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梨诺封以漠 > 第1347章 二少篇,第一次大吵架

第1347章 二少篇,第一次大吵架

        原本就纳闷送她这么干手环有什么用,就算真是温无辛送的,他们曾经有过去,她又是做时尚工作的,她随便说个“忘记”或者“搭配应急”什么的借口应该都能搪塞过去,原来关窍在这个手环的意义?

        只是折腾这一通,就是为了让封一霆以为她带着温无辛送的定情信物吗?会不会太幼稚?

        季千语很不解!

        不过从封一霆的面色反应,她多少也猜到,这个手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或许他也怀疑,但这样的结果,平了他至少一半以上的情绪。

        其实有时候有些事,决定结果的不一定是轰轰烈烈的过程,恰恰就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枝稍末节。

        没抓到现实的把柄,那这一切就全变味了。略显尴尬地扯了扯唇角,丁若雪道:“你的闺蜜可真奇怪,送这种东西还刻字?”

        这本身就不正常!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的事儿,但效果已经大打折扣,而且前面自己挑拨了这么多,这一刻真是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说不闹心是假的,所以丁若雪的口气难免有些酸。

        白了她一眼,季千语明显不高兴地道:

        “身正不怕影子斜,谁规定礼物只能男人送?我们就喜欢自己买互相送!以后你有什么喜欢的告诉我,我也可以送你两件让你感受感受,你就知道这种感觉有多好了!”

        明明就自己想法不纯,还怪别人歪,这女人,可一点不像外表讨人喜欢!

        总之一番交谈下来,不知道本身情敌的抵触,还是旧爱新欢的无法交融,季千语对她,从头发丝讨厌到了脚后跟!

        再加上手环的事儿是被她挑出来的,季千语心里真跟吞了个苍蝇似的——快恶心死她了!

        如果说前面是故意视而不见,这一刻,心思澄明了些,封一霆的感觉也就更清晰了,看了看丁若雪,眉宇间已经有了不满的神色:

        “时间不早了,你也该累了,回去休息了!”

        变相地送客,已经吃了个闷亏,丁若雪也没再说什么,只能先撤了。

        房间的门阖上,空荡荡的屋子顷刻被一层诡异的低气压笼罩了,回身的瞬间,季千语的脸也拉了下来,望着桌上的饭菜汤碗,就觉得十分刺眼,冲回桌边,她就蹭蹭地把所有吃食全都端走整个倒进了厕所。

        直勾勾地看着她来回跑着,封一霆也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心情,明显地感觉到她的情绪了,可事实上,原本没吃饭其实是在等她的,只是没想到出去溜达的时候会突然听到关于那个手环的事情,丁若雪又碰巧这个时候过来了。

        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没让她喂过,今天,他真得是受了刺激,以为她一直戴着的是温无辛送出的那个手环,再加上小护士讨论的那些神奇的说辞,不停地在脑子里徘徊,无形中还是影响了他,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拒绝丁若雪的亲近,没有急着赶她走,没有怕两人撞上。可事实上,他第一口汤都还没喝到。

        把碍眼的东西扔地差不多了,回到床畔的附近,看着床上那一点凹凸,鼻息间还残留着别样的女人香气,皱着鼻头,季千语越看越是碍眼,拿着自己买的糕点,咬了一口越看越碍眼,纠结着还是直接全给丢进了垃圾桶,吐出口中的蛋糕,她一并给扔了进去:

        “苦死了,放多少糖?骗人!”

        忿忿地踹了一脚,心情很糟糕地,她直接拿起了一边的包包。

        转身的瞬间,封一霆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你干什么去?”

        “回家!睡觉!我也累了!”

        怒吼一声,季千语直接甩开了他的手:不是不理她吗?这个时候跟她说什么鬼话?

        天天在这儿陪他,有事都两头跑,饭都没吃还急着赶回来,也没听他跟她说一句累了的话,倒是记挂着别的女人:

        她就不会累吗?

        出力不讨好~她当然回家去睡大觉!

        “语儿——我还没吃饭!”

        攥着她的手,封一霆的态度稍微软了些,甚至有些苦肉计的故作可怜状。

        他不提还好,一提季千语就更生气,猛地一把就推开了他:“饿死才好,饿死一个少一个!跟我有什么关系?”

        反正也不缺她喂!

        火地要死要死地,转身,蹬蹬地,季千语发了一通脾气后,直接调头跑了。

        “砰”地一声摔门声传来,封一霆猛然意识到,她生气了,她是真得生气了!

