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农门纪事 > 0137 林园安排宴席(一更)

0137 林园安排宴席(一更)

        家里的碗筷不够用。

        林园推着独轮车,带上箩筐,打算到几家关系好的人家,借些碗筷锅子来。

        乡下人家大多都穷,不像少数大户人家家里,会准备着几百人吃的碗盘,随时可以办宴席。

        村里人大多不富裕,家里的碗筷,也只够添几个客人的用度。

        像办宴席这种大量用的时候,不借不行。

        当然了,都是互相借。

        今天张家借李家的,过几天便是李家借张家的,流行互帮互助。

        其实,林园先去了最近的朱家借,朱家有钱,自家家里就有一整套办宴席的碗筷。

        本着想缓和两家关系的做法,林园露着笑脸说了请求,但朱大娘子傲气,凉凉说了一句,“家里没有,你去别家吧!”就把林园推出了院子。

        林园心中暗讽,没有?一个都没有吗?这是看不得她家好,故意的吧?

        不借就不借,她找别家借去。

        到村里人家借碗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家主动要来帮忙。

        有些家中事多娃多的,林园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张家的大媳妇和二媳妇要来帮忙,林园同意了。

        因为两人的孙娃都有了,家里事也少。

        两个热情的妇人,帮着林园将独轮车推到了新屋。

        新屋的前院宽大,能够同时开六桌。

        堂屋也能摆两桌。

        后院不摆宴席桌子,后院要摆开锅灶做饭菜。

        三人合力推着独轮车进了院子。

        院中,凉棚已搭起,六张从邻居家借来的桌子,已经整整齐齐地摆了开来。

        “瞧着好热闹呀!”张大媳妇笑道。

        “可不是嘛,像娶妇似的。”张二媳妇也笑道。

        “两位婶子辛苦了,屋里坐屋里坐。”穆远枫正在忙着摆桌子,见林园领着老邻居来了,忙迎了上去。

        两个妇人上下打量着穆远枫,双双皱起了眉头。

        张大媳妇看一眼妯娌,手一摊,“唉,可惜咱两家的闺女,不是定了亲了,就是嫁人了,要不然啊,就和大柱家结一门亲!”

        “是呢,是呢。”张二媳妇也附和叹一声。

        两人相视一眼,又一起拍拍穆远枫的肩头笑起来,“咱两家没有适婚的闺女,村里有啊,赶明儿你婶子们给你相个好的,包你满意。”

        村里妇人便是这样,见不得没有订下亲事的未婚男女,只要看到一个,就十分热心地当起了月老。

        林园是现代人,对这种现象,见多不怪。

        只望着自己哥哥发笑。

        穆远枫是个走南闯北的人,什么人没见过?面对两个妇人的调笑,他根本不在乎,当然也不会脸红好奇了。

        他大大方方地笑道,“婶子们费心了。屋里坐吧?”

        “好好,屋里坐。”两个妇人哈哈一笑。

        她们是来帮忙的,哪里肯休息?到后院跟林大柱夫妇打了声招呼后,马上挽起了袖子,找活儿干起来。

        拦都拦不住。

        林大娘子歉意地笑道,“辛苦两个嫂嫂了。”

        “不辛苦不辛苦。哎呀,咱几家难得有喜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张大媳妇笑道。

        除了张家两位媳妇来了,牛大爷家的儿媳孙媳也来了。

        住林园家新屋对门的张家,也来了人帮忙。

        五个大媳妇小媳妇,手脚麻利地忙活着。

        但人一多,就容易出乱子。

        倒不是说,这些邻居妇人们做的不好,反而是太热心办了坏事。

        比如,有一堆碗已经洗过了,张家大媳妇又去洗,被牛老太一吼,“唉哟,你个呆娘子,再洗那碗就洗破了,我刚洗过了一遍了,洗这一堆吧……”

        牛家儿媳妇呢,瞧见章家媳妇抱着盐罐,就要往盆中的肉块上洒盐,吓得赶紧夺过来,“婶子诶,刚放过盐巴了,再放就不能吃了……”

        张二媳妇又问着牛家儿媳,“你刚洗的那把韭菜呢?快拿出来,我要切菜了。”

        又听掌勺的大厨大伯在厨房里喊着人,“我锅子里的油都烧热了,那肉骨头洗净没有啊?洗净了快拿来。”

