽往家走,想着,她不如试着发发豆芽菜?

        用来改善家里的伙食?

        三文的钱豆子,能发不少豆芽。

        林园回到家,才走进篱笆院门,就见林翠笑眯眯从堂屋中走来,“姐,有个好消息,要不要听啊?”

        林园朝她瞪一眼,“别卖关子了,有话快讲,我还有事呢!”

        林翠笑道,“陆大哥给你写信了,寄到了村里的里正那儿,我给取来了。”她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来,捏着一封信朝林园得意地晃着。

        陆子翊给她写信?

        林园有些惊讶。

        “快给我吧。”林园伸手要拿信。

        “你给我什么奖励?”林翠一脸笑眯眯。

        林园将一包豆芽塞她怀里,“我买了吃的,够不够?”说着,从林翠手里抢走了信。

        林翠抿唇笑着翻了翻眼皮,抱着豆芽去了厨房。

        林园没有马上去看信,信已收到,又不会丢,她担心林大柱的伤脚。

        放下背篓后,林园把信揣进怀里,匆匆走进林大柱住的屋里。

        “爹,你的脚好些了吗?”林园走过去问道。

        林大柱看到女儿进屋来,将身子往床靠上挪了挪,笑道,“好多了,刚才胡大夫来过了,他看了下伤口说,比他想像的恢复得要快,没有肿呢。”

        林园走上前,探了下林大柱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说明伤口没有恶化,又伸手轻轻按了按林大柱的脚背,微微有些水肿,这是可以接受的范围。

        林园这才放下心来,对林大柱说,家里的事有她和娘,翠儿也懂事了,叫林大柱不必担心,

        林大柱不想女儿太忧心,免强笑着。

        但那眼底,还是浮着惆怅。

        这些瞒不过林园的眼睛,为了让林大柱高兴,她兴奋说道,“爹,你知道吗?昨天我捡的灵芝,卖了个好价钱呢!”

        林大柱目光一亮,马上问道,“哦,卖了多少钱啦?”

        林园摇摇自己的一只手,“五两!”

        林大柱惊讶道,“怎么卖了那么多?”

        “是呀,女儿运气好,听说是刚采的,一个客人不等药铺收货,马上买走了。”林园一脸喜色。

        “好好好,那敢情好。”林大柱感受到了女儿的喜悦心情,神情顿时舒缓不少。

        “对了,爹,女儿将那五两银子还了债。有三人的债还清了,这是收回的借条。”林园从衣兜里取出借条,递给林大柱。

        林大柱点了点头,“好好,不错,将帐本拿来,把这本笔债划掉吧。”

        “是呢,爹。”

        又说了些轻松的话题,让林大柱更加高兴后,林园这才走出林大柱的屋子,走到前院中的一个小木桩上坐下来看信。

        信装在一个竹筒里,竹筒的一端是空心的,上面封着腊。

        林园拿小木棍戳穿了腊,取出里头的信封来。

        信封外面的封口处,也封了腊。

        双层保险?

        林园好笑地摇摇头,打开信,一行行苍劲有利的字,跃然纸上。

        陆子翊在信上说,他在滁州府的衙门里,寻了个喂马的差事当着。

        在那里,认识了个兄弟,跟他十分的谈得来,又说,干完一个月就会回家来,还会将兄弟带回来让她见见。

        林园无语,这是重友轻色了?

        谈到兄弟时,字里行间浮着喜悦之色,却不说想她的话……

        唉,果然是个呆子男人啊!

        林园无语,可看到后面的落款日期时,林园微怔,这封信,早于陆大娘的信寄出来的?

        陆子翊先想到给她写信,再想到给陆大娘子写信,林园决定,原谅那呆子男了。

        林园将信放进自己卧房里的箱子里,这时,她不经意看到了那个装有首饰的红漆小木匣。

        那是陆子翊送给她的。

        林园打开匣子,拿出一只发钗来看,发钗十分的精美别致。

        一个粗汉子,居然会挑这么好看的首饰,林园忍不住一笑。

        。

        今天是端午,林志的学堂里放一天假。

        林家三姐弟在林大娘子的带领下,打扫屋子,洒雄黄,燃艾草。

        林大柱在床上躺不住,想坐在院子里看着家里人忙过节的事。

        一个手脚健全的人,忽然不能走了,心中难免失落,林园便扶着林大柱走到后门处坐着休息。

        虽然家里的条件还是差,但就着自家的几样蔬菜野菜,依旧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尤其是一盘绿豆芽拌韭菜,十分的抢手,林翠和林志,吃的饭,比平都多了一碗。

        林大柱更是赞不绝口。

        林大娘子叹道,“好吃是好吃,但卖得太贵了。”

        林园笑道,“咱们自己也可以做呀。”

        林大娘惊讶问道,“自家做?我们都不会呀。”

        “我会,我来做!”林园笑道。

        说干就干,林园匆匆吃完,在厨房里翻出了前一年留下的绿豆。

        她寻了个旧木盆,将半斤绿豆泡了起来。

        林大娘子好奇问道,“就这样可以了?”

