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农门纪事 > 093 净身出屋,书呆子童秀才(一更)

093 净身出屋,书呆子童秀才(一更)

        朱家请的帐房,拿着算盘左算右算,扣除林二柱家中所有的物品,加上现银五十八两,外加旱田水田,一小块鱼塘,还是不够数。

        将五间大砖房加进去,还差四十八两。

        总不能将他们自己卖了吧?

        得,只能写个欠条了。

        朱大娘子拿一把大锁,将林家二房的大门一锁,扬了扬手里的田契和地契还有欠条,看了眼林二柱一家子,冷然说道,“年底要是不还上四十八两银子,明年你们全家到我家打长工去,还完钱为止!哼!”

        说完,带着自己的相公和兄弟们,扬长而去。

        嚣张跋扈得跟一群土匪似的。

        朱大娘子俨然就是那土匪婆子。

        “呸,土匪,王八蛋婆子!往日和她家的交情,全被狗吃了!一点同情心也没有!”林二柱媳妇看着朱家人的背影,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

        “娘,咱们现在怎么办啊?”从吃穿不愁的家境,一下子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林秀月心中感到恐慌。

        她一直笑林园家穷,但现在,林园家至少有个破屋子住,她家却连房子都赔掉了。

        除了手里的几件随身衣物,其他的全都赔了债。

        刚才算着算着,钱不够时,娘将她头上的一只成色不好的银钗也拔了下来,还了债。

        “船到桥头直然直!怕什么?”林二柱媳妇回头看着自己住了近二十年的几间大砖房,不甘心地咬了咬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祸是林春生惹出来的,他心中有愧,生怕林秀月气得狠了,打他一顿,将身子往后挪,悄悄跑了。

        “都是哥哥惹的祸,要不是他……,咦,哥呢?”林秀月想到了罪魁祸首,马上来寻人,可哪里还找得到林春生?

        林春生这会儿,已经跑向他另外的好朋友家去躲祸去了。

        “哼,他跑得到是快!等我再看到他,我非打他一顿不可!”林秀月咬牙切齿。

        只不过呢,林春生的主意打错了。

        往日他家还有钱的时候,他时常拿钱出来,请大家一起吃吃喝喝,朋友们得了好处,当然是跟他玩得好了。

        这会儿呢,他家赔光了钱的事,已经传遍了村子里,没钱的人,谁会跟他玩?何况,他还多了个不好的名声——爱背后捅刀子。别人不借钱给他,他就赌气害死那家人的鱼塘,完了还嫁祸给小堂弟。

        这么恶毒的人,谁敢跟他来往?

        这不是引狼入室么?

        所以呀,林春生在村里溜哒了一圈,没有一个往日的朋友理会他。

        客气些地,说这会儿有事,没时间跟他玩。

        不客气地,直接放狗咬他,将他撵了出去。

        天气热,肚了又饿,回家又怕爹娘和妹妹打他。

        林春生委屈又害怕地坐在路边哭了起来。

        林翠提着篮子,到自家地里去摘新长出来的豌豆,家里来了客人,姐姐林园叫她多摘些新鲜菜。

        看到林春生坐在路边放声大哭着,她翻了个白眼,心里骂了一句“活该”,大步走过去了。

        林春生心中正没好气呢,见林翠不理他,似乎还翻了个白眼,心中的火气顿时冒了出来。

        “死妮子,你哼什么哼?你属牛的,鼻孔朝天翻?”林春生挽了下袖子,大步朝林翠冲去。

        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林翠回头一看,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跑,“林春生,你疯了,你敢打我,我叫我姐夫打断你的腿!”

        “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哼,要不是你家,我现在会这么惨吗?没一人理我,你还敢笑我?你个死妮子!”他比林翠个子要高,腿长动作快,没一会儿就追上了林翠。

        抬脚用力一踢。

        林翠摔到了地上。

        好在脸只噌到青草地上,没有破皮,但也疼得她眼花直冒,“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可林春生才不会吝惜她,照打不误。

        手脚并用,拳打脚踢。

        “喂,怎么打人啊?住手住手!再不住手我喊里正了啊!”有人朝这里大步跑来。

        林春生看到有人来了,丢开林翠跑掉了。

        林翠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又疼又委屈,抬着袖子抹眼泪。

        “咦,你不是林志的二姐吗?刚才打你的是谁啊?”这人走到她的面前,关切问道。

        林翠听这声音有些耳熟,抹掉眼泪抬头看他。

        原来是林志的先生,隔壁村里那个新秀才童从文。

        “原来是童先生啊。”林翠不好意思起来。

        “你快说啊,打你的是谁啊?太不像话了,一个大男人,居然打你一个小姑娘,还下着死手打!一定要严惩!”童从文的书生脾气又上来了,愤恨地甩着袖子。

        “是我二哥呢,他心中有气,看我不顺眼就打我。这是我们家的事,你别管了。”林翠从地上爬起来,捡回了篮子和小铲子。

        她们家怎么闹,哪能让一个外人插手?

        再说了,这还是林志的先生。

        “是哥哥就能打妹妹吗?姐妹兄弟得相亲相爱,哪能像仇人一样打个你死我活的?”童秀才愤愤说道。

        林翠不好跟他说什么,只讪讪笑了笑,“反正他都跑掉了,我也没事了。刚才多谢先生了。”

        她朝童从文点了点头,继续往田里走去。

        “诶,你去哪儿?”童从文在她身后喊着,“小心你那二哥再跑出来打你啊!”

        林翠皱了皱眉头,没回头地说道,“我去摘菜。”

        心说,能怪姐姐说,死读书的人,容易成书呆子,这可不就是个书呆子么?

        没见她胳膊上挂着个篮子?手里拿着个小铲子?

        又往田里去的方向,不是摘菜,难道是去听戏?

        “我跟你一起去!”童从文想了想,跟上了林翠的脚步。

        林翠一愣,回头瞧着童从文。

        她没有听错吧?

        这书呆子要跟着她?

        她一个姑娘家啊!

        “你……你跟着我,合适吗?我……我们又不熟!”林翠好笑又好气。

        “谁说不熟了?我是林志的先生啊!一会儿我还要去你家找林志呢!有些事情要问他。你这会儿要是再出事,我怎么过意得去?没看见就罢了,看见了我可不能坐视不管。”童从文走到林翠的跟前,“走吧,你摘菜,我站在一旁候着你。”

  https://www.abcxs.com/book/73605/29068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