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66章狗咬狗

第166章狗咬狗

        林夏至一听这事儿有门儿:“徐滔啊,上回给我跟你说过!你看啊,徐滔是村长的侄儿,他老丈人又是里长,压着村长呢。”

        “可是村长的亲家还是县丞呢!”林晚秋道。

        林夏至的身子都趴在桌上了,她尽量往林晚秋那边儿凑,脖子伸得长长的。

        若是再长一点儿,林晚秋觉得她都能直接去带盐吊死鬼了。

        “秋啊,这你就不懂了,县丞是朝廷命官,他们得爱惜身上的那身皮。

        他们见的好东西也多,你也是在县里住的人,该知晓县里的好房子好东西多了去了,若是样样都想谋夺,那还不乱了天了啊。

        可这村里不一样,穷乡僻壤的天高皇帝远,啥事儿都是村长说了算,他要栽赃你们,你们必定跑不掉。

        但若是里长出面去找他,他必定不敢乱来,至于县丞……就是徐福去找他,他也绝对不会管这些破烂闲事儿。

        也不是多少银子的事儿,他犯不着冒险。”

        林晚秋迟疑:“大姐……村长真那么坏么?平日里瞧着,村长一家子还是挺公正的……”

        林夏至:“哎呦我的妹子,你可别傻了……”

        “林夏至,你个娼妇,老娘撕烂你的嘴!”

        正在这时,孙氏从门外冲了进来,直接扑向林夏至。

        林夏至蒙了,这老娘们儿咋冒出来了。

        她的脑袋一疼,头发就被孙氏给薅了,孙氏下了死力气,给林夏至疼得直抽凉气。

        这还不算完,孙氏的脚直接招呼她的下三路。

        “老娘要你瞎比比,不把你这踹血乎了老娘不姓孙。”妈的,他们家谋算的事情就让这卖腚的老娘们儿给抖落出来了,孙氏这会儿杀了林夏至的心都有了。

        “啊……放开我!”林夏至疼蒙了,她开始反抗,抬手就捞了孙氏两爪子,给孙氏脸上立马就多了几道血道子。

        “杀人了!”

        “来人啊!”

        “赶紧把他们分开……”

        林晚秋乘机就跑了出去,赵二婶儿带着两个娘们儿进来了,假吗意思的劝架,推推搡搡的就把两人裹带出去了,两人打地忘我,没注意就被推搡到大门口。

        赵二婶恨不能拿个铜锣来敲:“哎呦……要出人命了!”

        “杀人了!”

        让她和她带着的两个婆娘一嚷嚷,很快江家门口就围满了村民。

        大家见打在一起的是村长媳妇和林夏至,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这村里平常可没人敢惹村长媳妇,而林夏至的人品一言难尽,也没啥人愿意惹她,或者是跟她深交。

        所以这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视觉效果还是比较惊悚的。

        “赶紧去找村长,有人说。”

        “张鸭子去了。”

        “哎呦,把他们拉开吧。”

        “这咋拉啊?”

        众人瞧着打在一堆的两人犯愁,打到这副惨烈的程度,还真是不好下手拉。

        “江家媳妇,这是咋回事儿啊?”有人问林晚秋。

        林晚秋急得掉眼泪,就是摇头,不肯说。

        “我知道我知道,林夏至说村长要谋算江家的宅子,让她妹子拿二百两银子出来平事儿。

        江老大的婆娘问找谁平事儿,林夏至说找徐滔,还说徐滔老丈人是里正,里正出面村长就不敢蹦跶。

        说村长卖徭役名额,把咱们村的青壮报上去顶替别人的徭役,他自己收钱,村长还跟衙门的税官勾结,在赋税上加一成,搜刮我们一成油水。

        还说村长贪修路挖井的银钱……反正都是坏话,被孙嫂子听见了,可不得撕起来。”

        “就是,我也听见了!”

        “我也听见了,本来是来江家找点儿活儿干,没想到一去就听见这些。”

        几个妇人你一句我一句,村民们顿时就听明白了。

        感情这是想讹人家老江家的钱啊。

        二百两银子,还真敢开口说。

        不过,村长是不是在打宅子的主意?

        这可不好说,而且林夏至说的村长做的那些事儿村民们都知道,明镜儿的,只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大家都敢怒不敢言而已。

        没想到啊……

        林夏至的心竟然这么大,为了讹两百两银子,这些话也跟林晚秋突突。

        不过……她大概是以为没人听见,然后林晚秋也不敢拿出去说吧。

        毕竟在外头说村长的坏话……林晚秋还想不想在村里呆了?

        就算她说是林夏至说的……呵呵管你谁说的,反正是你这张嘴秃噜出来的,村长指定找你麻烦。

        再者,没有证据的事儿,人林夏至可以来个咬死不认。

        哪晓得竟然这么巧,这话让别人听见了不说,其中还有村长的婆娘。

        “都给老子住手!”村长黑着脸跑了过来,之前那几个婆娘说话声音又大,他赶巧听见了。

        好悬没把他给气死。

        好一个林夏至,好一个徐滔。

        徐郎中也跟来了,这会儿他的脸色都是白的,急忙跟徐福解释:“大哥,一定是林夏至乱说的,她攀扯的咱们滔子,滔子啥样的人你能不知道伐么,从来都是你说啥是啥,这么多年敬重你这个大伯比我这个亲爹还多,你可不能听这婆娘瞎说啊!”

        “就是啊大哥,这个林夏至为了讹江家的钱财,竟然攀扯我们家滔子,还攀扯大哥您,这种婆娘就给给她个教训!”

        徐郎中的婆娘范氏也跟着道,说完她就参与了战团,去把林夏至的袄裙扯开,下死力气去掐她胸口的软肉。

        可以说这娘们儿非常会下黑手,跟她嫂子一样,她嫂子攻下三路,她就攻上面,差点儿没把林夏至的黑葡萄给掐掉了。

        这下把林夏至疼得吱哇乱叫的,惨叫声渗人得很。

        老林家的人也气喘吁吁的赶到了,见状真的是傻眼了,许氏嗷的一声就加入了战团,想把林夏至给抢出来。

        可惜,徐家两妯娌根本就不给她机会,徐福的二儿媳妇见状就跑去帮忙,还有几个巴着徐家的婆娘也跑去帮忙,下黑手,拉偏架,愣是把林夏至和许氏给打晕了。

        江鸿远不知啥时候站在了林晚秋身侧,垂首在她耳边喃喃:“狗咬狗,这戏好看,我媳妇能耐!”

  https://www.abcxs.com/book/77486/33163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