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672章 瞧不上

第672章 瞧不上

        “可是伯爷……伯夫人的动作还差点儿。”崔嬷嬷道,心说公主她都是这么教导的,一个泥腿子让她这么费心是她的福分。

        “滚你娘的,你她娘的是主子还是老子是主子?老子明儿就去问问皇上,问皇上是不是瞧着本伯没娘,给本伯送个亲娘过来!”江鸿远眼珠子一瞪,脸上的疤痕一扭曲,把崔嬷嬷吓得脸白。

        “奴婢不敢。”崔嬷嬷很是稳了一番心神才道。

        “不敢就滚,给你脸了!”江鸿远骂道。

        林晚秋去拉他袖子:“你发什么火,崔嬷嬷也是为了我好。”说完,她挡在江鸿远身前,对崔嬷嬷道:“嬷嬷累了一天了,先回去歇着吧,明日还指望嬷嬷帮我梳头呢!”

        两口子一个厂白脸儿一个唱黑脸儿,堵得崔嬷嬷没话说,只能退下。

        用晚膳的时候,花月荷雪齐刷刷地都现身了,把江鸿远临时给林晚秋调的两个侍女都挤兑到一边儿去了。

        林晚秋笑着瞧了一眼江鸿远,别说,这四个人伺候起人来简直就比江鸿远给她的人有眼色多了。

        好比江鸿远多看了哪一道菜一眼,花儿啊雪啊啥的立刻就会用公筷给江鸿远布菜。

        难得的是,还没忽略她。

        把她也照顾得周周到到的。

        江鸿远本来想把人哄走,被林晚秋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轰走干啥啊,多省事儿多好玩儿啊。

        特别是林晚秋吃完了一碗饭,在她们不可思议的目光下让她们再添一碗饭的时候,那震惊的表情……

        在没有网上,没有电视看,没有苏破天的言情小说看的时候……总要给自己个儿找点儿乐子啊。

        “愣着干啥,赶紧给夫人盛饭去,另外,给老子换个大碗,这酒杯似的碗是在喂猫儿呢?”说完,江鸿远举着筷子拍了拍桌子上的汤碗:“给老子来个比它大点儿的海碗。”完事儿他又用手比划了个圈儿:“给夫人换这么大的碗。”

        花月荷雪:……

        得,去厨房找碗去吧。

        碗到底给换了,换了碗之后林晚秋倒是没有再添第三碗,两口子把桌上的才吃了个干净,江鸿远还有些意犹未尽。

        花月荷雪:……

        崔嬷嬷来瞧了一眼,简直没眼看,她想说两句,可是江鸿远在她不敢,就寻思着等江鸿远不在跟前儿的时候她再单独跟林晚秋说。

        这要是在宫宴上,在别的府邸的宴席上堂堂伯夫人这么能吃还不得被笑话死啊?

        男人的饭量,又是猛将,多吃点儿没啥,最多让人震惊一下,可是女人就不成了。

        这一顿晚膳下来江鸿远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样子,林晚秋问了一句:“要不然再让她们给你煮碗面?”

        “不用。”江鸿远摆了摆手,被这帮人盯着不自在,偏生小媳妇又不让他们退。

        算了,七八分饱胀差不多得了。

        “出去走走?”江鸿远问林晚秋,林晚秋漱口之后就问他:“你前头没事儿了?”

        江鸿远点头:“没事儿。”他们在京城又没有产业,哪里来的那么多事儿?

        说句不好听的,他现在就是个光头伯爵。

        皇帝自己把自己的部署打乱了,后头自然是要补救的,不给他兵权是一头,另外就是给他题伯爵府名,但是乔庆没有。

        这是打定主意要挑起他和乔庆之间的不快。

        两人出去溜达就没有让人跟着,这头花月荷雪就吐槽上了。

        “她怎么这么能吃?”

        “天哪,出去还不得丢丑?”

        “她丢丑是好事儿,伯爷早晚都会厌倦她。”

        “等伯爷厌倦了她,咱们的机会也来了。”

        “只是伯爷那样的……瞧着挺吓人的。”关键还粗俗,不过这不是她们能选择的。

        崔雪听着她们吐槽没吭声,只是笑了笑。

        四个人各怀心思,初来乍到总是要试探试探的,但是由谁来试探……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想冒这个头。

        “咱们也该有个章程,不能四个人都守在这儿。”良久,崔雪便道。

        “什么章程?夫人又没吩咐。”崔花没好气地道。

        “她一个乡下来的能懂什么?要不这么着,咱们还是去找崔嬷嬷吧,请嬷嬷安排。”崔荷道。

        “那成,去找崔嬷嬷。”

        几人的意见达成一致就去找崔嬷嬷,崔嬷嬷想了想也就给她们安排下来了,崔花和崔月一个班儿,崔雪和崔荷一个班儿,今儿晚上崔花崔月先值夜,明儿早上崔荷崔雪接手,往后都这样,每天早上伺候了主子起床洗漱之后换班儿。”

        不管是宫里还是别的勋贵家的大丫头都是这么安排的,四个人也没多说啥。

        崔雪问了一句:“夫人身边原本跟着的两个丫头呢?”

        崔嬷嬷道:“她们没规没矩的,先让她们上我跟前儿把规矩学好了再安排。”

        “可这样的话主院儿的人手也太紧了些。”手下没粗使的丫头,有女眷在,小厮又不能在主院儿晃悠干活儿。

        崔嬷嬷道:“那有什么事儿你们就使唤她们两个干,我去找管家让他采买些人手。”

        几个人闻言都点头,觉得这样安排很不错,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想这事儿到底对不对。

        按理说从宫里出来的人是最重规矩的,自己个儿的规矩也不会错。

        她们之所以堂而皇之地将林晚秋忽略掉,是真打心眼儿里就没瞧上林晚秋,觉得林晚秋什么都不懂,欺负的也是她不懂,都想趁着这个机会打压林晚秋,好叫她往后对她们言听计从。

        讲道理,若是换一个村里出来的村姑还真能被她们这套操作给糊弄住,往后还会被她们给压制得死死的。

        宫里出来的钉子……谁不是厉害的角色?

        可惜,林晚秋古人的身子现代人的瓤儿,宫斗剧,宫斗文没少看,历史剧,历史书也没少看……可不是啥万事不懂的村姑。

        即便是小说电视脱离实际,但阴谋诡计的基本套路还是差不多。

        她们注定要失望了。

        两口子溜了弯儿回来,林晚秋见屋里只有崔花和崔月,并不见其他人也没吭声声儿,只冷眼瞧着这两人。

        “伯爷,水已经备好了,请伯爷沐浴。”崔花也没瞧林晚秋,扭着腰就上江鸿远跟前儿伸手要替他更衣。

        江鸿远想也没想抬脚就把崔花给踢飞了:“想行刺本伯?”

        崔花:……

        我只是想扒你衣裳……

  https://www.abcxs.com/book/77486/331648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