        他一问,就听帮忙的妇人一拍大腿,大声嚷着,“哎呀,肉骨头还没有跺呢。”

        “什么?骨头都没有跺?我说你们几个,一直叽叽喳喳的叫个啥呢?别只顾着聊男人,咱现在得聊菜!”掌勺大伯操着锅铲,鼓着眼站在厨房门口大声喝道。

        几个妇人笑骂他几句,马上嘻嘻哈哈地找骨头的找骨头,找菜板的找菜板,忙个人仰马翻。

        乱哄哄的,没个主次章法。

        林大娘子从没有亲自办过宴席,三年前老太爷过世时,那是族里的老太爷带着人操持的,她只听从就行。再之前,家里也穷,生辰什么的,是办不起的。

        再再之前,她未嫁人在娘家时,是娘家大哥弟弟和爹娘操办宴席,她什么也不必管。

        今天忽然面对这么多的人和事,她一时懵了。

        看别人家办宴席,也没多少事啊?怎么到了她这儿,就事儿特别多呢?

        好在邻居媳妇们性情好,大家虽然互相埋怨着,但还是说说笑笑着,麻利地做事。

        林园安慰着她,“娘,你只管站在厨房看着上的菜分量够不够,每桌的菜是不是上齐了,就行了,其他的事,由女儿看着。”

        林大娘子吃惊说道,“园子,这……这事情很多呢,你怎么忙得过来,”

        林园微微一笑,“不是有大家吗?”

        士兵再厉害,主帅不会指挥,仗也是打不赢的。

        林园便对五个帮忙的妇人和章家小哥,还有家里人,进行了分工。

        比如,牛家儿媳是个细心又爱干净的人,林园安排她洗蔬菜。

        牛家婶子刀工好,林园将肉和鱼这类费刀工的事儿,交与她。

        章家媳妇则专管洗碗筷。

        林大娘子管着灶堂,给大厨烧火,另外,还要盯着菜碗中菜的份量,太多不好,太少也不行。

        林翠和林志则负责给厨房打下手,比如,端去切好的菜,送装菜的碗,撤下泔水。

        章家媳妇的儿子,是个好青年,林园安排他担清水和倒泔水。

        张家两媳妇个子大,行动麻利,林园安排她们端盘子送酒。

        菜碗重,端菜的托盘大,端菜是个体力活。

        怎样上菜,也给两人作了安排,一人管一样菜,这样一来,就不会出现有的桌重复送菜了,有的桌没有菜。

        大家都是邻居,是天天见面的村里人,就算菜送重复了,菜送少了,大家也不计较,说笑一番,主动还回去。

        便这样一来,不是显得主家办事能力不强么?

        一个小小的认亲宴,也会出错?

        林园不想出任何差池,细心地对所有人吩咐着。

        她嘴巴甜,一会儿一个大婶,一个嫂嫂哥哥的,喊得大家笑呵呵地都喜欢着她。

        至于穆远枫,今天他可是主角,当然不能让她干活了,他得站在前院那儿,迎客人,在客人吃酒时,得倒酒陪酒。

        林大柱则带着他认亲戚认熟人。

        林园看似没有活儿干,却是最忙的。

        她得安排座位。

        村里人吃酒席,坐的位置可是有讲究的。

        朝东朝西,朝北朝北,坐正屋,还是坐院中吃,都能分出高低贵贱出来。

        对于村里的同姓,得按着辈分排。还有和自家走得近的,得过人家帮助多的,也得安排好座。

        另外,便是自家的亲戚了。

        林大柱在昨天时,已经去过了林大娘子的娘家和林老汉原配的娘家。这两家,一个是林志舅舅家,一个是林大柱的舅舅家。

        是亲戚中最重量级的亲戚,这得安排在堂屋中坐,不能坐院中。

        院中座位,那是安排邻居们坐的。

        因为人多,林园怕出错,事先将所有人的名字,全写了下来。

        再请教过林大柱关于辈分的大小后,她一个一个在纸上标注起来。

        妻舅母舅两家住的远,来得迟,林园将那些位置空着。

        同村邻居们先到了,早到的几人,正和林大柱穆远枫,站在院子中的空地上,大声说笑着。

        就在这时,院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哭喊声,“了不得啦,林大柱大儿子是个骗子,装神弄鬼专骗婆子的钱!”

  https://www.abcxs.com/book/73605/29630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