        林园说道,“泡到天黑时,再倒进一个筛子里,将筛子放在一个装水的盆里,上面盖着湿布,这样的天气,三天就可以吃了。”

        大家听着林园描述怎样发豆芽,都十分的期待。

        吃罢午饭后,林园又赶往陆家,去看陆大娘子。

        虽然林园对陆大娘子的口音,和认识字的事情,十分的好奇,但她不想在这个时候问,只说了陆子翊也写了信给她的事。

        陆大娘子笑道,“我还怪他来着呢,写信只写给我,不写给你,真是太不像话了,原来是你的那封信,收迟了。”

        娘两个正说话,窜门回来的陆子燕走来说道,“园子姐,林大叔的脚怎么啦,好些了吗?我去香儿家玩的时候,秀水村的胡大夫给她家大哥正看病,胡大夫说林大叔的脚受了伤,刚从你家过来。”

        “你爹的脚出事了?昨日个他路过这里时,不是好好的吗?”陆大娘子惊讶地问着林园。

        林园心说,这真是个多嘴的胡大夫,这么点儿事,也要跟陆子燕说。

        她便笑道,“没多大的伤呢,被一只钉耙扎伤了脚而已。”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快说说。”陆大娘子喜欢起了林园,对林园家里的事情,也十分的关心起来。

        林园无法,只得将昨天离开陆家后,林大柱的脚被扎伤的事,对陆大娘子说了。

        陆大娘子目光凝重,“阿园,每个铁匠打铁的手法是不一样的,你拿着那只钉耙去各个铁匠铺子里问问,一问就能知道,那只旧钉耙,是谁家的。”

        林园正为不知从哪里打听钉耙的事,而发愁时,听陆大娘子这么说,心中豁然开朗。

        “谢谢陆大娘提醒,我马上去打听。”

        离开陆家后,林园回到家里,拿着那只旧钉耙,就去村里的铁匠铺子里打听。

        秀水村的铁匠说,从不打三齿钉耙,他只打四齿的钉耙,说四屋台村的铁匠才打三齿钉耙。

        四屋台村离秀水村只有三里来路。

        是林老太的娘家。

        林园拿着钉耙,又去了四屋台村。

        打铁的汉子拿起钉耙看了好一会儿,说道,“这不是陈家的钉耙吗?前年拿到我这里来修过。”

        林园眨着眼,“大伯,哪个陈家啊?”

        “就是东头山坡上的那家呀,门前门后都种着枣树的那家,家里有个老姑太太嫁到秀水村的便是。”

        原来是那家……

        林园心中冷笑,这不就是林老太的娘家么!

        “大伯,你可认得准不?你咋知道,这钉耙一定是那家的?”林园担心这铁匠认错,再三问道。

        铁匠轻哼,“我当然认得了,这把钉耙装木头杆的地方坏掉了,我给修好了之后,他们家赖着不给钱,一共欠了二十文!三年都没还!明明是有人故意翘坏的,可那家不讲理,非说我打薄了是质量不好才坏的,这都用了十年了赖着说质量不好,你说好笑不好笑?也就他一家!”

        林老太天生小气刻薄,她娘家的弟弟也一样,那钱是能赖一个是一个。

        林园道了谢,又匆匆赶回家里,将打听的事情,对林大柱说了。

        林大柱惊讶道,“园子,不可能是你奶奶,更不可能是春生。”

        林园冷笑道,“爹,今天一早,我看见春生鬼鬼祟祟的站在我家秧田边上瞧着什么,样子十分的可疑,他是不是在钉耙?还有这钉耙,是舅公家里的,奶奶人舅公家拿来给了二房,也是情理之中。”

        可林大柱还是说道,“就算是你奶奶从舅公家拿的,也没个证据,说是她或是春生丢的呀,许是贼子偷了去,觉得是个坏的,丢在那里呢?”

        林园气息一沉,林大柱咋这么老实?

        谁会丢在他们家的秧田里哟?

        这年代,铁器贵得不得了,买把新的钉耙要二百来文,坏掉时大家都是修一修,一用用几代人,就算是修不起来的那种,也会将废品卖给打铁的,得个几文钱,也不会白白丢掉。

        “爹,究竟是不是他们丢的,您跟我一起去看看就知道了。”

        不容林大柱反驳,林园借来了马车,扶着林大柱坐上去,将车赶往二房。

        林大柱是个老实人,只说道,“园子,一会儿好好说话,别吵起来。”

        林园点头,“晓得了爹,我不吵架。”

        她要打架!

  https://www.abcxs.com/book/73605/290016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