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501章斩断

第501章斩断

        江鸿远的底细在他来告密的时候乔庆就擦查了个底朝天。

        加上乔庆这么多年的封疆大吏不是白当的,在京城他照样有不一般的人脉势力。

        多多少少还是查到一些蛛丝马迹,虽然尚不明确到底是谁,但跟几个成年皇子脱不了干系,是夺嫡的祸事。

        他不怀疑江鸿远,相信将江鸿远也是有依据的。

        所以乔羽的担忧在他看来都是破绽,只是有些事儿,他不可能给乔羽掰开了揉碎了说。

        江鸿远不是池中物,即便不能笼络,他也不想与之为敌,更何况,江鸿远对他乔家九族有活命之恩。

        “你去让知府结案,就说凶手已经抓到,是北狄人,去把之前乔振抓住的北狄奸细扒了舌头交给毛柏崖,让他判斩立决,明日午时押到菜市口处斩!”

        “是,大人!”乔羽应下,他知晓,大人这个动作出了,便是在为江鸿远辟谣。

        乔羽走后,乔庆就拿了一张空白的折子写了起来,折子的内容赫然是擢升江鸿远为千户。

        乔振空缺出来的千户位置,他给了江鸿远,左右江鸿远剿匪有功。

        林晚秋从得知江鸿远当了百户之后,就开始帮他画训练器械,她在闲鱼上买的书,上面有特(警)训练的图片,和一系列器材以及使用方法,以及训练方法。

        林晚秋就是照着这些书挑挑拣拣,选取跟这个时代没有大冲突的器械来画,交到江鸿远手中就是厚厚的一本册子。

        而江鸿远自然是将这些东西找人做了出来,之前在宿喜手下的时候他用了一部分,这次他打算全部用上。

        东西已经装好了车,只待出发。

        晚上,两人自然是少不了温存,江鸿远无奈地想,可惜他又要离开小媳妇了。

        舍不得。

        真的是舍不得!

        “远哥,咱睡了成么?”林晚秋实在是抵挡不住了,她可怜巴巴地哭求道。

        江鸿远将唇凑在她耳边低喃:“媳妇……老子这一走不知晓多久才能回来,得把你喂得饱饱的才行,否则你要是想老子了咋整啊?”

        呜呜……我饱了,我撑着了!

        第二天天不亮江鸿远就起床了,林晚秋还睡着,他十分不舍得亲了亲媳妇的脸颊,抱着她磨磨唧唧了半天这才帮她掖好被角离开。

        老子披星戴月地离家,只为将来给你更好,更安稳的的生活。

        江鸿远没有回头,一头扎进了未明的天色中。

        虽说杜修竹杀了乔振,但江鸿远不打算把他透出去,乔振的命他本来就不打算留着,原本是想着把后头的人钓出来再杀那狗曰的,可杜修竹却出手了。

        杀了就杀了吧,事情再难也难不到哪儿去。

        唯独让他不高兴的是,乔振不是他亲手杀的,让杜修竹抢了先,不得不说这个贱人真的是恶心得一手好人!

        这狗曰的玩意儿,偏生江鸿远还不能动他!

        江鸿远到了总兵府,乔庆让人将挑出来的一百人交给江鸿远,人手交接完毕之后,乔庆就带着江鸿远去了他的书房,他在舆图上给江鸿远指了地方。

        “这里有一个中型山贼窝子,你们将其剿灭,然后就地驻扎……等我命令!”

        “是,大人!”江鸿远抱拳应下。

        乔庆没跟他说上折子帮他请五品千户的事儿,只嘱咐他一切小心,说家里这边儿他会帮着照应好的。

        江鸿远道谢,乔庆亲自送他出城门,乔庆的态度摆开了,城中百姓议论的风向就开始变了。

        林晚秋混迹在人群中,看着江鸿远远去。

        事实上,江鸿远一出门她就醒了,知晓他要走,便匆匆洗漱更衣,连早饭都没吃便去城门口守着了。

        骑在马上的江鸿远气势惊人,她十分不舍地盯着江鸿远的背影,忽然他一个回头,两人的目光越过人群相遇交缠。

        等我!

        江鸿远冲着她做了个口型,便转身策马而行。

        江鸿远走后,知府衙门就开锣宣布,找到了杀害乔振和唐民的真凶,知府门外张贴了告示,写明凶手是几个潜入西桐城的北狄奸细,并公布了斩杀北狄奸细的时间和地点。

        醉仙楼的包围也撤了,里面的人可以走,但是醉仙楼却依旧查封。

        乔振死在醉仙楼,乔庆迁怒之下,醉仙楼买卖良家女子的案子便爆出了好几件,醉仙楼上下全被发卖……

        婵娟被杜修竹买走了,离开这个地方,她跟做梦一样。

        五天后。

        “公子……咱们这是去哪儿?”跟着杜修竹上了马车,婵娟就问。

        杜修竹淡淡地道:“去京城!”

        京城?

        婵娟闻言眼中一亮,听说京城是整个大周最为繁华的地方,她对京城还一直都十分向往。

        马车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城门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便有人骑马追了上来。

        “敢问前面可是杜修竹杜公子的马车?”

        杜修竹睁开眼睛,他挑开马车帘子,示意车夫停车。

        追来的人在车夫警惕的目光中策马上前,待杜修竹挑开车窗帘子,他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来递给杜修竹:“这是我们太太让给公子送来的,太太说愿公子保重。”

        杜修竹接过锦盒,也没问来人他们家太太是谁,只道了声多谢便又吩咐车夫赶路。

        他摩挲着锦盒,一言不发,神色莫名。

        婵娟本是伺候男人出身,自是懂得察言观色,杜修竹此刻气势低沉,明显心情不是很好,她便屏住呼吸,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想惹杜修竹不快。

        良久,杜修竹才打开锦盒,里面放着两个细脖子瓷瓶,和一个陶瓷罐子,一个瓶子上烧制着‘百毒丹’三字,一个上头烧制着‘回春丹’三字,而陶瓷罐子上则烧制着‘雪蟾膏’二字。

        锦盒中有张纸条,纸条上分别写了这三种药物的用途,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是她的字迹。

        她心里有自己,还担心自己的安危。

        可却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能跟自己多说。

        她……

        这些药看效用就知晓并非凡品……杜修竹忽然十分恐慌,他觉得林晚秋是在用这些药来斩断他和她之间的关系。

        不管是杀乔振还是跟江鸿远说的一些信息……她用这些当作报酬……

        杜修竹越想越心疼,他的脸色煞白起来,眼中也露出痛苦的神色来。

        婵娟吓坏了:“公子你怎么了?”

  https://www.abcxs.com/book/77486/33164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