        起身,封一霆也只能苦哈哈地自己去收拾了物什,原本还想着多住两天,终归,还是不得不这一天出了院,而且摆明了是“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逼近了十一点,此时,房间里,季千语似乎也是很生气,正捶着一个娃娃在闷头乱走。

        一见她,甩手就把抱枕娃娃给扔到了沙发上,调头往里侧一边的角落里走去,一副不想见到他的样子。

        放下行李箱,冷静了一路,封一霆的理智也回来了不少,还是主动走了过去:“手环怎么回事?”

        梨诺应该不叫endy吧?

        隐约间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封一霆却有些拿捏不准。

        像是一颗雷丢下,倏地回身,摘下,季千语一把砸到了他身上:

        “一个破手环,你就这么介意?就算是温无辛送的我戴着了,能代表什么?一个手环就能决定一段感情,你当年怎么不去弄个丘比特直接套在她手上,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什么远亲近亲的,不都什么解决了?省得现在跟个什么似的见面还要背着我偷偷摸摸地?”

        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愤怒是在吃醋,季千语发着脾气,也是极致的口没遮拦,近乎瞬间,封一霆的脸色就变了,这不只是封一霆心口的刺儿,也是他身上的逆鳞,跟丁若雪的这段个孽缘孽情,不只是爱恋的纠缠这么简单,其中的一点,便是这层关系,让他承受了无数道德的指点与压力,甚至连私心里,他都曾一度质疑自己是不是个变态,怎么会对表妹产生这种畸形的恋情?

        那一段时间,他真得差点没抑郁了!

        再加上丁若雪的病跟她的剪不断理还乱,封一霆默默承受了多少,不经历的人也许根本无法体会他内心的痛楚与煎熬。

        可以说这是一个禁忌,连他的兄弟都不是很清楚连封以漠都不敢跟他直言置喙的,可是这一刻,季千语就这么戳到了他的心窝上,还是用一种极致凌厉的口气。

        像是鼓着脓包的伤口血淋淋地摊在了人前,这种感觉不同于以往的自己的独自舔舐,这一刻,封一霆的脸色都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难看与诡异:

        “你说什么?”

        其实归根到底,他介意的并不是手环,而是她!

        但是太生气了,季千语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只知道他背着她跟旧情人见面两人还很亲昵了,虽然以前就知道,对这一切也从未抱什么幻想,但亲眼看到跟有心理准备还是两回事,特别站在女人的角度,看到那么美那么柔弱的一个女人,心底缺失的安全感跟妒忌心都泛滥了,这一刻,她的生气愤怒都无法控制:

        “我说你们不要脸!她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别用这种凶巴巴的眼神看我,我只是说她两句你就不开心了吗?你不想出院,不就是想她心疼你等着晚上这出?现在满意了吧?我说手环是以为你送的才收的才戴的,你信吗?我说哪个乌龟王八蛋闷骚小狐狸陷害我,你信吗?我说我被关在仓库里才失约你还不照样不信?不信你问我干什么?拿我当你们的挡箭牌遮羞布,我说她两句还不行啊?”

        越想越生气,季千语忍不住地鼻头就酸了:“反正你们两个就是合着伙地欺负人——”

        一个不理她,一个就争锋相对地挤兑她!想起自始至终,他居然一句话,一个字都没多说过,心里肯定是偏向那个女人,明明她才是正牌,还是被他强抢的正牌,季千语就委屈:

        “我就说你们了,一个不要脸,两个也不要脸!一个变态,两个都变态!”

        “你?”

        心里的火气刚压下点,她就蹦出这么一句,每每都在戳他的心窝挑战他的极限,封一霆的脸色一阵乍青乍白的难看,肠胃又像是打了结疼得他五脏六腑都像是要翻了天:

        “干嘛?被我说中了你还要打我吗?”

        他敢家暴一个试试?她拿她没办法,她就不信奶奶婆婆都不说话!

        “季千语!”

        气得胃疼,一说话,封一霆就觉得肚子里有股气一抽一抽地扯着筋骨,深吸了口气,他无语道:

        “……我跟丁若雪什么都没有,以后别让我听到你再说这种话!”

        连他父母都不曾当面这么骂他,封一霆真有种活活掐死她的冲动,怕被她再气回医院,转身,封一霆甩手大步往门口走去——

        “砰”得一声剧烈的摔门声传来,瞬间醒悟,季千语也懵了三秒:刚刚她说什么了?给力”syingshu5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abcxs.com/book/77479/331610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